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1/2     Go
主题 : 层    次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06-18 09:52

层    次

      车门开了,俏丽女人肖冠芳探出头来,飘逸的秀发和围在脖子里的紫玫瑰色长纱巾,遮盖住了半个粉面。与此同时,一只穿着肉色打底裤的修长美腿,迈出车来,油光发亮的高筒靴,落在水泥地面上。
      她从车里提出白色皮包,潇洒地捏了下车钥匙,随着滴的一声提示,车门锁上了,把关于这个女人的一些信息和香气,密闭在车子里。
     鞋跟有节奏地敲击着水泥地面,发出咔咔的清脆响声,余音袅袅漫入楼道。当她用纤细修长的右手食指,点击“18”这个数字时,内心有了一些异样的刺激,尽管这是向上的,还是每次都让她不情愿地想到那个相反方向的字眼。忧郁瞬间像浮云,飘过她的脑际。好在刚才有个男人的瞩目,给了她信心和温暖,让她想起周围的人对她的赞美,一个人对着银镜般的电梯壁,来回转动了几下,满意地望着她朦胧美丽的身姿,随电梯垂直上升。
      “18”这个数字在电梯上方的小电子屏幕里闪亮了两下,电梯停下来,门开了,肖冠芳优雅地迈出电梯,一转身,就到了她家的房门前。她拉开包,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非常气派的鱼缸。鱼缸内,碧绿的水草晃动着,给氧的水冒着气泡,各色奇形怪状的鱼儿在悠闲自得地漫游,给了她恬静舒适的感觉。她把包挂在衣帽架上,快步来到鱼缸前,探着身子仔细观察这些可爱的鱼儿。她的影子也映入鱼缸里的水中,与那些鱼儿们浑然一体。“美人鱼”,她脑子里突然跳出这样一个词儿。似乎是由鱼儿想到了自己,又似乎是由自己想到了鱼儿。美人和鱼。
      肖冠芳骄傲的就是她的身材,她的气质,她的美。她感觉这个小区,没有几个女人能和她媲美。有的太矮,有的太胖,有的太老,有的太土。有的不修边幅,有的身姿不佳,有的气质不雅,有的暮气沉沉,唯有她恰到好处。别人说她太小资,小资好,她喜欢这个既陈旧又时髦的名词儿。在她看来,小资是一种情调,是一种生活的精致和质感,也是一种对那些俗人们的不屑。她一个人多次玩味着这个词儿,享受着这个词儿。她觉得父亲这个知识分子绝对合格,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多有预见性呀!“冠芳”,当然是众芳之冠了。她认为自己当之无愧。绝对不像高中时自己的一个同学,姓名叫“王美丽”。可人长得太磕碜,后来自己觉得对不起“美丽”这个字眼儿。就生生把那个“美”字从中间抠去了。改叫“王丽”了。爹妈给的这可怜的先天之本,有时候竟影响女人一辈子呢。
      手机铃响了,肖冠芳斜卧在沙发上接听,她老公打来的,有应酬,不回来吃晚饭了。她已经习惯了,应酬多也说明男人的价值。有时候吃完饭,还有人埋单去洗浴或者嚎歌,这些都可以,她都能想得通,只是不要享受其他女人的香艳就好,可她有充分的自信,凭着她骄人的姿容。
      肖冠芳搬到这个高档小区,一年多了,她从来没有见过头顶上的领居,肖冠芳留心过,十九楼应该是一直没人住。对此,她有两种推测,一个是这家人有钱,住不着,置房,炒房,钱生钱;一个是房子买下了,没钱装修,等积攒了钱,装修好,再搬来住。可是,随后的不几天,她就见到一个气质优雅的女人,几乎每天朝他们居住的这栋楼走过来。有一次,他们居然还一同上了电梯,肖冠芳清清楚楚地看见,那个女人按下了十九层的按键。
      起初,肖冠芳的日子并没有因为多了这么一个邻居而生变故。她仍然每天踌躇满志地生活着,满意着她身上的一切。服饰得体,身姿俏丽,心态阳光。直到后来的一天,在他们居住的楼下,她和老公一起遇到了这个年轻女人。老公那猎艳的眼神,让她生厌,也让她生疑。她有这么吸引人吗?她心里打起了问号。她觉得男人都有些下贱,见了异性,无论美丑,都想多瞄几眼。馋猫一样的东西!她这样在心里骂老公,并微微泛出醋意。
