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无  趣
级别: 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3 09:58

无  趣

无  趣
(四川)张柳杨


One

天空到底是什么颜色的?我想很难有人可以给出确定的答案。我只知道它有时是蓝色,有时是灰色,有时又是其他的颜色。
为了这个缘故,我经常抬头看天。
晚上8点半,我老公准时到家,一进门就累得瘫在沙发上,他们公司最近为了争取到一个项目,已经连续加班多天。
我赶紧把切好的西瓜从冰箱里端出来,把空调为他打开,他却说:“快给我一杯水。”
在他到家之前,我拿出两个胖胖的甜椒,从中剖开,刮去里面的小白籽,洗干净后切成丝。同时把猪肉从冰箱里拿出来解冻,等到猪肉不再像坨石头那样硬的时候,也把它切成丝。
等他休息好了,我把菜也都做好了。我把炒好的甜椒肉丝、红烧茄子和玉米红薯汤端上桌,他赶紧坐到桌子旁,期待地闻了闻香味。
我说:“快吃吧!”
他一脸诧异地看着我:“米饭呢?”
糟糕!我这才想起,我居然忘记做饭了。今天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脑子一直混混沌沌的,一会儿想这个,一会儿想那个,居然忘记煮饭了!
我老公突然一脸失望,一丢筷子就说:“那这还怎么吃,你就算现在马上煮饭,也要半小时以后才能吃上,我都快饿死了。”
他气鼓鼓地离开餐桌,坐到沙发上捧起一块西瓜啃了啃,又说:“你每天在家里到底是在干嘛?你不需要工作,也不体谅一下我的劳累,连个家都顾不好吗?”
我不服气地说:“就你累,那换我去工作,你每天在家洗衣服、打扫、做饭,你来试试啊!”
我们的口气都很冲,结果当然是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我们一直吵了几十分钟,我更不想煮饭了。

Two

半年前,在共同的商量下,我从单位辞职,准备生育一个宝宝,从此成为了家庭主妇中的一员。
可是到现在,我既没有适应家庭主妇的角色,也没有成功怀上孕,我心里本来就很窝火。我还是喜欢有自己的职业,我讨厌做家务。
最后我们都吵累了,他饿极了,自己去煮了饭,然后一边吃着菜一边等饭煮好。我不是很饿,我每天在家没事做,就一会儿吃点这个,一会儿吃点那个的。
饭好了,这时菜都被他吃得差不多了,我因为和他赌气一口没吃,在一旁看电视。
我瞟着他把饭盛好,也不就菜,呼噜噜随便刨了几口,他脸上也是气鼓鼓的。
南美洲有一个玻利维亚,那里有一个非常美丽的盐湖Sault Lake,我听说那里蓝天白云清晰明朗,不像成都整天阴森森灰蒙蒙的,更奇妙的是,整片盐湖倒映着蓝天,在盐湖上行走,就像行走在天上云端。
我沉浸在那片美丽的远方中,回过神来对他说:“既然这么累,干脆大家都不要工作了,出去玩一下吧。”
我看见他低下了头,心里知道他无法放弃他的职业。坐在公司不高不低的位置上,就像含着一块鸡肋,吃着索然无味,又舍不得丢掉。
而我和他不一样,我是那种随时可以放弃一切开始新生活的人。
半年前他说想生宝宝,想家里有人照顾,我毅然决然辞掉了出版社的工作。
但是做了半年的家庭主妇后,我发现这个角色并不适合我。
现在我又想毅然决然地离开这个城市,到天气明朗的玻利维亚去。而我的老公,是一个拴在我脚上的大石头,他不会同意的。
我向他说了我的想法,他果然不同意。他只丢下一句狠话:“反正我是不会去,如果你执意要自己去,那就离婚吧。”
呀,又这样轻易提离婚,从结婚到现在,每次无法达成共识的时候,他就以离婚来要挟,我简直讨厌死了。
于是我也不管他,一摔门就出去了。坐在小区的花台边,我又抬头看着天。

Three

今天的天很白,什么也没有,天气既不晴朗也不阴暗,就是一片空白。这样的天真的太无趣了,我心里想。于是我的心里开始计划一场独自旅行,首先要飞去里约热内卢,欣赏著名的科帕卡巴纳海和糖面包山的美景,然后去布宜诺斯艾利斯看一场阿根廷探戈,最后再去赴那场梦中的盐湖盛宴。
和他在一起之前,我是一个旅行爱好者,经常独自去很多地方。但是他十分反对我独自出行这件事,自从结婚以后,就千方百计地开导我,要以家庭为重,要生儿育女,如果我为他生个宝宝,他一定会很开心,但是,这真的是我想要的生活吗?
我一边计划行程,一边想着对他的埋怨,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真的要离开他吗?我想,他除了生活方式保守一点,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们在一起也度过了许多愉快的时光。
天色渐渐暗了,小区里的路灯纷纷亮了,我依然坐在花台边喂蚊子,但就算这样,我也不想回家面对无休止的争吵。
一对年轻的夫妻在小区里散步,我听见他们在计划周末回父母家的事。为什么我不喜欢身边的一切,只喜欢抬头看天呢?
从小到大我家庭美满,父母也从未闹过离婚之类的事情,我的家人都很溺爱我,我什么都没缺过,可我只向往自由。
稀里糊涂结婚以后,我感到双脚好像被栓上了镣铐,我每天只能在老公和社会给我划定的规定范围内行走,再也去不了更远的地方。
突然,我看见老公慢慢朝我走来,走到我身边,他把带来的驱蚊花露水给我的腿上喷了喷,然后对我说:“走吧,回家吧。”然后牵起了我的手。
我心里大呼:“对啊,当初也是这样被他骗到手的啊。”可是我的手脚却不听使唤,一步一步跟着他回家去。
我老公什么也不说,只是紧紧地拉着我的手,生怕我走掉似的,我突然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明明知道,跟他回去还不是重复这样无趣的生活,但他牵起我手的那一刻,我感到我离不开他,我愿意为了他在无趣的生活里继续停留。
至于玻利维亚,我啊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够到达呢?

