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杰作的品质:再赏牛庆国诗《饮驴》
级别: 新手上路
楼主  发表于: 2016-06-28 10:42

0 杰作的品质:再赏牛庆国诗《饮驴》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老歌牧童 执行加亮操作(2016-07-01)
杰作的品质:再赏牛庆国诗《饮驴》


                   饮驴(牛庆国)

走吧我的毛驴
咱家里没水
但不能把你渴死
村外的那条小河
能苦死蛤蟆
可那毕竟是水啊
趟过这厚厚的黄土
你去喝一口吧
再苦也别吐出来
生在个苦字上
你就得忍着点
忍住这一个个十年九旱
至于你仰天大吼
我不会怪你
我早都想这么吼一声了
只是天上没水
再吼 也无非是
吼出自己的眼泪
好在满肚子的苦水
也长力气
喝完了 我们还去耕田 




       数年前曾写过篇这首杰作赏析文章,再读,仍按捺不住欣赏之情,又写了篇赏析,谈谈这首诗三个方面的杰作品质: 

       杰作的抒情品质:诗有抒情性,冷抒情也是抒情,零度也是一种抒情态度。因为诗是人写的,必然要有情感在里面。如同如何反“思”,思也会在字里行间一样,没有思维活动很难想象怎么去敲下一个字词。情的抒写情况也是考量判断一首诗优劣的要素。《饮驴》中的抒情完全借用老农口气,且一直在“与驴语”内,没有节外生枝议论旁白,没有脱离身份的诗人口气在里面,因而才愈发真切感人。——情真就是这样体现出来的。否则无论作者说自己如何写了真情,也与诗无关,无由考证是为赋新词强说愁还是有深切体验,这也是得到艺术性表现的情方可为真的道理(生活真实与艺术真实课题)。
诗中的抒情是看似“与驴语”却也是农民自言自语的诉苦,通过疼驴哀驴去表达生活的艰难,存在的处境。自然,真实,感人。“抒情品质”超然出众,所以要说这首诗是杰作。
       杰作的思想品质:饮驴这个事件成为诗歌事件,必然成为思性言说,一种象征,隐喻性诗歌话语。有经验的读者断不会单纯读饮驴事上读诗。诗有开阔的思想内涵,深刻的当下环境话语,即扩展语义,张力空间。自然环 境的恶化自然不必细言,作为一种隐喻式话语来看这首诗,也含有社会环境和人的处境的扩展语义。当诗人要抒发某种个体感受思情,往往要借助言它来实现,传统诗学的托物言志,艾略特的“寻找客观对应物”,都是说这个方法。这是诗歌话语的特征和方式。驴与人在艰难、无奈、隐忍心路上是一致的,诗人借劝驴写了驴的不满,也是巧妙的个人情感抒发。当然,即便仅仅看作一首“悯农诗”也非常优秀。诗歌阅读是开放式的,即便作者当时只是在写农人与驴的故事,写的过程中也未尝没有内心情思的深层共鸣,在阅读角度看,所激发的感触中除了哀民生之多艰外,也未必没有对个体存在的感慨的参入。谁不想“仰天大吼”一声抒发写郁结之气呢,可吼了又能怎样。处境上心心相通,也是诗歌造成阅读共鸣的原理。

       杰作的艺术品质:诗是艺术,艺术水准的高下,决定思情表现的程度。没有艺术性的 诗只是未经处理的日常思情,没有艺术震撼力和价值可言。我们诗坛大谈“语言炼金术”,“艺术创新”,往往文本中“ 艺”的情况很粗糙,或露骨露相的炫耀技巧,或晦涩不堪的故弄玄虚,或粗鄙的求新搞怪,让人读了皱眉,反映出的艺品不高,如同哗众取宠杂耍,如同逗乐小品卖关子,更多则如课堂修辞练习,模仿潮流时尚举动。这样的诗是满足不了诗欣赏的。所以也造成了真正诗读者的大量流失。
       有人说这首诗无技巧,其实不如说技巧臻于化境不着痕迹的 情形。也有人过分强调意象营建,经营深度意象,弄得诗文本“诗人气味”十足,却不懂得意象也有无痕无相的状况。诗中诗人的“我”没有出现,插言,没有雅致的意象营建,很生活化,很口语,很自然。却深刻揭示了当下的普遍处境,完成了对困境的精典表述。
       我们可以看到诗人在写作时语言表述上的用意,走吧,多么无奈的劝告,我的毛驴,“我的”后面的毛驴能代表什么呢?咱家,能隐喻什么?“苦死蛤蟆”,多么自然的情景中事物信手拿来,颇有弗罗斯特风采了。要说饮食上的无奈,我们现在的吃喝事儿还不让人不得已而饮之食之么,污染水有毒食物;生在一个苦字上,再苦也别吐出来,语言干净利落,朴质透彻,近神!——在对事物和语言拿捏上有高低功力,可以在欣赏中感受到,优秀作品中的语句都有极高功力体现。不由得不让人佩服,领略和感受到语言极致。满肚子苦水也长力气,又是深刻的辩证语,也道出了这块土地上苦难中坚韧生存状态下的劳苦大众心声。说“接地气”,这首诗就是完全的地气升腾。接都谈不上,就是黄土凝成的一块,土生土长的中国诗。