      “楼上又多了个芳邻,真是秀色可餐哪!”那天吃晚饭的时候,老公像是没话找话,随便这样对她说。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肖冠芳不乐意了,芳颜失色,心湖涌怒。“你动心了吧?”她停下进餐,盯着老公严肃地问道。老公见她认真了,才感到,和在乎这样话题的她说这话,等于是自己往枪口上撞。“我随便说说的,你就在意了?”老公无幸辩解道。“好一个随便说说,看看你在楼下的那个德行,恨不得一下把她勾进眼里。秀色可餐,你以后就不用回家吃饭了,直接餐她得了。”她随即把筷子摔在餐桌上,去了卧室。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大有山雨欲来之势。
      随后的几天里,肖冠芳都没有让老公碰过,她觉得老公是典型的家花没有野花香的家伙,给点惩罚当然是罪有应得。可是,让她不曾想到的是,一天下班后,她走到楼下,几个邻居在一起说话,也谈起了新搬来的这个年轻女人,居然也明里暗里夸赞她气质高雅,仪态不俗。还把她拿来和这个女人做比较,可从那几个女人的语气里、眼神里,让肖冠芳意味出的是,这个女人的美,明显应该在她之上。这的确让肖冠芳心里冰冰凉呢。在这个问题上,她第一次有了挫折感,也有了些许不自信,内心开始纠结。她在那几个女人跟前,显得不自然,脸上的表情复杂,身上出了微汗,但她还是硬挤出来一丝装作无所谓的欢笑。那一天,她走路时,没有了往日的张扬,高跟鞋与地面接触时,发出的声音也变得低调,她的心情怎么也快活不得。
      肖冠芳开始留心这个女人,她躲在一边观察了几天,细致琢磨了这女人的服饰、身姿、谈吐,甚至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次顾盼。
她的服饰没有鲜艳的亮色,蓝、灰、黑的冷色调,倒给人一种沉稳、大方,服装的款式既时尚又庄重,长短胖瘦适中,真是得体的可以。她的身姿不扭不捏,每走一步都显得自然流畅,款款迷人。而她与邻居们的寒暄也随和有致,让人觉得亲切自然。肖冠芳的心里更加忐忑,开始感到了这个女人的威胁,这女人的气场,让她既羡慕又嫉妒。她也开始自觉不自觉地拿这女人和自己比起来,她居然感觉自己身上少了些许形而上的东西。
      肖冠芳从此在上下班时,都尽量避免与这个优雅的女人碰面,她甚至无法知道,是谁偷去了她的自信,让她一下子如此胆怯。她觉得这个女人像一堵高墙,横在她的面前,无法逾越,让她的心灵失去了平静。在这座无形的高墙阻挡下,她心灵里失去了往日的美好风景,失去了曾经的快乐和阳光。肖冠芳被自己的感觉打败了,她为此懒洋洋地病了一场。她有时会不上班,老半天在穿衣镜前转来转去,不知可否;有时候把厨子里这个季节能穿的衣裳统统拿出来,试来试去,却对穿哪件都不满意。有时候,她会对着老公或自己,发一些无名火,然后一个人半躺在沙发上,长久地出神发呆,在最最不愿想这个女人时,眼前又总是出现她的影子,这女人像一只美丽的孔雀,时时在自己面前开屏。
      肖冠芳的日子过得真叫一个如火如荼,新邻居像一阵龙卷风,裹挟着她,缠绕着她,给她空前的震惊,让她无法自主、平静。她有时候也觉得无所谓,可是很快人们对这个女人的溢美之词,又让她的内心感到刺痛。现实太无情,弹指一挥间,原来那些夸赞她的美好的字眼,就转移到了这个女人身上,让她一下从昨天的精神贵人,变成了今天的乞丐。
      她真希望这个女人是一个过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把原来属于她的一切还给她。真的有几天,这个优雅的女人不见了,肖冠芳心里舒服了许多。或许真如她所愿,这个女人真的走了,即便没有走,最好是生病了,需要长期住院治疗。可是,她这样的念头,还正在破土发芽之际,这个女人却又仪态万方地出现在了她眼前,还和颜悦色地第一次与她打了招呼。这一来,真让她如坠冰窟,从头顶冰到脚跟。
