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明  天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3 16:54

明  天

         嘴唇干裂,浑身酸痛,你似乎在一个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里飘忽、翻转,偶尔可以蹒跚着站立起来,而随后又无可奈何地倒下去。
        头像针刺一般的疼,一忽儿,你有些清醒,恍惚记得,自己做了许多藤秧缠绕,河流隔绝,山石阻挡的怪梦。你努力站起来,脚下是什么? 软绵绵的,你试着迈开步子,却像太空人一样飘呀飘地走。一忽儿,你感觉四周有了一丝亮光,却忽明忽暗。一忽儿耳边响起了嘤嘤而泣的微风,你挣扎着,努力睁开眼睛,望望头顶的天空,黑暗笼罩着,风吹远了那几颗可怜巴巴的星星。
       这条路通向哪里?空气是坚硬冰冷的,雾霭的枝桠曲折疯长。你前后左右顾盼,却找不到参照,但你依稀记得,从光屁股开始,曾经从这里走过许多趟。爹的牵引,娘的喊叫,小伙伴们的游戏取闹……你的魂在这里,多少次的离开,多少次的纠结,往事像钢钩,撕拽着你的心脏,疼痛欲裂;原乡的丝线,牵连着,缝合者,多少次的撕裂,却不曾断开。
       雾霾有些消散,眼前出现一条昏黄的道,曲曲折折,宽窄凸凹。可是你凭着以往的感觉,梳理出要去的方向,陌生而熟悉,记忆像早春树木的枝丫,在你内心生芽,泥土发出的气息,正治愈着你的遗忘。尽管眼睛还看不清晰前方,可是你的脚下却比刚才走的沉稳,从这里走过去,你将融入那个亲切的氛围,你的灵魂会得到舒展的安放。
       身上凉飕飕的,远处似乎能听到一阵阵的狗叫。村庄正在从沉睡中进入浅睡,野地里有动物在漫游,哼哼唧唧的低叫,啪嗒啪嗒践踏地面的声音,他们在暗夜里寻找着什么?分明诠释着生活的艰辛。你忽而也觉得你和它们有些相似,属于暗夜里的一族。你不时回头,往身后看,总感觉有人在追赶,想走快,可你的腿总有些不听使唤。你往四周望了望,这块大平原上,干烈的春风正猛,微黄的麦浪起伏。路边的杨柳树上,墨绿的叶子婆娑。这身后,那在黎明前的昏暗中,黑黑虚虚的一片,矮的像房子,高的像树木,还有那条儿时经常玩水的小河,这让你突然记起,那分明就是自己的村庄。
       从那个有些破落的院子往里走,是三间破旧的瓦房。房子的里间的床上,躺着一个久病的男人。“你要留下来,成个家,陪着你娘一起过日子!”透过昏黄的灯光,依稀可见,久病男人整个面部黑瘦如巴掌大小,一双羸弱干瘪,像枯树枝一样的手,拉着你年轻而有弹性的手不放,话语孱弱到近乎无声。望着奄奄一息的爹,你伤心地流着眼泪,你的心有说不出的酸痛。这个家过早地给了你稚嫩身躯生活的考验,你甚至不知道如何应对它,你无所适从,倾尽所能的似乎只有眼泪。你明白爹的这几句话,应该是最后的交代,也是对你的要求,你爹似乎对他身后的这个家,准确的说是对你,还不能放心。爹眼角在慢慢留下的泪水,说明他的遗憾和对你的抱歉。
       夜风不时从墙缝、门口吹进来,呜呜嘶鸣 ,让你感觉到身上阵阵寒冷,这氛围的确有些凄惨。你不时用手抹去眼泪,就这样无奈地望着爹,由于惧怕他将不久撒手而去,你的心身在不停颤抖。  
       穿着一身灰蓝色旧衣服,憔悴瘦弱的你的娘,站在一边,望望你,再望望你爹,她知道这个家不久将意味着什么。她望着你还有些稚嫩的肩膀,心里阵阵涌出无奈和酸楚。
暗淡的灯光,把你们的身影斜映在老屋的墙上,定格为一种毫无生机和美感的黑白画面。
       你咬紧嘴唇,点头答应了爹。患病多年的爹,带着一丝安慰,永远闭上了眼睛,彻底放下了这个家。娘哭得死去活来。在低矮的房子里,你挨着娘趴下痛哭,你不知道没有了爹的时光,你和娘该如何把日子过下去。
