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张三三和锐先生系列(三篇)
级别: 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05-12 19:36

张三三和锐先生系列(三篇)

张三三和锐先生系列(三篇)
(四川)张柳杨


《贫贱夫妻》


今天逃课去和锐先生见面,因为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各自从学校出发,见到锐先生就到午饭时间了,我因为刚吃完早餐没多久不是很饿,就只要了一两抄手。我说要一两抄手的时候,卖抄手的师傅还再三确认是不是只要一两,就好像从他的眼睛看来我这样壮的人不应该只吃一两似的。
  锐说他最近食粮大增,吃了一大碗饭,那饭本来就硬硬的不太好吃,但是他还是吃了一大碗饭和两份菜。我打趣他说:“你怎么吃这么多,是不是怀孕了啊?”他摸了摸肚子,装模作样一脸淫笑地说:“是嘛,有没有怀孕你还不知道吗?”
  我和锐吃饭是刷的校园卡,因为我们两个都穷得没有现金了,他身上还有十九块钱,我还有十五块钱,我们把钱拿出来看了看,两个人加起来还没有五十,这也太可怜了,想吃顿日本料理都不够嘛,可是我吃了5个抄手还是觉得很开心。
  只要和锐先生在一起我都是心里忍不住地开心,非常幼稚,一直嘎嘎地笑,锐叫我傻逼。其实我一直是个独立的人,可是只要他在身边,我就会一直缠着他。锐说:“哎呀你不要扭到我喂。”我就说:“就要扭到你。”我们的方言里“扭到”就是“缠着”的意思。
  我们本来还想潇洒一把用支付宝去看电影,但是搜了一下今天的电影,两部美国动作片,几部国产狗血爱情片,我们顿时就没了兴致,还是把钱省下来吧!我说:“省下来给我买汤圆吃。”锐说:“吃汤圆,我看你还要吃鬼圆。”
  于是我们两个穷光蛋就去电影院等待厅的沙发上坐了一下午,天气太热了,可是我还是坚持要把自己整个地挂在锐身上,锐表现得非常嫌弃,他说:“哎呀你扭得我快窒息了。”我说:“好呀好呀,你窒息吧,我会给你送葬的。”
  在这个大热天里,我们在闷热的电影院等待厅,坐在一起我扭着他,扭得两个人都大汗淋漓了,锐说:“大姐,公共场合注意点影响好不好。”我说:“好,于是把他扭得更紧了。”锐就故意做出一副绝望的表情。
  我们一直叽里呱啦地说这说那,我跟锐在一起的时候,嘴巴不会停,就算我已经找不到什么想说的,我也会不自觉地忍不住一直说:“打你锐狗。”他就说:“你皮又痒了哇?”
  于是一直叽里呱啦到下午5点钟,我们的肚子开始饿得咕咕叫了,就又散步回学校去吃饭。食堂的自选菜,我端了一个豆芽,锐说:“哎呀你不要端这个豆芽喂,豆芽不好吃。”然后我说:“好吧,那我们就端另一个豆芽吧。”我就端了这盘豆芽旁边的那盘豆芽。锐说:“啊,我真是醉了。”
