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挣工分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5-05-08 16:03

挣工分

“当、当、当……”生产队收工的钟声终于敲响了,急不可耐的社员们立刻停止劳动聚拢在会计身旁,看他在一个个地给大家记工分,张某记10分,李某记10分……。看见自己名下已经记上应得的工分,人们呼啦一下散开各自拿起工具向家的方向扬长而去。这是改革开放前农村集体化劳动“大帮轰”年代每天发生的戏剧性一幕。当时农村实行人民公社管理体制,下设生产大队、生产小队,农民统称为“人民公社社员”,以生产小队为核算单位,集体组织社员出工从事农业生产劳动,每个劳动工日定为10分,干一天农活,一般男劳动力记10分,女劳动力记8分,未满18周岁小青年回乡参加生产劳动一般做零工记6分或7分,俗称“半拉子”。生产队会计、队长负责记工分,到年底按集体收入情况核算出每个工日应勾多少钱,一年的工分累计计算就是劳动所得。遇上丰收年景,效益好的生产队一个工日(10分)值一元多钱,效益差的也就二、三角钱。

社员视工分为命根子,因为每个家庭少则三四口人,多则七八口人除养一两头生猪、十几只鸡鸭鹅外,主要经济收入来源靠的就是工分,生产队年终分粮食、烧柴,都按社员干活挣的工分多少及人口数量去分配,孩子上学穿衣、油盐酱醋等生活用品开销也要用工分钱。绝大多数家庭因人口多工分款不够而吃不饱,甚至是涨肚(挣的工分钱抵不住粮柴款)。因此有的社员同生产队长拉关系贪黑起早多干些活,多挣一些工分。扣除年假,一年一般一个劳动力可挣3600个工分,最棒的劳动力可挣到4000工分左右。总价值在200400元之间徘徊。农民的生活处于极低的水平线,根本解决不了温饱。如果遇到灾年或者生产队经济管理混乱日值仅有一二角钱,甚至工分倒挂。1973年我村第三生产队因为社员派别严重,队长管理不善,到秋日值仅有一角三分钱,家家缺粮少钱,几次更换队长都没能改变贫穷落后的面貌。这年末生产大队党支部召开会议决定将该生产队撤销,公社下乡干部和大队干部连夜将社员、土地、马匹及生产农具瓜分给本村其余六个生产队,待三队社员第二天起床到队部看时早已空空如也,马、牛、车、粮食等生产资料均连夜分到各生产小队,门口贴一张告示,列举每个农户划分到其它生产队的清单,通知大家到新的队部上工。1975年第五生产队粮食遭受早霜,几乎颗粒未收,没有经济收入,到年底每个日值倒挂一角二分钱,农民们辛辛苦苦劳作一年不但没有挣回一分钱,反而还要倒找钱,社员们叫苦不迭,纷纷上访,大队党支部立刻撤销了队长职务,从四方七屯调来曾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军人薛万库担任生产队长,他工作雷厉风行,组织群众改良土壤,粮食有了收成,减少了不正当开支,第二年日值达到了5角钱,第三年便达到了8角钱,得到了群众的拥护。

挣工分表面上看来似乎很合理,其实隐藏着诸多不公。社员一起出工一起收工,你挣10分,我也挣10分,俗称“卯子工”,但大家没有责任意识,磨洋工、偷懒耍滑频现,气得队长或领工员骂骂咧咧从早喊到晚,气急了便扣除某个社员当天的一至二个工分,这样又引发了社员同队长对口争辩或打架,干扰了正常农业生产。而最吃亏是那些勤劳朴实苦干的社员,他们总想着多干些活,多挣些工分贴补家用,但受“大帮轰”的束缚,往往不能如愿。更不公平的是有一些特殊的社员,他们不参加农业生产劳动,挣的工分却高于普通的社员,生产队长、会计、保管员他们常年脱产每天却挣12分以上,还有大队干部、民办教师、到社办企业上班的人员都要挣超出一线社员的工分,年底再将工分拨回各生产队参加年终分配。同时还有那些五保户、军烈属都要给工分,叫“补助工分”。个别生产小队吃补助工分的人数比实际干活的人数还要多,年末分粮分物要把所有工分之和去分配生产队全年的实际劳动果实,导致分母加大,分的东西就越少。当时由于缺乏先进的农业生产技术,生产力水平低下,社员们靠天吃饭,玉米、高粱亩产在四百斤左右徘徊,谷子、小麦亩产也就仅有二、三百斤,社员们虽然意见纷纷,但无处申诉,只好哑巴吃黄连自认倒霉。当时流传着一段顺口溜:“一等人是干部,指手划脚腰包鼓;二等人屯不错,不出体力赚钱多;三等人是社员,吃苦流汗不见钱。”

在“一大二公”体制下,劳动分配不合理,干多干少一个样苦了劳动少,人口多的农户,生产队分粮食、蔬菜、瓜果、柴禾除按人口平摊外都要拿出百分之五、六十的比例挂工分分配,每当分粮食时,这些人眼巴巴地看会计的账目,深怕自己家分的少,不够用。而劳力多的社员不仅能多分些,年终还能分回少量现金。“涨肚户”则更难,队里往往扣粮,逼得他们只好找存款户协商进行“拉拽”,或卖猪、买鸡鸭筹措,无论采取何种办法都要筹到钱将粮食分回来,免得全家老小饿肚子。我们家所在的第七生产小队在农村属中等水平,七十年代日值勾8角左右,80多户中全年人均毛粮500斤左右,80%农户不够吃,30%“涨肚”,粮食分不回来。其他几个经济状况差的生产小队农户缺吃少穿现象更为严重。许多农户一到春季青黄不接家里就揭不开锅了,一些家庭妇女冬天买不起棉衣棉裤,整天坐在炕头上围着一个破棉被蜷缩着。

进入七十年代后期,试行包工记工分方法,给那些有头脑勤劳苦干的社员创造了多挣工分的条件,秋收割地按面积记分,割得越多挣的工分就多。秋季脱坯打墙等重体力劳动按照完成工作量核定工分。这样到年底挣的工分相互才有了一定的差距。但受体制的限制,仍然没有从根本上摆脱“一大二公”带来的苦日子。直至党的十三届三中全会的春风吹遍神州大地以后,改革了人民公社体制,撤社建乡,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农民们开始走上了真正富裕的道路,伴随农民走过二十多年的“挣工分”分配体制被彻底废除了。

 

 

肇源县三站镇政府   邮编166544

 

13946910700

张津友
欢迎访问瑷珲王平新浪博客,请多批评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5-06-16 19:11

挣工分,让我忆起童年时的父辈劳作的时光。欣赏学习美文。
欢迎各位老师、文友,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