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与文学无关的诺文学奖,不过是一个家伙发大财了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0-18 21:03

0 与文学无关的诺文学奖,不过是一个家伙发大财了

    10月13日,当诺贝尔文学奖桂冠挂被美国歌手鲍勃•迪伦,从瑞典文学院幸运地摘走。那一刻,节操哗然碎了一地,屡败屡战的迪伦,这次没有成为笑柄,反而是那些陪跑的世界级“热门”作家、诗人们不幸沦为陪跑者。
    小奥第一时间发来贺电。对于美国来说,诺贝尔文学奖,毕竟可以给他们这个建国时间很短,没有什么文化底蕴的民族脸上贴金。
    关于鲍勃•迪伦获奖,至今世界各地仍然褒贬不一。首先,他颠覆了文学奖颁发给什么人的问题;其次,他颠覆了传统意义上作家、与诗人的概念;最后,他颠覆了读者、作家、诗人、与评委们,对设立诺贝尔文学奖初衷和评选结果尖锐对立的质疑。
    迪伦神奇中奖,挑战了文学评审的底线。虽然,瑞典文学院给他颁奖词是“用美国传统歌曲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哗众取庞,单方面的解释,托词再美却难以服众。这位因传唱越战歌曲背景成名的歌手,既不是作家也不是诗人。评委们把这么重要的文学奖赏赐给一个歌手,可见随意性里“有权任性”的成份颇多。
    因为,此先例一开,为以后诺贝尔文学奖颁发给摄影、美术、田径,甚至钢管舞、书法等行业,创造了诸多获奖机会。
    作为最具影响力的国际性文学奖,诺奖,一旦它的权威性、公正性,评审标准均失去“初心”,就会成为一种竞赛玩家的游戏。
    诺贝尔先生在设立诺贝尔文学奖之初,一个核心是“文学的理想主义倾向”,两个基准点是“推动文学发展”和“促进优秀文学家为全世界接受”。很显然,如今文学奖已经偏离诺贝尔先生的初衷。
    如此,可以诘问,文学奖颁给文学人还是文艺人?
    任何一项大赛,都有竞赛规则。国内一些支持者把《诗经》里面“诗与歌”不分,牵强附会送给鲍勃•迪伦,认为诺奖给他没有什么不妥。问题在于,阅读与审美唯欧美标准为重的诺评委们,一边喋喋不休说关注世界各地,把文学奖当成块大蛋糕洒向全世界的时候;另外一边却爆出大冷门,急不可耐地把文学奖颁发给风牛马不相及的艺人。难免会给人一种,刻意讨好美国老大家典藏摇滚乐主流艺术之嫌。
    这种创新,除非奴性于欧美文学艺术的作家和读者。明眼人一看便知,诺贝尔文学奖兜售的文学观、价值观,才是真正获奖关键所在!
    文学奖掺杂政治因素,中国人的诺贝尔文学奖情节得从赛珍珠、高红波谈起。抛开被举国上下承认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住莫言大哥不说,不被中国接受的作家,诺奖反倒很眷顾。以老舍、林语堂被提名为例,左翼作家旗手、中国最伟大作家鲁迅,面对神圣的诺贝尔文学奖,都感觉惶恐,认为自己不配,从而拒绝诺贝尔文学奖……
    神话诺贝尔文学奖,严重后果就是,我们将失去文化自信。
    快节奏的社会,文学成为小众的时代里,作家、诗人注定会备受冷落。回眸曾经红极一时的作家班,当代极少数大学生所以就读,多数是冲着有一半可以保送读研的名额。更有甚者,混迹其中所谓拿证的作家、诗人群里,多数是眼高手低、滥竽充数、语病连篇、思维混乱的码字砖家。在这种教育体制和文学环境中成长的“文学人”,有些连写一篇像样的报告都词不达意,还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没有文学功底的文学人,没有文学修养的文学人,凭什么拯救自己?靠什么走向世界?
    中国现代文学西化倾向严重,中国特色、中国意境、中国传统文学创作严重弱化。这种创作趋势,让现代中国文学有被欧美文学奴役架空的危险。其实,文学创作是自赎也是拯救。文学和其他文体一样,必须借助阅读才能传播。写自己,写内心,不代表他人就看不懂。但凡有所建树的文学家,不是屈从于读者、评委,而是通过自己殚心竭虑的艰苦创作,以文学的形势和世界对话与人产生共鸣。
   “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中国文学一旦失去中国特色,徒有虚名的作家们,还有什么理由代表中国去角逐,参与竞争这场文学奥林匹克盛会?
    黑哨声早已响起,严峻的现实面前:一场国际文学赛事,是作品重要还是规则重要?是奖金与获奖重要,还是理想主义倾向重要?是文化自信重要,还是随波逐流人云亦云重要?
    从理想回归到现实,玩奖终归是评委的事,玩文学创作则是作家与诗人们的事情。笑看风云,获奖很重要,然写出好作品则更重要!
    所以,越是泥沙俱下的时候,人越要冷静。面对诱惑,面对干扰,就连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也不能免俗,跟着代表美国流行文化的摇滚歌手尽情摇摆时,理想主义的坚守才更显难能可贵。
    每一个名利的陷阱,都等着有人会跌进坑里。就像颁奖那一刻,荣誉的光环,让多少钟情文学创作的人心灰意冷?注定会有多少文学家从此无眠?
    即时摆正心态,转型快、身体素质好的,文学修为高的会多活些时日;执着、一根筋,转不过弯的,就会死得快……
    因为,对自我创作观的最佳褒奖,只为付出而努力,不为得奖而活着,这才是文学的真谛!
    这方面,我挺佩服迪伦。因为,当鲜花与掌声四起,诺贝尔文学奖得主鲍勃•迪伦对获奖始终保持缄默。这种静默的力量,就像迪伦的成名作《答案在风中飘荡》里面产生的意境。那种粗野和空旷,与取悦读者有关,与文艺有关,但是却与当代文学无关!
    某一日,就算是天上掉下个诺贝尔文学奖跌到在菜市场,被贩鱼的逮住正着。听到这句话,在我的眼里,也不过是像是新闻里那些,闷声不响地买彩票大叔中奖这般——哎,又一个家伙发大财了……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6-10-24 10:27

“没有文学功底的文学人,没有文学修养的文学人,凭什么拯救自己?靠什么走向世界?”非常犀利啊,支持!
活着,写作着,快乐着。
级别: 首席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6-10-24 10:29

“从理想回归到现实,玩奖终归是评委的事,玩文学创作则是作家与诗人们的事情。笑看风云,获奖很重要,然写出好作品则更重要!”严重支持!
活着,写作着,快乐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