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8»Pages: 4/18     Go
主题 : 阅读碎片(存留在岁月,陆续增加)
岁月有情
级别: 总版主
30楼  发表于: 2015-01-26 21:40

“叶子安静飘过。嘘,就这样看看,像梧桐树下那只猫一样。”

——不要惊动那片叶子,它正在思考该飘向哪里。
祝贺秋其大作问世!那应该是一本在树下的阴凉里悄悄阅读的书。
岁月有情,人间有爱!
级别: 论坛版主
31楼  发表于: 2015-01-27 16:23

回 29楼(秋其) 的帖子

原来书名是《轻呢》,这名字令人满心欢喜。。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aoqiu
级别: 论坛版主
32楼  发表于: 2015-01-27 16:24

回 30楼(北中北) 的帖子

老师,不能在阴凉处待久了。。注意防寒。。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m/laoqiu
欢迎访问瑷珲王平新浪博客,请多批评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33楼  发表于: 2015-01-27 17:35

回 30楼(北中北) 的帖子

祝贺秋其老师!喜欢秋其老师的散文。
欢迎各位老师、文友,多多指教!
级别: 大学生
34楼  发表于: 2015-01-28 23:46

回 33楼(瑷珲王平) 的帖子

王平老师始终是微笑,诚恳而有点腼腆。像位忠厚的大哥。我是说在水区里。
级别: 大学生
35楼  发表于: 2015-01-28 23:51

回 31楼(老秋) 的帖子

我也喜欢的。当时有师长建议改动一字,变成:轻喃。我觉得“轻呢”指向更丰富。轻喃,就轻浅了。
级别: 大学生
36楼  发表于: 2015-01-28 23:55

回 30楼(北中北) 的帖子

呵呵,叶子随风而去,随缘飘落。
级别: 大学生
37楼  发表于: 2015-01-29 00:02

22
《削苹果的女人》,特鲍赫的作品。另一位大师德. 霍赫也画过一幅同名作。特鲍赫的这幅与我曾写过的《相遇》、《飞翔》、《飘飘》、《蝉和豌豆》等数篇文字有某些类似的东西,觉得是跟一幅与自己有缘的作品相遇,感到惊喜,便有了一写再改的冲动和热情。(很遗憾,这几个文字,文集只录选了《相遇》一篇。以后出第二本集子,再收录。)

可惜在网上找不到这幅画作,只有德,霍赫的那幅。

(格拉尔德,特鲍赫,荷兰17世纪重要的风俗画家和肖像画家。)



苹果,女人



        女人不紧不慢地削着苹果。她坐在幽暗的室内,左脚挨着右脚,看着手中一只谜一样的苹果。

        那只苹果仿佛被施了魔咒,女人永远无法完成她的动作。

       她微微前倾的身影,若有所思的目光,轻轻拿捏的手势,显得柔顺而恍惚。孩子从右侧身后探过头,睁着眼睛天真地看着母亲,孩子的目光不在苹果,显然他对母亲手中的动作不明白也没有兴趣。

         安宁,柔和中有一种淡淡的伤感。

        一个静止的片刻,一个稍带变化的动姿,会让寂静与动态两厢得彰。时间在刀刃下随着一圈一圈的果皮滑落,水果在分分秒秒地失去美好的水分,事情却永无终结。幽暗的室内,苹果泛着光泽,醒目,孤立,又带着强大的感召力,暗淡中有幻觉般的亮泽。

         女人在想些什么?她是否有叠叠瘴嶂的心事?她的生活有多少种可能性,有何遗憾,期求什么,梦想又指向何方?此刻,她是否有问题对着空气说……人物的内心活动没有形状,没有远近,然而色彩会流动,在色彩的暗流中,你能感觉到画面中有一种情绪,烟雾一般,在空间里若有若无。

        孩子天真地看着母亲,下一刻下一秒他也许就会别过脸去,或歪过小脑袋枕在母亲的膝上睡着。而年轻的女人将持续地坐着,将身形融进越来越暗淡的密室弱光中,她手中的苹果,像是一盏来历不明的灯,正被梦境一点点照亮…..

       在十七世纪荷兰日常生活画中,类似的作品题材还有缝纫,买东西,读信,收拾房间……画家们似乎只负责将一个个日常生活瞬间从现实中抽离出来,将它们投射于光、影、色彩的魔幻王国中。然而画家们并不愿意告诉你更多。

        “事情的经过没那么玄乎。”创作这幅画的大师特鲍赫先生也许会呵呵一笑,耸耸肩。

         当然特鲍赫本人一定对自己的作品了然于心。这位公开拒绝英雄主义的画家, 在他的画作中一样淡漠道德伦理说教色彩,同样他也拒绝太过简单的方式再现事物,他着迷于对人物的内心存在的挖掘。与同一时期创作了另一幅同名画作的大师德. 霍赫不同的是,特鲍赫偏爱密室,女人、温柔、犹豫、含混和暗指。

        特鲍赫作品的迷人之处也正在此。他的作品永远会向画幅之外的读者发出轻声邀请——嘘,别四处张望,就是这里了,秘密就在这间密室里,就在这个苹果里。

       画幅在引导我们的视觉体验到室内空间的幽暗和限制,还有另一种开阔和清逸,甜蜜和疼痛:苹果的滋味在引诱你,苹果奇异的香气正沿着刀刃,手指,缓缓的,缓缓的,弥漫在女人红褐色的每一道裙褶里,空气中的每一微粒中。读者不知觉中将远离画面的人和物,而向人性中弥漫的山脉靠拢。

        那里,是秘密,关于美的秘密。

        而苹果,女人,亦从十七世纪荷兰日常生活画“讴歌家庭美德”的重要主题中逃逸了,成为隐喻。孩子将继续留在画幅中,他天真的眼神将使我们的视觉最终回归单纯的旅程。



                                                   ——2015-1-28夜   修改稿

                                             读十七世纪荷兰画家特鲍赫画作《削苹果的女人》
[ 此帖被秋其在2015-02-12 11:25重新编辑 ]
欢迎访问瑷珲王平新浪博客,请多批评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38楼  发表于: 2015-01-30 07:11

回 34楼(秋其) 的帖子

谢谢秋其老师鼓励。握!
欢迎各位老师、文友,多多指教!
级别: 大学生
39楼  发表于: 2015-02-07 23:52

回 38楼(瑷珲王平) 的帖子

提前祝王平老师春节快乐!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5678»Pages: 4/18     Go
  » 灌水专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