Four

周末的时候,我们回老人家。他在婚前就跟我约定好,结婚后每两周回一次老人家,他家和我家轮流着回。这样导致我们有一半的周末都必须回去陪父母,许多次同事和朋友邀约去哪里玩,都因为这件事给推掉了。
从早上出门的时候,我就气鼓鼓的。因为昨天晚上闺蜜给我发微信,约我今天一起K歌,我们几个好久没有聚了,确实有很多话想要聊。
结果,我老公趁我洗澡的时候,私自用我的口吻回复了我闺蜜,说我明天家里有点事去不了,她们几个聚就好了。
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我还没有来得及穿上睡衣,身上仍然裹着浴袍。
发现他私自回复我微信,肺都快气炸了,于是朝他吼道:“你怎么知道我明天去不了?我已经跟阿欣说了,我明天就要去!”
他听了这话,立马对我横鼻子竖眼的:“你敢去试试,你去的话就是不孝!”
“不孝不孝,又来这套,我今天就不孝了怎么的?”我到处找东西想砸他,可是房间里目之所及的东西都价值不菲,我只好气愤地脱掉身上的浴袍,裹成一团狠狠向他砸去。我全身赤裸地站在茶几旁边哭泣,几乎想要蹲下去的力气也没有。
他的头被我扔过来的浴袍盖住了,接下来他也气愤地一把扯下头上的浴袍扔到地上:“你不去我能拿你怎么样,我又不会打你,不过你自己再好好想想吧!”
乍一听这句话,好像是他在对我妥协,可是我马上就听出了他话语里不容反抗的语气。
每次因为这些事吵架,我都吵不过他,他总要拿“孝顺”两个字来压我,好像我为了赴闺蜜的约放弃回家一次就是不孝顺一样。
他的头发都乱了,从他扯下浴袍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人是多么的古板不通人情,同时也是多么的自私,从来不会顾及别人的感受。而这个人,就是我要继续与之生活一辈子的老公。
这样无趣死板的生活,我再也不想忍受了。
我跑到衣柜前,随便找了件睡裙套上,抱着笔记本电脑就进了书房,转身把门反锁上,坐在沙发上浏览着南美洲的旅游攻略。
那青翠欲滴的潘帕斯草原,那壮观的马丘比丘遗址,那神秘的玛雅文明……看着看着,我的眼泪滴滴滚落下来,打在键盘上。我觉得我是全世界最委屈的人。
我想起自己曾经是何其自由,愉悦地游荡在大江南北,累极了的时候遇到他,他说:“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给你一个家。”
我原以为,他给我的家会是自由愉快的,我会满足而幸福地和他生活在一起,享受着尘世的烟火,不再眷恋外面的世界。
然而现实完全不是这样,我不知道到底是他错了还是我错了,或许我们都没有错,我们只是不适合。

Five

办好签证,买了机票,带上需要的东西,我就走了,留给他一份离婚协议。
登机,转机,等待登机,再转机,48小时后,我彻底告别了成都,到达了巴西里约热内卢,当然,也彻底告别了他。
在这里,会英语也没有什么用处,人人嘴里都冒着饶舌的葡萄牙语。但五颜六色的世界和陌生的语言让我感到无比兴奋,这些陌生的挑战激发着我的无穷探索之心。
用了仅仅两天,我就彻底习惯了这里的饮食。巴西人民爱吃红辣椒,菜以麻辣为主,这让从成都来的我非常适应,虽然两地辣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我住在一家风格可爱的民宿里,老板每天为我做丰盛可口的招牌菜feijoada,还有可口的烤牛肉和咖啡。那时我觉得我可以彻底忘了他。
我妈知道了这件事,千里迢迢打国际长途过来谆谆教导我,说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哪有女人不选择稳定的,我老公他是个可靠的人,现在不珍惜,等到真的追悔莫及的时候,看我怎么办。
过了几天,我老公打来电话,电话那头他平静地说:“我同意离婚,你回来就办手续。”
彼时我正坐在科帕卡巴纳海滨晒太阳,偶尔啜饮一口Caipirinha,家里的一切事情我都不愿去想。就在那时他的电话来了,他语气平静,同意离婚。
旁边有个漂亮女人用当地话问我怎么了,我赶紧答了一句不标准的“对不起”,就慌慌张张地戴上太阳镜。
我知道,我的眼泪正充盈着整个眼眶,然后顺着脸颊向下流,这时早已经越过了墨镜遮挡的地方。
我知道,除了他有规律有原则的生活,他对一切都不在乎。
我想马上再花48小时飞回成都,在他面前哭泣,可是我知道,一切都没有用,他不会让步,即使我回去了,他依然不会为我做出任何改变。
或许这杯Caipirinha度数不低吧,我的头晕晕的,我觉得自己醉了,迷迷糊糊地想要睡去。我好像梦见我并没有回去,而是继续着这趟旅程,最后我如愿以偿地到达了玻利维亚,站在那片天空之境里,渐渐分不清天与地,也分不清爱与恨。





通联:620032 四川省眉山市东坡区崇仁小学  张世明 转 张柳杨
电话:13990350892
E-mail:zsmzly123@126.com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11-03 19:12

Re:无 趣

有着分歧的小夫妻,面对现实难以抉择,妻子似乎是逃出了围城,但还是给人的感觉只不过是暂时的释放,还要回去面对现实……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