    这样过了几天,肖冠芳终于推测出了一个对这个优雅女人不利的问题,那就是,怎么总是一个女人独来独往,老公呢?家人呢?一个人,即便是一丛怒放的娇艳的牡丹,又能有谁 真心喜爱呢?只是让一些图谋不轨的男人想入非非而已。哪像自己,有老公天天守着,宠着,不如意时,随便使使小性子,就能让老公陪足小心。尽管男人好色,有资料上不是说,女人比男人更好色吗?只要有机会,自己不是也喜欢瞟几眼帅哥吗?这样一想,她就多了几分自在和满足。那个晚上,她用少有的柔情缠着老公,早早上床,生猛地爱爱了一次。在床上,她放浪形骸、明火执仗的动作和喊叫,就是想让头顶上这个可怜的、寂寞的女人听到,她想用她的销魂的高潮,给这个独守空房的女人某种刺激。可是,第二天在楼下遇到这个女人时,她仍然一脸的和悦,深邃宁静的目光,如一泓秋水,波澜不惊。倒是楼下的邻居,用怪怪的目光瞧着肖冠芳,让她周身顿生芒刺。
      肖冠芳随后对这个女人进行了大胆猜测,她要么是和一个有钱的男人离了婚,得了这样一套大房子;要么是被某个富翁包养了,充当着不光彩的第三者,即便她是一位拿高薪的独身女白领,也还是一个孤单的女人,也许她那些姿态,都是在演戏给别人看,装出来的,追求一种附庸优雅的范儿,没有什么了不起。
      可生活往往充满戏剧性,甚至会给人以捉弄。正当肖冠芳的心态,在这种忐忑中刚求得相对平衡时,眼前却又刮起了飓风。一天傍晚,这个女人就在距肖冠芳的不远处出现了,身边居然多了一位身材高大,面皮白皙,戴着眼镜,儒雅标致的男人陪着,二人且走且谈,从两个人的距离判断,关系绝对不一般。这一场景,让肖冠芳像发现了外星人,惊讶得不知所措。这个女人也看见了肖冠芳,但是,她和她的“男友”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却径直朝肖冠芳走来。肖冠芳起初想躲避,可这心理让她立即感到,好像自己却成了干坏事的女人。她又很快拿定主意,硬着头皮迎上去,无论如何要看个究竟。
      这女人用柔和、友好的目光,看着肖冠芳,然后和她亲切地打招呼。她身边的男人也呼应着她,对肖冠芳点头致意。而此时,肖冠芳倒觉得,这女人在和她显摆,潜台词是:看看,我也有如此帅气的男人。肖冠芳也的确感觉,那男人比自己的老公要高大许多,且成熟里透着英俊。
      回到家里,肖冠芳没有再像往常一样观赏她那些可爱的鱼儿,而是倒在沙发上,大睁着眼睛,想一些浮云般的心事。想了一会,她就恼怒起不争气的老公来。当初,别人都说十八层楼房不好,可他说什么都不信,硬是要了这个层次,说到底,是这一层和其它层相比较,价格便宜。眼下,她感觉,她遭遇的一切都与房子有关,她真的就住进十八层地狱了。
      听到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她知道是老公回来了,一阵无名的伤心,让她的眼睛突然湿润,进而某种压抑着的情绪,趁机冲出来,以眼泪为先导,瞬时爆发。她的抽泣让老公莫名其妙,他急忙走过去,俯下身来,小心翼翼地问她,是谁惹了她,她用手掩面,什么都不说,弄得老公心里甚是忐忑不安。
      老公把晚饭做好了,端到她跟前,亲吻了她的额头,轻声细语地恳求她吃饭。她尽管止住了哭泣,但终未轻启朱唇,慵懒的娇躯倦卧在沙发上,两只眼睛直直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大约过了两个钟头,肖冠芳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她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洗漱间,对着镜子,查看她那云鬓散乱、泪流阑干、落红无限的脸,正如洪水过后的河床,痕迹斑斑,实在是惨不忍睹。她急忙打开水龙头,用清水匆匆洗却那些凋敝的铅华。是夜,她无心再施粉黛。
      肖冠芳稍整衣衫,急匆匆走进卧室,老公像仆人般也急忙跟进来。她打开床头灯,和衣半躺在床上,他也照着她的样子躺下,不解地望着她。灯光柔和,环境安静,那一刻,他能听到她的心跳。
      是时候了,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呢?她侧耳甚至听到了十八楼下的地面上的虫鸣。老公见她此时的神态,感到有些异常,但又莫辩根由,他就侧过身,想伸出手来爱抚她,她转过面来,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让他少来,此时,她对他的举动毫无心情。
