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养儿防老(短小说)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07-22 09:27

养儿防老(短小说)


     刚一入冬,寒风就夹杂着雪花飘洒下来,天气突然邪门地冷。
   当人们踩着咯吱咯吱的积雪,走到一幢旧式居民楼五单元101室的窗前时,经常看到黑暗的小屋内,有一双深邃的眼睛,眼神中小小的光亮像是看穿了一切。

   这是一间靠阴面的小屋,一进门走过客厅,一扇破旧的木门是朝南开的,靠北面的墙上有一扇小窗户,老人就是从这里看外面的世界。

   室内由于常年得不到阳光的照射,空气中夹杂着发霉的味道。四周白色的墙壁已经被岁月的风尘所覆盖,显得非常灰暗,顶棚的墙角挂着几丝细细的蜘蛛网。左边靠墙有个一米多长的长方形桌子,桌面呈现斑驳,桌腿用细铁丝横七竖八地捆绑着。桌面上,放着一只没有刷洗的饭碗,还有半碗豆瓣酱和一双筷子。靠右侧的墙边有一张用几根角铁支起来的简易双人床。

   简朴的床铺上坐着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妇人,身穿一件深蓝色的已经起球的对襟毛衣,里面套了一件圆领红色毛衣,显得既臃肿又不协调。黑色裤子的裤脚边露着里面的花棉裤。严重的风湿性关节炎病,致使她的胳膊和腿都变了形,行走很困难。消瘦的脸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花白的短发已经搭在了肩上。沧桑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抑郁的眼神时不时地望着窗外。

   自从老伴在去年突然离世后,只几天的时间,对她来说恍如隔世,她变得愈加苍老了。都说少来夫妻老来伴,可到老了,老伴却突然没了,她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残酷的现实,无奈的孤独、寂寞和伤痛常常侵蚀着她的灵魂。

   其实,她今年才六十九岁,名字叫赵淑琴,老家在四川。当年,她随着当兵复员的丈夫王青山来到大庆,参加了艰苦的油田大会战。从此,夫妻俩就在这神奇的石油之城扎了根。她和丈夫白手起家,大她五岁的丈夫很体贴人,家务活总是抢着干,那个年月的男人很少干家务活。他们育有两儿一女,都只相差一两岁,如今,儿女们都已成家立业。按理说,夫妻俩可以享受天伦之乐,颐养天年了,可事偏不遂人愿。

   岁月如梭,沧海无情,转眼当年漂亮的小媳妇就沦落到了风烛残年、孤家寡人的境地。

   原来,老两口是和大儿子在一起生活的。老两口尽心尽力、辛辛苦苦地把孙子、孙女、外孙子陆续带大,大孙子在外地读研。大儿子在市中心最繁华地段有自己的房子,因为他们工作忙,回来时候不多,根本就顾及不上老人的生活。

   无尽的长夜,伤心的往事就像无形的网,罩在这狭窄的空间里,压抑着、禁锢着,又如一只无情的野兽,张着血盆大口,疯狂地蚕食着那颗苍凉的心。

   她抚摸着旧照片,看着当年玉树临风的老伴,又想起了在一起走过的艰难岁月:

   那时,五口之家靠着微薄的工资,需要省吃俭用,才将够维持一家人的生活。那时,丈夫在采油队工作。自己在家属队上班,和众多家属们为厂里的职工们种植蔬菜,一天忙到晚,累的腰酸背疼,回到家,还要照顾孩子、忙家务。

   为了多挣点钱,他们不得已把三个年幼的孩子送到托儿所,好在那个时候托儿费是单位负担。当时,小不点才四个多月,躺在幼儿园的小床上,有了屎尿也就得沓着,也许是不舒服孩子哭叫起来,阿姨只顾唠嗑,不管不看,孩子哭累了就睡觉。孩子饿了又是大哭,遇到好心的阿姨还好,会帮助换一下尿布或者喂点奶粉。

   夫妻俩忙碌了一天,晚上,把三个孩子从幼儿园接回来,当妈妈的再累,也要先清洗孩子们的那连屎带尿的被褥和衣服。两个大点的孩子玩耍一会儿,就会因为抢东西打起来,大的哭,小的叫,有时丈夫心情不好时就会照着孩子的屁股踢一脚,骂两句。