       没有响器,没有纸扎,只有你在老屋里传出的一阵阵泣不成声的恸哭,邻人们内心充满了对你和娘的哀怜,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饭,都自愿过来帮忙,把你爹简单的棺木,抬到了坟地。封土的那一刻,你哭的死去活来,真的想跳下去,随爹而去……
       这是哪里?你在无休止地行走。周围是一片原野,杨柳树稀稀落落地散布在道路和沟渠旁。空气里布满土腥气,天上的星星,是寂寞的夜的眼睛,而你看不清自己的前方。那些霓虹闪烁的街道呢?那些鳞次栉比的高楼和豪华超市呢?没有一个的士的影子,口渴难耐,真想来杯可乐,或者依云矿泉水。你曾多少次享受了心灵迷醉的夜晚,歌舞厅里,灯红酒绿,因为你的英俊,曾经走近多少个女人的身旁,在醉里烟里,满足了那些女人们的欲望。你的青春是多么诱人的饰品呀,在被消费中也得到自身享受的补偿。
       “爹、娘,我会回来,等我挣了钱,给你们盖座新房。”你的话突然在耳边回响。而那时多病的爹送行时的担忧,娘在你出家门时,不舍地回过头去,闪闪的泪光,好像还挂在脸上。午夜的微醉中,站在那座开放的城市的豪华会馆前,想起爹娘,你的心曾经被刺痛,几多次,夜里醒来后,你恨自己,骂自己,为何这样作践?你觉得自己背叛了祖宗,辜负了爹娘。你几多次想回到故乡,可是,又实在受不了麦芒的刺痒,稼穑的苦累,生活的贫瘠,环境的遭殃。
        就在你爹去世后不久,娘望着无精打采但却青春英俊的你说:“孩子,你大娘给你说了个媒,你跟大娘去见见吧。”你望着有些苍老的娘,然后轻轻摇了摇头。你说:“娘,爹刚走,我没有心情。”
       娘的眼泪在眼里打着旋流了出来。
       你懂娘的心思。你扫了一眼破旧的院落,看见几颗枣树的绛紫色的枝条上,已经抽出了新芽,而那颗小时候经常被你攀爬的弯腰榆树也已经生出了绿生生的新叶子。这个家如何才能和这些树一样,有些生机呢?这是爹走后,娘的唯一期盼。你心疼娘,最后,心一横,点头答应了娘。娘把身子扭到一边,用衣袖去擦面颊的泪水。她知道,她难为了你。
      你用自行车载着近门的大娘去了邻村她的娘家。一路上大娘一再叮嘱你,开导你,你内心里感激她,却不愿意表达什么。只有车轮与乡间小路的摩擦,发出的嚓嚓细响。
       在一个干净整洁的农家小院里,你和那位姑娘见了面,那姑娘眉眼耐看,个头不矮,面庞黝黑,身体健康。可就是透着农村女孩的土气儿,姑娘一眼就看中了你的长相和气质,面皮白净,机灵洒脱,像来自大城市里的男孩。她红着脸,当即表态:“我姑姑说,你家里困难点,没啥,我们都有双手,只要肯卖力气,将来我们的日子总会好起来的。”而你当时的心情复杂极了。在城市里,面对那些美丽妖娆的女人,应付自如,游刃有余的你,此时,面对这个质朴的农村姑娘,却没有了往日的自在。你低下头,甚至不敢与她四目相对。想想那些城市里的女孩们,个个如出水芙蓉,就实在无法忍受她的土气。面对没有一丝感觉的她,你不知道将来该如何和她呆在一起,同屋同床。这无情的现实和青春梦想的碰撞,让你的眼前一片迷茫,这人生,这命运把你往日的幻梦刺伤,你无法对未来思量,你无法把握你自己该走的方向。
      “孩子,这闺女还中吧?”大娘心里蛮有把握地问。你无可奈何地苦笑了一下,没有回答。回来后,娘说:“咱是什么人家?那姑娘能同意,就是咱家烧了高香!”夜晚,你跑到村外,绕过小桥,沿着沟渠,走到离村庄很远的地方。你抬头望着乌蓝的天空,星光迷蒙,原野空旷,你偷偷地哭了,哭得这乡下的黑夜好悲好伤。面对现实,既没法拒绝娘,也没法答应娘。