      她接着听,还是听不到她希望听到的动静。她感到太不正常了,最后,她决定到另一个卧室去听听,说不定他们在那个房间呢。过了一刻钟,她还是失望了,头顶上的楼板今夜竟出奇地安静。她就又到书房去,她的逻辑是,自己家里作书房,说不定人家当卧室呢,或者怕有什么不雅的声音惊动楼下,故意躲避到这里也未可知。
      肖冠芳最终几近绝望,她居然一无所获,就呆呆地坐在电脑桌前的椅子上出神。老公憋不住,终于跟进来,问她在干什么?她竟然对着他,露出了一丝自我解嘲的诡秘微笑。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老公把她劝回床上,却担心她受了什么刺激,弄得心像猫抓一般。他问她怎么了?最初,她无动于衷,但在他再三追问下,她几乎是自言自语地说了句:“没什么。”与此同时,她的脑子里却开始了对楼上女人和那个男人的猜测。性无能?绝对不可能。西线无战事?干柴遇烈火,哪有不冒烟的道理?现在,只能有一种解释了,那就是在她躺在沙发上哭泣时,那女人大旱遇甘霖,他们一触即发,已经熊熊燃烧过了,那还能等到现在呢?
      眼前的事情让肖冠芳神迷心乱,她也曾经试着改变自己的心态,让舒缓的音乐调节总是专注妄想的神经,然而每次却都是枉然。想想这女人的颦笑,就让她坐卧不安。她有时似乎感觉到了这个女人的品位真的在自己之上,但又说不清自己差在哪里?她为此伤透了脑筋。她也问自己,到底要干什么?这心理正常吗?属不属于偷窥癖?出于什么样的动机和目的?可是,这是属于自己的秘密,她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老公,她又自我解嘲地笑了一下,想到:人呀,天生都是有嫉妒心的。她这举动,就是嫉妒的罂粟上,生出的怪异的枝桠吧?
      楼上女人的“男友”昙花一现后就销声匿迹了。随后的几天,肖冠芳再也没有看到他,这更坚定了她一厢情愿的判断,那就是,这个女人是虽风流却不光彩的小三,已经铁定无疑。这让肖冠芳思维的天空里,多了一些光怪陆离的东西。她把这女人绑定在自己的推论上,一天天,在她匪逆所思的浇灌下,生根、开花、结果。肖冠芳甚至为此激动了许久。她因此认为,这女人的美,不过像一件绣花的外衣,遮掩了她内心一切的鄙俗和丑陋。
      “一个为人不齿的小三,有什么值得在乎的?”肖冠芳因此鄙视她了,冰冻的心情随着情绪的高涨有些释然。可转念想,肖冠芳又动了恻隐之心,可怜这个女人。姣好的身材,不俗的气质,怎么给别人当起小三来了?她有些想不通,也不愿意多想。总而言之,苟且的女人,一定有着不一般的轻浮,可是,这个女人掩藏的太深,让你怎么也管窥不到她的狐狸尾巴。唉,一切都无从说起了,这年代,是个创造奇迹的年代,该有的,不该有的,都有了;该出现的,不该出现的,都出现了,并且可以堂而皇之,招摇过市。    
日子就像湖水,总会随风掀起浪花,涌起涟漪。肖冠芳觉得近来自己的日子更是如此。楼上的这个女人,正在她心灵的湖面上,刮起一阵旋风,让肖冠芳的心湖起浪、波折、震荡。
      在经历了一场春雨的洗刷和滋润后,万象焕然一新,树木郁郁葱葱,这应该是一年中万物蓬勃的时节。浅夜里,肖冠芳下意识中走入阳台,对着打开的窗户,望万家灯火,此时,阵阵温暖的春风撩拨着她的周身,让她产生了少有的惬意和舒畅。然而,小区里的某个角落里,突然一只野猫在声嘶力竭地叫春,打破了她内心短暂的宁静,立即引发了她的联想,她觉得,楼上的女人就像极了这只叫春的野猫,因为欲望膨胀、寂寞难耐,她正用情欲的气息,勾引着男人,男人们面对秀色,就像面对娇媚野性的罂粟,被麻醉得不可自拔。
      俗话说:兔子不吃窝边草。可肖冠芳认为,楼上的这个女人也许是饿极了,这段时间里,她要主动 “吃”自己的老公了,竟公开以请求帮忙为借口,先后两次把他邀进她家里,开始了明目张胆地勾引。怪不到每次她和老公与这个女人相遇,这个女人都会热情地打招呼,现在想想她的眼神,就像蛇口中吐出的信子,分明在吸附老公呢。这又使肖冠芳想起了老公那“秀色可餐”的话语。这个馋猫一样的东西,每次面对这个女人的召唤诱饵,都屁颠屁颠地前往,一看那个欣喜若狂的熊样,就让肖冠芳牙根痒痒。