  然后我还端了一个土豆烧排骨,锐说他要吃丝瓜,我们就又端了一个丝瓜烧肉。坐下来一起吃饭,我说:“你这么喜欢吃丝瓜啊,我也喜欢吃丝瓜,我最喜欢吃烘丝瓜,我爸做烘丝瓜做得超级好吃,我们全家都喜欢吃丝瓜。”锐先生就说:“哎呀你的废话真是多得不得了啊,快吃喂。”
  锐还是很快就吃完了一大碗饭,我说:“你吃得这么快啊。”他说:“其实已经很慢了,好不?”吃得快的人没有好处,他只能等着我慢慢吃。我吃完之后,觉得光线很好,拿出手机开始拍锐先生。
  我拍了他闭着眼睛的,睁着眼睛的,斜着眼睛的,眨眼的瞬间半睁半闭的,然后我看着这些表情包忍不住哈哈大笑。锐先生说:“哎呀你真是无聊。”
  我又开始给锐先生录像,他先说了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被我录进视频里了。然后我说:“快把头转过来。”然后就用手捏着他的脸让他转过来,我说:“快说你爱不爱我。”锐说:“爱,爱张三三。”我说:“我都录下来了哦,这是证据,你不能诋毁,要是哪天你反悔了,我就把这个视频发给你的新女朋友看。”锐先生就笑了:“幼不幼稚啊你张三三。”
  突然看见我们旁边桌子上,一个腰背伛偻的老婆婆颤巍巍地端着两碗饭过来,一碗摆在自己对面,自己开始吃另一碗,另一双筷子也摆在对面,但是这里只有她一个人。
  锐说:“她为什么摆两碗饭呢?”我说:“兴许她在等人。”
  但是我们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来坐在老婆婆对面,于是我就说:“兴许她老伴死了,她放一碗饭在对面,就好像他还在陪着她吃饭一样。”
  然后我又接着说:“等你死了我也这样,在对面摆碗饭陪着我。”锐说:“如果你死了我就不再找了。”我说:“你死了我也不找,但是我不要你先死,我要先死的,你先死的话我太孤独了。”说完这句话我居然差点流出泪来,好像已经跟他过了一辈子,现在他白发苍苍躺在病床上,要离开我了一样。
  昨天晚上我问他:“如果我现在跟你分手你会不会舍不得呢?”他说:“肯定舍不得的,但是你肯定不会舍不得,继续潇洒得很哦。”我说:“对啊,离开你我肯定照样潇洒。”可是现在我却在吵吵闹闹嘈杂的食堂里差点流下泪来。
  我记得上一次也是在食堂,我因为谈到过去的一些事情,在锐面前大哭,整个食堂的人都转过来看我们。今天我却没有让他发现我差点哭的迹象,我总是特别爱哭,在锐的面前。不管是伤心的事还是开心的事情,在他面前我经常都会控制不住哭起来。锐就老是说我幼稚。
  吃完了饭,校园卡里只剩下8块钱了,我们两个穷鬼理直气壮地走在大街上,我还是依然扭着锐,我一整天都扭着他。我的室友前两天说准备花五千块钱买只猫,他的男朋友因为异地的原因只能不断给她买这买那。然而锐最近闹金融危机,我们常常没有钱,我们是贫贱夫妻,可是我不感到哀,我还是感到幸福,人不会因为钱而幸福,却会因为爱而幸福。