                      牛庆国短诗《饮驴》赏析

                            

    读到佳作是“阅读节日”。阅读中突然间眼前一亮,注意力也猛然集中起来,似乎昏睡的细胞给诗行激活了,有一种被点亮感。初读砰然心动,读罢拍案叫绝,欣欣然忘乎所以,熏熏然欲手舞足蹈,乃至后来一直挂怀不忘,常记起咂摸再三。有人打比喻说读到好诗如某时某地偶遇佳人,一见钟情,到老仍魂牵梦绕。几年前我在《诗刊》上读到牛庆国的《饮驴》就是这种感觉。
    不认识诗作者,第一次看到他写的诗,我当时想好了得的一位新人啊,出手不凡,有大家气,把这么土的题材给写这份上了。就这一首诗,让我对牛庆国这个土气的名字(我的名字也好不哪去,都有出生年代特征)油然而生敬意,诗人的名字深深刻在我的头脑里了。当时还颇为作者着急,担心这样优秀的佳作被忽略,现在看是多余的,真正的好诗都不会被埋没。《饮驴》也获得普遍的赞誉,百度下搜到了这首诗,放在诗人牛庆国名下的唯一一首诗,看来作者也偏爱它,把它作为自己的“诗歌名片”——代表作。有人强调好诗无标准,这大概是古今中外最傻气的是“诗话”,诗无标准诗仙诗圣诗佛又是怎么得名的呢。诗无好坏之说多半是给自己不成功的作品开脱的意思。诗坛平庸写作蓬勃旺盛,出现些“立场话语”也不难理解。
    《饮驴》这首诗几乎没有什么诗技巧类的东西,有“无技巧”大气,没有流派写作的小家子气味,相当本土化,很中国化。当然,诗之所以写得好,无不是在高超的艺术手段角度上讲的,所谓无技巧,是臻于化境的技巧,言技巧的使用到了“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境地;是说写作者在某次写作中将所有的诗要素都发挥到了极致,文本给读者以浑然天成的感受。《饮驴》语言自然朴质,干净透明,展现不着粉黛,素面朝天的大美气质,大俗大雅风致。难能可贵一点没有“时髦”的地方,当下诗写作中那些惯用的语言方式、词汇、意趣在其中找不到。从“口语化”的角度看,我以为举凡诗坛还没有能与它相提并论的作品,如果研究家们写诗歌史,应该会把这首列为口语诗的重要代表作。而从风格的自然深邃两个维度结合程度上看,这首《饮驴》毫不逊色于美国乡土诗人弗罗斯特的大作。

    诗人是语言艺术家,说牛庆国是位艺术家型诗人,完全是这首诗给我的印象。优秀的作者似乎拥有通灵之力,以心观物,物我同一。在《饮驴》中写作主体位置是发生了变化的,言说者成了西北老农,但凡好诗既是“写他(它)”又是“言我”,《饮驴》在两个层面都处理非常漂亮,天衣无缝。这里主体能转换成功,能化我为物(他),成为合格的代言人,应该得益于作者优良的底层意识和悲悯情怀,唯此才能写出老农和他的驴子的特殊感情来,而不是隔靴搔痒。诗中有三个主意象——“农民,毛驴和苦水。诗叙述老农要饮驴,这本是日常小事,可却成了他犯愁的一件事,家里没水;水原本是生活的最基本条件,可是却成了问题(苦水);而问题是要解决的,爱驴子的老农试图劝说驴子饮下苦水,在这里出现了内心矛盾,爱驴子的他要做驴子不喜欢的事,这样他的“爱”就是需要解释的,所以他喃喃地对他的驴子说,诗就是他(老农)试图通过劝说解决这个问题过程。他既爱驴,又无奈,心情复杂,喃喃言语。