      一天晚上,大约八点多钟,肖冠芳正和她的老公在客厅安静地看电视,突然听到柔和的敲门声,肖冠芳急忙关小了电视的声音,和老公对视了一下,猜测着门外将会是谁。肖冠芳老公去开门,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敲门者竟是楼上的芳邻。肖冠芳在下意识中站起身来。这女人从门口探进身子,用征询的语气,像是对肖冠芳更像是对她的老公说:“傍晚时,我打开了窗户,忘关纱窗了,家里不知怎么飞进一个东西,像是蝙蝠,一直在房间里东飞西撞的,弄得不得安生,我害怕,不敢逮它,能不能请兄弟给看看咋办?”女人话音未落,肖冠芳的老公已经换上鞋子跟她上楼了。肖冠芳的内心忐忑起来,她的心思也跟着老公上了楼,一时间,电视里的内容在她眼前模糊了。她忽然就臆想出了他们在楼上的眉来眼去,身手相触。足足半个多小时,老公才回来,一幅艳遇后得意的摸样,手里还捏着那只蝙蝠。捉一只蝙蝠用半个小时,鬼才相信?肯定是心虚,要不,拿只蝙蝠回来做什么?意思明摆着,看看,我真的是给她捉蝙蝠去了,物证在此呢。不用装,干嘛做那些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呢?肖冠芳妒花怒放,她恨老公,更恨这个招蜂惹蝶的女人。那晚,当然是风雨雷电都表现在她的脸上,让老公自是不寒而栗。
      肖冠芳认为,老公心虚归心虚,害怕归害怕,可面对这女人情欲的攻势,男人雄性的“力比多”在奋涨,哪还能控制得了自己呢?过了不久,又是在晚上,这女人故伎重演,又来敲门,说是家里的水龙头突然坏了,水流不止,又让肖冠芳的老公去帮忙。尽管上次的风波还余韵绕梁,可这一次,老公仍然点头答应了这女人的请求,只是回过头来看肖冠芳的眼色。肖冠芳内心其实藏着一千个不答应,可是到最后碍于面子,还是首肯了。说时迟,那时快,老公脱缰野马般窜了出去。看着那一幕,肖冠芳在内心里诅咒他,绊倒把牙磕掉才好。
      世界上最漫长的莫过等待,而在焦虑中等待就会觉得更加漫长。肖冠芳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分分秒秒过去,倒是楼上动静频频,就是不见老公下来。最后,她终于有些气愤了,换上衣服,开门上楼,马不停蹄地敲响了这个女人家的房门。女人应着:来了,来了,可老大一会,才把门打开。尽管肖冠芳用犀利的目光搜寻,却没有看到她老公的鬼影。
      肖冠芳扫视了一眼这个女人家里的客厅。墙壁被两幅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的书法作品装饰得庄重脱俗,淡色调的沙发、茶几布置得整洁大方。茶几上放了一些书籍,摆放开合错落有致。然而,此时的肖冠芳对这些并不感兴趣,她关心的是她老公。“难道真的还在这女人的床上?”肖冠芳正想闯进去,把他抓个正着,可就在这时,她老公从这女人的卫生间里出来了,伸着的两手,还滴着水。“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这女人见状赶紧给肖冠芳道歉。肖冠芳却一声没应,转身下楼,把一个不大不小的尴尬,甩给了这女人和她的老公。肖冠芳的老公急忙对这个女人说:“大姐,她不懂事,你多包涵!”女人笑了笑说:“谢谢你,打扰你们了,真的不好意思,现在不漏水了,你赶快回去吧,剩下的话我明天找人来做。”
      肖冠芳的老公无奈中下了楼,等待他的,当然是肖冠芳的杏眼怒视,樱口声讨。肖冠芳已经认定老公“出轨”了,最起码是精神的。既然他认为这女人“秀色可餐”,一是在他眼里,这女人的美胜过自己;二是他有要“餐”的动机和目的。这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来往往,哪有能“餐”不“餐”的道理?肖冠芳绝对不能容忍老公灵与肉的背叛。争吵中,老公和她进行了辩解,说她想得太多,非要靠自己的想象,把他和本来无任何干系的邻居,拴在一起,脱得精光,是她的心理有了妄想的毛病。肖冠芳越听越恼怒,她质问老公:“为何我对其他邻居都如此友好,唯独对这个女人如此苛刻?难道是我冤枉了你们?”面对肖冠芳的穷追猛击,无中生有,她的老公只有在无可奈何中缴械投降。答应她,以后决不往十八层之上多跨半步。