   孩子稍大一点,就该上学了。上课时,小儿子淘气,偷偷地把正在站起来答题的同学坐的凳子挪到一边,那个同学答完题一屁股坐在地上……

   又一次,他竟然把死老鼠放在女老师的讲台桌子的抽屉里……

   许多许多的往事啊,想起孩子的顽皮淘气,她笑了,笑的那么幸福。看着窗外匆忙的行人,她若有所思。

   再看看老伴的照片,内心就灼痛万分,老泪纵横,她哽咽着说:老东西,你在那边还好吧?唉,老东西,你好狠心啊,撇下我,你一个人走了,你享清福去了?没有你的日子实在难熬啊,我还活着有什么意思?儿女们都忙啊,唉,人老了,不中用了……真不如快点死了的好,老东西啊,你等着我啊,用不了多久,我就来陪你,你听见了没有……她仿佛觉得老伴还活着,正在客厅给她倒水拿药……

   那是去年刚入冬,油公司为老会战职工建立的福利分房已经竣工,位置在大庆市让胡路区创业大道与南三路交汇处。楼房设计新颖,造型别致,具有别墅风格。质量上乘,物业管理一流,各项设施配套齐全。有资格入住的职工翘首期盼,没有资格入住的职工感到无比遗憾。

   各单位通知:凡是参加过老会战的职工们都有资格购买福利分房,让近几天携带相关证件尽快去办理手续。

   可悲的是,那些当年参加过老会战的职工们有的已经去世;有的老弱病残,整天抱着药匣子,活得很艰难。他们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这代人辛辛苦苦、勤勤恳恳操劳了一辈子,为了儿女们几乎是倾尽了所有,到了老年几乎没有什么积蓄。退休工资又低,大多数是单职工的家庭。尽管是福利分房,房价不高,可这些老职工还是买不起。

   为了此事,老爷子把孩子们召集过来,想商量一下。

   这是一个周末,老爷子一大早就去了早市,买回来鱼、肉和蔬菜,老两口忙乎了一天,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餐。在附近上班的儿女们,各自带着家人回来了。吃饭时,都忙着给各自的家人孩子夹菜,生怕少吃了一口,却无人顾及老爹老妈的饭碗。

   饭后,大家坐在客厅的掉了皮的沙发上休息。四周的墙壁有的已经脱皮,有的地方显现出一片片被水侵过的痕迹,斑驳狼藉。

   老爷子看看儿女们,踌躇了一会,慢慢地说道:今天,你们都在,和你们商量个事情,油公司给老会战的福利房分下来了,让马上去办理手续。老爷子说完,又看看他的儿女们。

   室内静悄悄,老爷子顿了顿接着说:我和你妈呀,这辈子为了你们也没有攒下什么钱,我一个月还不到两千元的退休金,你妈是家属工,一个月就几百块钱的养老金。物价飞涨,这点钱将够生活费。我询问过了,退休的不允许贷款。所以啊,我想向你们仨借点钱,把房子买下来……”

   老爷子刚说完,小儿子的媳妇儿放下手里玩着的AIP,捅了一下丈夫,笑着说道:哎呀,爸,这福利分房确实是一件好事,可是我们也没有钱啊!孩子上学花销太大了,各种补习班都得上,一个月补习费就得好几千元,我俩什么都不敢买……”

   大儿子的媳妇儿还没等小叔子的媳妇儿说完,她放下手里的苹果6抢着说道:要说这些领导也真是的,他们只顾花天酒地享乐,既然是照顾老会战的职工,就别要钱了呗。谁家都是顶门过日子,哪有闲钱啊……”

   女儿和女婿一听,哥俩都不肯给老爷子出钱,都说养儿防老,我们凭什么要出钱?女儿想:自打自己记事以来,父母的重男轻女思想特别严重,说女儿长大了嫁出去就是人家的人,儿子才是自己养老的靠山。无论什么好事,父母都是向着两个儿子,忽略了女儿的感受,女儿觉得自己在这个家,就像个多余的人。

   女婿不好意思说什么,女儿看着她的两个哥哥,都低头不语,她就来气。她扬了一下波浪式的头发,看了一下戴在手上两万多元的手表说道:哎呀,老爸老妈,这有什么好商量的,养儿防老嘛……我现在是没有钱,我如果有钱,就一定会给你们买房子的……”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两个儿媳妇怒目剜着小姑子……小姑子一扭头,装作看不见。

   大儿子看到这种情况,又抬眼看看自己的媳妇儿,支支吾吾地说道:爸,买房子的钱,这可不是小数目,您别急,咱慢慢想办法……”

   他媳妇儿一听,噌地站起来说道:你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去抢银行吗?除非你不想活了……”

   小儿子接着说:要不,我们向朋友们借点吧……”