《未来的遐想》


今天一天,各自干各自的事情,下午6点半锐先生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我刚下课啊!”他又问:“那你吃饭没啊?”我说:“笨蛋,我说我刚下课嘛,怎么可能吃了饭?”他说:“那你吼那么大声干嘛啊?”我说:“因为我觉得你太笨了嘛!”他就说:“你又想吃耳巴(耳光)了哇?”
  挂了电话我就吃饭去了,吃完饭回到寝室看了会儿书上了会儿网,干了些杂七杂八的事情,就一直到晚上10点过了。
  我去刷牙,锐先生又打电话来。一直以来,锐每天晚上给我一个电话,即使白天刚见过面,晚上的电话还是不会少。我戴着耳机一边刷牙一边跟锐讲电话,刷牙的声音通过耳机传到他耳朵里,他说:“你是用毛刷刷的吗?”我就哈哈大笑,真的有那么大声吗?
  锐说他一毕业就在暑假工作的地方找个公寓租两个月,我就说:“我也来住啊。”他说:“你,你回家去住。”因为锐在我的家乡找的那个工作,离我家很近。
  我说:“不行,我就要跟你住。”锐说:“到时候再说。”我缠着他说:“好不好嘛,好不好嘛?”锐说:“好好好。”我们两个的话语方式一直都是如此,我是幼稚的进攻型,锐是故意的防守型,这是只有我们两个人才能理解的交流方式,我们在这种方式中都感到十分愉快。
  我说:“那你每天是不是都要很早起床啊?”锐说:“那肯定是啊。”
  我说:“那你早上起来的时候就悄悄地啊。”他说:“不,我偏要敲锣打鼓地起床。”我说:“那你每天早上走之前都要亲我啊。”他说:“好。”
  我说:“你给我个机会当家庭主妇嘛,这辈子就当这两个月。”锐说:“就你连自己都照顾不好,还想当家庭主妇。”我说:“哎呀,我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保证把你照顾得巴巴适适的。”锐说:“真的吗,要是这样的话我可就幸福了。”
  我说:“当然啊,你每天下班又累又饿,一回来就可以吃到我做的香喷喷的饭菜。”锐说:“真的是香喷喷吗?我看我也许会喷出来呢。”我大叫着说:“怎么可能嘛!我又会做饭,又会煮面,我做的东西都超级好吃,虽然我很少做。”他就笑着说:“好喂好喂,你这个人真是,就会吹。”
  我继续一边畅想着说:“然后我再把家里的烤箱搬来,给你烤鸡腿烤饼干吃。”锐说:“万一我那边包晚饭呢?”我说:“那我就回家吃了再来。”他就笑了:“那你妈还不说你,你不是天天跑出去哇,怎么还回来吃饭呢,找你男朋友去啊。”
  我说:“对了,那我们的被子怎么办?”锐说:“我从学校里拿褥子来。”我说:“学校的褥子都是一人宽的啊。”他说:“我有四条褥子。”我接着说:“反正夏天我们盖凉被就好,我从家里拿来。”
  锐又说:“但是我们没有锅啊,我只有一个电磁炉。”我说:“我从家里把那个小的平锅拿来就好了嘛。”然后我突然又笑了,我妈看见我天天往外搬东西还不说死我,毕竟我和锐只在那里住两个月,他因为工作之后要换地方。
  锐说:“你笑啥子哦?”我说:“我一想到未来的那个暑假就觉得好幸福,你幸不幸福?”锐说:“不幸福。”我说:“快点说实话,你幸不幸福嘛?”锐说:“哎呀幸福,幸福。”我又说:“打你锐狗。”
  我说:“我还要把我的小小狗带来。”他说:“就是你那个一米六的大狗熊吗?”我说:“对啊,我最喜欢我的小小狗了。”他说:“哎呀它太大了床都放不下。”我说:“放得下嘛,把它放在我们中间。”他说:“你拿来吧,我给他踢下去,还想放在中间。”我逗他:“就放中间嘛。”他说:“太热了啊。”我说:“就要热你锐狗。”
  我是一个很独立的人,可是每当跟锐在一起,我就会变成一个小孩子。我在寝室里跟锐打电话,常常扯着嗓子幼稚地大喊,我的室友都习惯我了,有时还会模仿我。
  锐说:“你遐想完了没有,快去睡了啊。”我笑着说:“遐想完了。”他说:“要是还没遐想完,就会一直睡不着哦。”我说:“好啦,拜拜。”他说:“拜拜啊。”
  我说:“快亲我。”每天晚上我们打电话,锐都要亲我三下才挂电话。锐就在那头“木嘛”了一下。
  我说:“继续。”锐说:“哎呀每天晚上亲三下,我室友每天都要笑我。”我说:“不行不行,快点亲我。”锐就只好再“木嘛”“木嘛”了两下,我也回应他三个“木嘛”,这才挂了电话。
  我还有两个多月放暑假,但是一想到我们的未来,我就感到十分幸福。我知道我们将挤在一间小小的房子里,因为是暂住,说不定没有空调,没有宽带,蚊子嗡嗡飞,我们什么都没有,需要把东西搬来搬去,但是一想到是和锐在一起,还是觉得很幸福。