      天明了,阳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过来,映得肖冠芳的面颊绯红。当肖冠芳睁开惺忪的睡眼,发现老公早已不知去向,她感觉到这次老公是真的生气了,可他凭什么呀?一不做,二不休,她懒得再动动身子,就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地怄气。
      眼下肖冠芳的当务之急,是要评估一下这女人和老公到了何种程度。从他们两次单独相处的时间看,要是苟且一下也完全够了,可老公尽管有贼心,恐怕还没有练出贼胆来。但转念又一想,除非柳下惠,还有哪个男人能经得起一个有姿色的女人的挑逗和诱惑呢?这一次,好像他们没有来得及做什么。因为半夜里,老公那东西挺挺的,碰到了她的臀部,似乎可以做出一些佐证。是呀,幸亏自己警惕性高,出现得及时呢,不然,就不好说他们会如何缠绵了。然而捉蝙蝠那一次,就无从查证了。肖冠芳在努力回想当时老公的蛛丝马迹,可怎么也记不清了,只剩下内心里的恼怒与不甘。一个下贱的小三,和我抢抢风头,也就罢了,现在居然要用我的男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于是,她就在茶余饭后,下楼遛弯的时候,和那些女邻居们咬起了耳朵。
      现实再一次给了肖冠芳一个莫大的讥笑。这个女人和她的“男友”又出现在邻居们的视线里,并且他们每日并肩来去,形影不离,那样的珠联璧合,令邻居们非常艳羡。有好事者要验证肖冠芳的说法,于是就问这个优雅的女人,陪伴在她身边的俊男的身份,优雅女人和悦地一笑说:“他是我丈夫,刚从外地调回来,我们在一个单位工作。”言语间,神情泰然自若,让人无从挑剔,只能信服。
      肖冠芳终于从邻居那里知道了这对男女的关系,她自己妄想的肥皂泡,到底经不起现实的检验,在众人眼里破灭了。她感觉眼下的日子糟糕透了,那个女人的影子时时刻刻缠绕着她。她甚至想到了把房子卖掉——搬家。可是,尽管多次望着这个女人和她丈夫的来去,她还是不愿意承认这样一个事实。
      这天上午,阳光明媚,微风轻拂,气温给人的感觉特别适宜。又到了该上班的时候,肖冠芳早早下楼,不吭不响地躲在自己的车里,在暗中等着一个人的出现。
      终于,那优雅女人和她的男人走出了楼道,然后到停车位发动了自家的轿车,轻缓地驶出了小区。肖冠芳急忙启动她的车子,尾随在他们后面。他们先是上了新华大道,过了两个红绿灯,然后右转弯去了文化大道,又行驶了几分钟就到了H大学的大门口,轿车减速左拐进了大学的大门。肖冠芳的车子也跟着拐过来,停在大学门口的人行道边。看刚才车子进门时的一路顺畅,她断定邻居男女应该是这个大学的工作人员。她又想起那晚看到的,这个女人家客厅里堆放的书籍和墙上挂的书法作品来,内心再次掀起波浪,浪头甚至打翻了她以前对这个优雅女人的所有推断,她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猥劣了。
      大学里的上课铃声打断了肖冠芳的沉思,她在郁闷和纠结中从大学的门口启动轿车去了单位。整整一个上午,她都坐在办公室里胡思乱想。对这个优雅女人是小三的推断好像不成立了;勾引她老公的臆断也似乎子虚乌有了,人家自己的男人如锦袍,那会瞧上一件破棉袄呢?剩下的就只有这个女人和自己了。其实,她们之间的纠葛,就是围绕着一个字:美。肖冠芳此时觉得,自己也许太无聊,干嘛非要和她一争高下呢?也许人家全然不知,而这一切都是自作自受,这就应了一句老话: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肖冠芳的心中有了一丝悔悟的痛。现在想想自己和这个女人的差距,大概就在那种书卷气,那种内在的修养上。
      可是肖冠芳不到黄河不死心,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邻居男女去了一趟大学并不能说明什么,如果就此认定他们就是大学里的人,那就和赵太爷他们认定阿Q是革命党一样了。于是,她又一次提前离开单位,把车子开到了H大学的门口。