   他媳妇儿不乐意了:借?你向谁借钱?如今家家都买房子,谁家有钱?你借了钱,拿什么还?我们不吃不喝,去喝西北风啊……”

   老爷子坐在那里,先是手拄着头,闭着眼睛,像是在养神。

   孩子们的话他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种无名的伤心、失落、沮丧、疼痛如万箭穿心,这不是养了一群白眼狼吗?真不如养一条狗!狗还知道护着主人呢。他慢慢站起来摆摆手说:你们都别吵了,都回家吧,我累了。

   事情隔了两天,老爷子再度召集全家开会。儿女们各怀心事地坐在客厅里,等着老父亲说话。

   老爷子喝了口水,慢慢地说:今天把你们找过来,还是为了房子的事儿……”

   大儿子看看弟弟,媳妇们看看小姑子。

   老爷子接着说:我和你妈商量好了,我们这么大岁数了,还能活几天?我们就住这个旧楼好了。你们几个商量一下,看看这新楼给谁?

   几个人的眼睛顿时一亮,同时看向父亲。

   小儿子眼珠一转,急忙说道:老爸,这个房子给我吧,我现在住的楼房,楼上那家总跑水,把我家都泡了好几回了,我找了他们,也找了物业,都解决不了,我和楼上的那家人打了好几仗了,我实在住不下去了,我们总受人家欺负……”

   大儿子看了一眼弟弟,又看看老爷子说道:老爸,您的大孙子就要读研毕业了,想留在市里工作,这房子是不是应该给您的大孙子……”

   女儿不屑一顾地说:我也是这个家的一名成员,如今男女都一样,这房子凭什么给你们啊?这房子也有我的份……”

   老爷子坐在沙发上,想拿水杯喝点水,刚一动,身子就歪倒在地上。

   坐在一边的老伴说道:老头子,你这是怎么了?你可别吓我。说着话就急忙去扶,儿女们也都急忙过来搀扶起老爷子,让他平躺在沙发上。

   大家七嘴八舌地喊道:爸,你怎么了?

  老爸你快醒醒!

  老爸……”

  爸爸……”

   老爷子双目紧闭,脸色煞白。

   老伴急忙掐人中,嘴里不停地喊着:老头子,你醒醒,醒醒……”

   小儿子急忙拨打120急救电话,屋子里顿时乱作一团。

   不多时,120急救车来了,大夫进行了简单的急救处理,把老爷子抬到了车上。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都随即上了车,急救车呼啸着飞驰而去。

   当老爷子被抬进了油田总医院的抢救室里,已经没有了生命的迹象。医生们陆续走出抢救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主治医生告诉家属说:很遗憾,我们无回天之力,病人是心肌梗塞而死,准备后事吧,节哀!

   儿女们呼啦地一下,转身扑到老爷子的身边,痛哭着、嚎叫着……

   老爷子就这样急匆匆地带着遗憾走了,没有给儿女留下任何负担。只是苦了和他同甘共苦的老伴,老爷子的突然离世,带给老伴的是无尽的伤痛。

   时间没有因为失去任何一个人而停顿一下,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平静。

   福利分房的工作还在继续,有的老职工在儿女们的多方支援下,欢天喜地住进了新居;有的让给了儿女们;有的直接转让给了其他人。

   而老爷子的死,丝毫没有影响他得到福利分房的待遇,只是不知道这两儿一女,谁出的主意,把房子当楼花给卖了,所得的十五万元的楼花钱,每人分得了五万元……

QQ:786732982
[ 此帖被海韵在2016-07-28 08:27重新编辑 ]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07-23 08:15

一段真实的故事吧?咱们油田给“老会战”们分的福利房,带给他们的并非都是福利,也给一些家庭带来了意外的灭顶之灾,为啥还收钱呢?既然是以福利之名义,就该彻底的福利一下,才是对“老会战”的最大福利,唉,当权者啊,你们啊,造孽呀。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6-07-24 08:07

回 1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非常感谢版主老师的精心点评!此篇大部分是真实的,大庆给老会战的福利分房,有欢喜有悲哀。祝老师夏安!
级别: 小学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6-07-24 09:18

回 1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感谢老师提读拙作,请老师多多赐教!
级别: 小学生
板凳  发表于: 2016-07-27 14:22

回 3楼(海韵) 的帖子

故事感人,描写细腻,有情有景,比以往小说进步很大!
级别: 小学生
板凳1  发表于: 2016-07-28 08:25

回 4楼(小一.) 的帖子

非常感谢小一老师提读拙作,还请多指教,我再仔细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