《蜂蜜》


锐先生兴冲冲地给我提了一大罐子蜂蜜来:“我表弟去他养蜂人的朋友家亲手舀的,纯天然无添加,你看,还有蜜蜂的脚在里面。”
  于是我们就在大热天里提溜着一大罐蜂蜜走来走去,不,是他提溜,我看着他提溜。
  他说:“女人要多喝蜂蜜水才养颜。”他说:“这个蜂蜜装得太满,都荡出来了。”他说:“蜂蜜这个东西,就是蜜蜂屙的屎嘛哈哈。”
  我说:“你他妈烦不烦啊。”
  他说:“喂喂喂,能不能文明点不要讲脏话。”他又说:“跟你商量个事儿呗,从现在开始我们两个人可不可以不要再互相出口成脏了?”
  我说:“不行,我要把你以前骂我的都骂来还上再说。”
  他说:“那现在开始限你十分钟骂完。”
  我说:“没有语境我骂不出来。”
  我一大早上,转了两趟公交车,才累呼呼地到达锐先生学校。先是早上7点锐就打电话来叫我起床,我前一天晚上两点才睡,所以没有理他,等到他打第三个电话来的时候,已经9点半了。
  我接起电话,那头就开始吼我:“你看看几点了,你还在睡,算了你今天不要过来了。”
  我迷迷糊糊地说:“还早嘛。”
  “你看看我给你打了多少个电话,你老实说你昨晚几点睡的?”
  “忘了。”我绝不能说我两点才睡,要不然会被他骂死。
  锐说:“我猜你绝对两点才睡的。”
  “没有!”我心虚地反驳。
  “那么起码一点半。”
  “不可能!”
  “至少一点吧。”
  “我也不知道,我忘了。”
  “那么就是一点了。”他给我盖棺定论。就这样减轻了“罪行”。
  最开始他管我的作息,我起得晚睡得晚他就在电话里吼我,我说:“关你屁事啊。”结果锐气得不行,用他的话说,简直都要气炸了。后来我就改为现在这种迂回战术,利用一哄二骗三撒娇,总能拉回一点战果的。
  结果,一出门我就明白了锐的一片苦心,叫我早起去找他是为了让我不晒太阳。我头上顶着巨大的闷热,坐上了七拐八绕的公交车,心里恨死这个城市的公交系统了。以前有一辆公交车898,从我的学校南门可以直达锐的学校,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这辆公交车就被取缔了,再也没有直达的车,我简直恨死了。
  转第二趟车的时候,我找不到公交车的站牌,到处问人,给我指的路却尽是错的,锐不断给我打电话问我到哪了,我就冲他发火,找不到坐车的地方。说了半天锐才告诉我说,那里没有站牌,只要看到有很多人排队的地方,就在那里坐332A就可以了。
  我说:“你他妈怎么不早说,没有站牌你不告诉我,我找了半天,在太阳底下肺都快气炸了。”
  锐说:“我以前从这边送你那么多次,你难道不记得吗?”
  我说:“我没注意嘛!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时候注意过路!”我还是非常气愤。
  锐就说:“哎呀你真是,太憨了,傻逼,路痴。”
  我说:“你再骂我老子不来了。”
  锐说:“我惹到你了啊,算了算了,你今天火气怎么这么大,我惹不起。”
  我坐上没有站牌的332A,进了锐的校门就看见这个傻逼提溜着一大罐蜂蜜,背着一个黄绿色的包在路边等着来接我。
  我一下车就给了他一拳:“你这个包颜色好骚。”
  他说:“骚就骚嘛,没见过骚的啊。”
  我又冲他一路抱怨,我们穿过一个塑胶操场,我说好他妈热,锐说我活该。
  “啊早知道这么热我就不来了。”我说。
  “那你马上回去,我送你回去。”锐马上接到。
  “切,除非你把我背回去。”我双臂张开紧紧圈着他跟着他走,锐一路一直说好热好热叫我放开。
  我们去他的食堂逛了一圈,已经没有什么像样的菜了。我说:“切,人家大老远来,就打发我一顿食堂。”