    契诃夫在他的小说《苦恼》中,写了雪夜失去儿子的乡下车夫向他的小马倒出内心的苦水,老农跟他的驴子的单向对话,实则也是在倾述他内心的苦楚。老农和相依为命的驴子在处境上是相同的,因而他的“与驴语”毋宁说也在自言自语。优秀的文学作品都能抓住生活的典型细节来描写人的处境。作者并没有提供写作背景(语境),但在当下阅读接受中,却指涉了一个部分地区底层民众生活境况的大问题(如此贫穷困窘),甚至说环境的问题(环境严重污染)和生存危机问题(基本生活资源缺失)。这些主题在诗中是艺术地表达的,作者在以心体物的同时,也通过文本把阅读者拉到了现场,起到了“无声胜有声”的艺术效果。
     当我们把“诗当诗来读”,或许可能读出其他“意指”,深入阅读的可能性是存在的,就诗而言也是合理的。在老农——驴子——苦水搭建的结构上看,由于作者最大程度地做了简化,从而增强了诗的张力,已至于按照艺术的逻辑,这个结构可能出现某种象征意味。如果我把上面的主题解读看做一种“借代”关系角度的传统阅读方式,那么作为诗而言,它还有隐喻的可能性,即可作符号学意义,所谓现代解读方式或标准的阅读。比如生存主体在异化环境中的尴尬处境,农民这个符号可能由此指向任何相同境遇的人的存在状况,而驴子作为符号来对待,它可能成为与这种状况中的人相关的一些事情(当下生存方式,文化场中的行为等等)的所指,苦水则是不得不面对的窘迫现实(复指或说所指集合)。在具有诗阅读经验和习惯的读者那儿,对应的个体经验差异,可能引发不同的阅读取向而出现属于自己的副本。如果说老农不大可能在话语中出现诗的意指,那么写下这首诗的诗人(文化人)那里则不可能没有意指,他在“写他”同时不可能不“言我”。比如,我们有理由把“这水能苦死蛤蟆”作为作者“欲说还休”的感叹。

    这首诗引发了我对诗人素质养成的思考,即诗外功夫和诗内功夫。《饮驴》里完全是老农的话语,很生活化,同时也很艺术化,表层结构上是统一的;经过诗人的一番处理成为富有表现力和张力的诗的语言,非常见功力。河水苦到什么程度,用老农的话说:能苦死蛤蟆。自然贴切,感受独特。这首诗也提示了一个值得注意问题:艺术笔力和生活深广度的关系。诗写作虽然常常被看做是“无中生有”,在感受层面却应该是“实有”的,而且越宽阔越深入越好,否则写作中就会出现语言苦涩干瘪的现象。在古希腊神话中有一位叫安泰的特别的神,他可以从大地吸取无穷的力量,不可战胜,可一旦离开大地就会失去神力。写诗也是一样,无论凭借艺术之翼飞得多高,都离不开生活,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诗艺就像断线的风筝。安泰最终被杀死,也是对手找到了他的致命弱点。“诗外功夫”应该包含作者的情怀思考和经历体验部分。

    同时“诗内功夫”也同样不可忽视。对诗而言生活只提供素材,无论情绪和思想多么正确、端正,如果不借助艺术的手段来处理也都不能成为诗的成分。一般道德和艺术道德是有区别的,当生活道德在诗中出现的情况很糟,如文本粗糙思情浮夸虚伪,在艺术上就是不道德的;而不道德的题材却可以在艺术上成为道德的,如波德莱尔化丑为美的艺术创作,某些讽刺诗中对丑表现的态度,所谓“审丑”等等。而像《饮驴》,如非凭借优秀的艺术处理手段,它可能成为一首情感思想上没问题却很糟糕的诗,甚至于非诗的分行。

                                                                                         2013.3.11

                        

 

 

 

 

 

 

 

 

 

 

 

 

 

 

 

 

 

 

 

 

 










[ 此帖被看山忘水在2016-06-28 10:47重新编辑 ]
新建一个小站,旨在使搜集工作有连续性。好作品可去本站帖。
【新诗创作精品站】??建站理念:突出推出优秀作者作品。不追求流量,重质量。喜欢清净谈诗交流朋友好去处。
http://yilan0.5d6d.com/index.php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07-01 22:56

把一首诗歌,一评再评,评到深入骨髓。这份认真、发自内心的喜爱和执着的态度令人敬佩。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6-07-01 23:01

把一首乡土精短作品,评得这么有滋味、有内涵,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先点亮,等待克楠老师来读评。问候您周末愉快!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初中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6-12-19 13:11

牛庆国老师诗歌的视角没有离开生养自己的杏儿岔,真实、淳朴。没有在缺水的西北生活过得人,不能体会那种场景。拜读老师文章,问安。
用文字写出自己的喜怒哀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