      中午十二点的时候,学生们开始陆续从大学的大门里走出来到生活区去。肖冠芳内心突然紧张起来,此时,她自己也弄不清,到底是希望还是不希望看到邻居男女,一会儿也从大学里面出来。
      大约过了一刻多钟,里面出来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可是还不见邻居男女的影子,肖冠芳开始了另一种猜想。要是再等五分钟不出来,肖冠芳就打算放弃等待,打道回府了。然而就在肖冠芳愣神之际,邻居男女的车子,已经从校园里驶了过来,肖冠芳怕被他们发现,急忙启动车子,从人行道开向文化大道,正在她转动方向盘,往右转弯时,一辆小轿车从后面冲了过来,一场车祸瞬间酿成。
      肖冠芳的邻居夫妇见眼前发生了惨烈的车祸,就急忙把车停在了学院的大门外,跑了过去,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因受伤昏迷过去的,竟是他们家十八层楼邻居的女主人。救人要紧,他们随即拨打了120急救电话。
      优雅女人让她的丈夫跟着去了医院,她自己打的赶回小区来给肖冠芳的老公报信。优雅女人再次敲响了肖冠芳家的房门,然而却久久无人应答,她急匆匆再问询其他邻居,却没有人知道肖冠芳老公的去向,她在焦急和无可奈何中又赶去了医院。因为肖冠芳在昏迷中,无法获得她老公和家人的电话号码,这对夫妻就向学校请假后照看在肖冠芳的身边……
      经过一个昼夜的抢救,第二天上午,肖冠芳艰难地睁开了眼睛,可她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她的楼上邻居男女。“你可醒了!”优雅女人流着惊喜的眼泪握着她的手说,“我们等了一夜了,你可醒来了!”肖冠芳努力用眼神搜索了一番,没有发现她的亲人,她望着眼前的吊瓶架,明白了自己是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现在她能够回忆出来的最后一幕是,只听到她的车,哐的一声闷响,随后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肖冠芳永远失去了一只美丽的耳朵,左面部缝合了21针。当肖冠芳知道这一切后,嚎啕大哭,她明白,美丽的容颜将从此与她无缘,今后的日子里,伴随她的将是一张残缺不全的脸。
      肖冠芳的老公出差了,接到这对邻居夫妻打给他的电话后,正火速赶回,她的父母也还没有到,这对邻居夫妇就一直守候着她。优雅女人在为她忙前忙后,就像自己的亲姐姐般周到,她的丈夫按照护士的吩咐,再次给肖冠芳取来了药,眼前的一切,都映入肖冠芳的眼帘。  
      肖冠芳对昨天发生的事情,还有一些记忆,此时,面对这一切,她陷入无限的愧疚和沮丧中。肖冠芳的泪水又涌出眼眶,优雅女人急忙俯身握住她的手,让她不要伤心。“姐姐,这次我彻底与美无缘了,可现在的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优雅女人耐心地对肖冠芳说:“不要太伤心,你神志是清醒的,有生命就是最大的幸运,什么都没有必要多想。现在医学如此发达,面部不会留下疤痕的。再说了,你这满头乌黑的秀发,瀑布般垂下来,就什么都不显露了,你仍然是美丽的。”优雅女人顿了顿又说:“说真心话,自从我们做邻居后,我就非常欣赏,你身上洋溢出的青春活力和时尚美,而我有点太呆板,我真的想学习你,乐观的生活姿态和外向的美呢,你一定要有信心!”
      这时候,一个高挑个子,灵手利脚的女护士走进来,她接过这个女邻居丈夫手中的液体,要接着给肖冠芳输液。她看着一直守护着肖冠芳,一个夜晚没有合眼的这对有涵养的夫妻,一边换液体,一边不无感叹地说:“远亲不如近邻呀,你们的邻居两口子真好,不愧为是知识分子,有这么好的修养,在这里整整守了你一夜,有这样好的邻居,真是前世修来的缘啊。”
   肖冠芳紧紧抓住女邻居的手,泪水奔涌而出。这个往日里自己不愿看到的女人表里如一的美,让肖冠芳自惭形秽,她在想象,她该如何对待明天……