       “帅哥,我好爱你,你一定要娶我哟。”在你栖身的那座城市,那个身材高挑、漂亮,叫芸的姑娘,多少次,在你的租赁房内,用婀娜的身姿,藤蔓般的胳膊,缠绕着你,香艳的唇,温柔的话语,让你周身舒畅。尽管你了解她的经历、她的过往,然而你无法不欣赏她的娇艳、她那有别于农村女孩的芬芳。就连她的一个小动作,一个鬼脸,感觉都是那么顺眉顺眼,妩媚异常。
        这是往哪里走?你似乎清醒了一下,你很想返回你的村庄,就狠狠心娶了那个土里土气,却真心实意的姑娘。你觉得自己该接过父亲的锄杖,耕耘往后的日子,给你的家和过早衰老的娘撑起一片绿荫,增添一些生活的希望。你的内心纠结、忧伤,你也知道,你的根就在这里,这土地才是你赖以安身立命的地方。你和自己斗争,你一个人经历了太多的痛苦和彷徨,然而你的魂却丢在了那座花花绿绿,充满欲望的城市,你的灵魂已经无法毅然还乡。
       你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你的四周是朦朦胧胧的夜色,你想努力睁开眼睛,可是你又做不到,你的身体,乃至你的精神,都被一种东西束缚着,你无力挣脱这一切。
      “儿呀,儿,你不能走啊”你听到,身后分明是娘的声音,当你把头转过去,你仿佛看清了娘的蓝布衣衫。娘在离你很远的身后踉跄地奔跑着,她一边招手,一边哭喊着追赶你。你突然看到娘好像被什么拌了一下,摔倒了,你想跑过去扶起娘,可是你的腿像被什么绑住了,无法动弹。娘自己终于站了起来,继续朝着你哭喊着跑过来,那哭声里含着无限的痛苦和失望。你也哭了,你朝着娘的方向跪下去,连磕了三个响头。“娘呀,儿不孝,你就让我走吧,我已经回不来了。”你头触大地的声音,连同你的呼喊声,惊天动地,让你的娘空前绝望……
       你转过身去,向远方奔跑。身体一忽儿飘悠,一忽儿沉重。风很小,夜雾浓起来,娘离你越来越远,她的声音越来越稀疏弱小,最后完全被距离割断了。后来,你好像看到了自己栖身的那座城市,霓虹闪烁,灯火通明。那个叫芸的姑娘,也似乎早在那里期盼着你,等待着你。她高兴地张开臂膊,朝着你跑过来,你终于摆脱了泥土的腥味,嗅到了城市和你痴迷的姑娘身上的芳香。这似乎才是你的美梦,你的渴望。可就在此时,你的周围突然像是起了弥天茫地的大雾,你身边的这一切,瞬间化为乌有,你伸出手,想拉住你痴迷的姑娘,你大声喊着她的名字,可是,你的一切努力却都是徒劳。你大大地向前跨了一步,想冲出这雾团,自己不知怎么却来到了一个云雾缭绕,怪石峭立的悬崖边,前面深渊万丈,你周身如芒刺在扎,后背和发梢渗出了冷汗……
        在惊吓中,你睁开了眼睛,周身酸累,头胀痛欲裂,这才知道你还躺在自家的破旧的堂屋里。打开电灯,看见爹的遗像挂在堂屋当门的墙上,他的眼睛像似在盯着你,好像看出了你的一些心思。扫视身边的地上,还散落着黄黄白白的,没有捡净的方方圆圆的纸钱。你的娘不知道是否入眠,倦卧在那张旧床上,身躯佝偻着,不知何时才可以舒展开。
       这一切让你了无睡意,你睁开酸痛的眼睛,一遍遍听村子里此起彼伏的鸡鸣……
[ 此帖被沧海云帆在2016-10-14 11:36重新编辑 ]
喜欢紫色的女人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11-03 18:53

Re:明 天

梦境如似涅槃,升腾的也许是出窍的魂魄。
另类的写法很新颖,需要读者静下心来品读。
我是《喜欢紫色的女人》,拥有一个《紫色的梦幻》,追逐《橘红色的火焰》,向往做一片《行走的云》……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6-11-04 13:07

回 1楼(文今—紫烟雨朦) 的帖子

谢谢你的阅读和点评,你给的意见总是很中肯,让我受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