  锐笑着揽过我的肩:“哎哟,你这么说就有点让我不好意思了啊。”他的脸太瘦了,皮包骨头的,因此笑得满脸的褶子,像个老太爷一样。
  “那还不快请我去吃好吃的。”我朝他胸口捶了一拳。
  “那可不行,像你这种人,我请你吃食堂就算客气了。”
  虽然这么说着,两个人还是扭在一起晃晃悠悠地走到了校门外,去吃重庆鸡公煲。鸡公煲的味道太好了,里面还加了和肉煮在一起的方便面,汤汁浓郁,入木三分。我兴奋地说:“我晚上还要来吃!”
  锐摆出一副不屑的表情:“穿拖鞋的人不准来吃。”
  因为出门的时候太热了,我叉着一双人字拖,穿越了小半个城市,转了两趟公交车,见到背着颜色很骚的包的锐先生,他第一句话就打量着我说:“哎呀,你现在见男朋友真是越来越随便了啊。”
  我说:“嗯哪,下次我穿睡衣来。”
  天气太热,吃完饭开了一个房间,准备一下午不出门了就躲在阴凉的房间里。锐把蜂蜜摆在床头柜上,一边抚摸着罐子一边说:“这么大一罐我全给你了哦,我自己都没有留一点。”
  我笑着说:“你那是找不到其他罐子来分装了吧。”
  他说:“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在太阳底下一路走得我们头都晕了,于是纷纷倒在床上呼呼大睡,醒来已经下午5点半。我一睁开眼睛就看见锐朝我望着:“睡猪,我都醒好久了,而且我早上还比你起得早。”
  我揉揉惺忪的睡眼说:“我坐车来累了嘛。”
  锐大笑:“哈哈,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坐了多久的火车来看我,不过公交车而已,还好意思说累。”
  我提议我们看一部电影吧,就把平板拿出来,找来找去缓存文件里只有一部周星驰的《功夫》,虽然已经看过好多遍,为了我们的艺术需求,只好又看了一遍。我们两个半躺在床上,我的脑袋伏在锐的肩头,我看一幕就哈哈大笑,锐嫌弃地说:“你的笑点也太低了。”
  看到周星驰把儿时救过的哑巴女孩手里的棒棒糖摔碎了的时候,我不知怎么眼泪涌上来。我亲了一下锐,锐又亲了一下我,窗帘始终拉着,我们躲在阴凉的地方,看一部看了好多次的电影。
  电影结束已经晚上七八点了,我们觉得好饿,出去觅食。我又闹着说:“我还要去吃重庆鸡公煲!”
  锐嫌弃地说:“哎呀你怎么这么low啊,天天就知道吃鸡公煲,走今天晚上带你吃顿好的。”
  我说:“你别小看我们重庆鸡公煲,虽然价钱不贵,可是味道全成都没有多少比得上的。”
  锐说:“带你去吃排骨汤锅,那天和室友一起去,特别好吃,生意特别好,走,哥最近腰包里有钱。”
  我说:“汤锅?我不想吃没盐没味的东西。”
  锐解释说:“有味道,蘸酱也是辣的,锅里的汤是用排骨熬的,特别香。”
  锐那么热情要请我吃据说那么好吃的排骨汤锅,于是我只好放弃了我心心念念的重庆鸡公煲。这个排骨汤锅虽然是清汤,可是蘸酱很辣,我被辣得鼻涕直流,抽了好几张纸巾擤鼻涕。
  我从来不注意这些,在锐面前擤鼻涕呼呼的,锐不介意这些,他从来不要求自己的女朋友要做淑女,可是旁边桌子的一个男的却三番五次在我擤鼻涕的时候转过来看我。
  我瞪了他好几眼,对锐说:“我真想对他说一句,看你妈。”
  锐笑着说:“说不定他是觉得你太漂亮了啊才看你的。”
  我又瞪了锐一眼:“看你妈。”
  我不断往我的蘸酱碗里舀汤和放醋,后来才觉得好过一点,我抱怨着说:“你这什么口味啊,又辣又贵,还不如去吃重庆鸡公煲呢。”
  锐说:“你这个人真是山猪吃不来细糠,带你吃点好的还不行,还在那鸡公煲鸡公煲。”
  我说:“虽然这个味道也不错,但是我肚子都快辣疼了。”
  锐说:“我上次吃感觉没这么辣,兴许是现在天气热了,吃啥都觉得上火。”然后就给我舀了一碗排骨汤,“你喝点清汤吧。”