作者:乔银修(笔名,乔鸣)
邮编:071000
地址:保定市七一东路未来石1号楼2608室
电话:15105305599
信箱:qyx8830@126.com
[ 此帖被沧海云帆在2016-06-18 10:05重新编辑 ]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06-27 21:05

Re:层  次

读了老师的短篇!
祝福!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6-07-01 07:36

Re:层  次

一个被嫉妒猜忌充满头脑的女人,最终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描述得细致细腻,尤为人物性格和心理活动,彰显出作者的文笔功力。
问候作者老师快乐开心。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
级别: 小学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6-07-01 12:35

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文金大姐,谢谢你的点评,望你多提宝贵意见,近来又有大作出版吗?希望能够拜读!
级别: 小学生
板凳  发表于: 2016-07-01 12:37

回 1楼(巫溪李吟) 的帖子

李吟老师,谢谢你审读,你要给点具体意见呀。
级别: 小学生
板凳1  发表于: 2016-07-01 13:50

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文金大姐,谢谢你的点评,望你多提宝贵意见,近来又有大作出版吗?希望能够拜读!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板凳2  发表于: 2016-07-01 16:14

Re: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3楼沧海云帆于2016-07-01 12:35发表的 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
文金大姐,谢谢你的点评,望你多提宝贵意见,近来又有大作出版吗?希望能够拜读!


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年事已高,事事懒惰,没有作品出版,待出版的不知道何时出版……

问候您快乐开心!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
级别: 小学生
地板  发表于: 2016-07-01 16:50

Re:Re: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6楼文今—紫烟雨朦于2016-07-01 16:14发表的 Re:回 2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


我忽然觉得自己已经年事已高,事事懒惰,没有作品出版,待出版的不知道何时出版……

问候您快乐开心!

不存在年事已高的问题,正是对社会洞察深刻,思维成熟,出精品的年龄。文学艺术本身就需要有自由思考的空间和时间,放松一些反而更好吧。你三年前关于我一篇小说的一个电话,曾经让我感到备受鼓舞。可是,近来因为工作繁忙,事情杂乱,没有好好写作,真是有些惭愧。祝愿你的作品早日付印出版!
级别: 小学生
地板1  发表于: 2016-07-08 10:09

Re:层  次

过来看看,期待有人阅评!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地板2  发表于: 2016-07-09 07:57

Re:Re:层  次

引用
引用第8楼沧海云帆于2016-07-08 10:09发表的 Re:层  次 :
过来看看,期待有人阅评!

此平台也很期待你评议大家的作品,都来互动一下,版块才会更加吸引人哦。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Pages: 1/2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