  我咕噜噜喝完一碗汤,对他说:“锐狗,我要打死你。”
  他说:“你又干嘛啊。”
  我说:“这个汤一点都不好喝。”
  他说:“开玩笑,怎么可能!”说完给自己舀了一碗,咕噜噜喝了下去,然后又舀了一碗咕噜噜喝下去,“这不挺好喝的嘛。”
  我说:“不好喝。”
  他说:“唉你这个人口味真的是刁钻,以后不带你来吃好的了,下回来吃食堂。”
  我朝他做了个鬼脸。
  吃完饭已经晚上9点半了,我们互相搂着散步回去,走过卖水果的一条街,买了一个可红可红的菠萝,才5块钱,叫店主给我们切成四块提溜着回去。
  走着走着锐亲了我一下,我说:“哎呀你刚才吃过排骨,嘴上那么多油还来亲我,真是讨厌死了。”
  锐嘿嘿一笑说:“就是要趁着嘴巴上脏兮兮的来亲你。”
  回房间无事可干,我说:“我们再看一部电影吧。”
  锐说:“还看,不看了不看了。”
  我说:“看嘛。”
  锐说:“不看,哪有连看两部电影的啊。”
  结果最后还是看了,我们搜了金基德的《悲梦》,看到一个小时的地方,锐说:“我完全看不懂这个片子,好无聊。”
  我说:“你这个人一点都没有艺术细胞,怎么能看得懂。”
  锐掐住我的脖子狠狠地说:“你说谁看不懂!”然后又在我嘴巴上亲了一下,两个人又继续看电影。
  电影到最后,男主角用刀子割自己头皮忏悔的时候,我已经哭得泣不成声,锐在旁边看着我奇怪地笑,他说:“我完全不理解你为什么哭。”
  我不理他,只顾哭我的,过了一会儿又说:“我也完全不理解你为什么笑。”
  他说:“这个片子太无聊了啊,怎么,你还被感动了?”
  我说:“不是感动,我看到了人欲望的黑暗面,人被欲望折磨着,我觉得很难过。”说完我就伏在锐的腿上哇哇大哭,那时已半夜12点了。
  锐说:“你注意点影响好不好,别人还要休息呢。”
  我说:“房间不是隔音吗,如果不隔音,那就不是我的错了。”接着哇哇大哭,锐笑笑地看着我,像看着一个孩子的眼神那样,他觉得我太幼稚了。我把锐的大腿哭得湿了一片,然后又换到他肩膀上哭,肩膀上又湿了一大片。
  锐笑着说:“有那么难过啊?”
  我哽咽着说:“像你这种五大三粗的人,怎么会懂我们这种心思细腻的人,啊我鼻子都哭得不通了!”
  锐又哈哈大笑,然后摸着我的头,亲我一下说:“不哭了不哭了。”
  我说:“你他妈这是在安抚婴儿吗?”
  他说:“难道你不是婴儿吗?”
  于是这一晚我带着奇怪的泪痕睡去,锐的肩膀上、大腿上也全是我的泪痕,半夜有蚊子嗡嗡叫着咬我们,我们只好盖起被子,可是过一会儿又觉得太热,只好再次踢开被子被蚊子咬。
  我看电影总是哭,而且一哭起来就止不住,我爱哭也爱笑,还爱说脏话,爱穿着人字拖到处跑,可是锐不要求我做淑女,他让我做自己,然后再假装出一副很嫌弃我的样子,提着蜂蜜来,带我去吃好吃的。
  我一想到锐先生,就觉得心里像蜂蜜一样甜。那罐蜂蜜最后我提回去,用手蘸了一下放进嘴里,又觉得和我的心一样甜。



通联:620032 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崇仁小学  张世明 转 张柳杨
电话:13990350892
E-mail:zsmzly123@126.com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05-13 09:55

学习了老师的小说。
祝福老师!
级别: 大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6-05-19 19:47

回 1楼(巫溪李吟) 的帖子

还请老师多指正。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