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影子
级别: 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2-04 21:43

0 影子

影子


        老钱最近总是觉得头痛,而导致头痛的原因是他老是觉得背后有个影子在跟着自己。他停下,那个影子也停下;他加快脚步,那个影子也加快脚步。而他猛然转回头去,身后却是空荡荡的,只有远处那只百无聊赖的小狗站在那儿朝他张望。
        老钱怀疑自己身体出了什么毛病,就到小区门口的诊所检查。坐诊的老中医听了他的陈述,感到他的头痛和怀疑身后老是有个影子跟着,确实不是健康的表现。那么老钱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毛病?老中医认为可能与心理负担或压力有关。
        “近半期以来,你可有什么过重的心理负担或者压力没有?”老中医询问到。
        心理负担或者压力?老钱一边回忆一边说:“没有吧!半年前,我跟胡厅长去西双版纳开会,还精力饱满地到处转悠呢。”老钱沉入了半年前那次西双版纳之行的回忆。他作为胡厅长的下属,能跟着一起出去开会,真是“表现自我”的天赐良机,甚至说不准是胡厅长在有意考验自己哩。
        瞅个空挡,老钱独自溜到玉石店去买了两只水润的缅甸玉镯,价格一高一低,高的一万出头,低的一千出头。老钱想好了,高的那只送给胡厅长,低的那只做陪衬,回家送给老婆。临返程的前一天晚上,老钱给胡厅长拨通手机,说想过去汇报一下工作。胡厅长笑了:“好啊!过来吧!”那天简短地说完要说的工作之后,老钱看似很随便地掏出两个首饰盒,说自己出去买了两只玉镯,一只自己带回去,一只给胡厅长。老钱补充性地解释,一直以来就想感谢一下胡厅长的关照。胡厅长又笑了:“好啊。省的我跑腿了,我正想抽空出去给你弟妹买一只。”
        胡厅长随即要给他钱,老钱适时地摆着手从胡厅长的房间里退了出来。楼道里静悄悄的,只有他老钱自己踩在红地毯上的轻微的脚步声。
        五个月前,老钱下去检查工作后从外地回到省城,无意间发现自家的博古架上多出了一棵玉石雕琢而成的绿白相间的大白菜,比真的白菜稍微小一点,那水头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妻子告诉他,是老家堂弟的小舅子送来的。
        老钱放下心来,自己除了不违背原则地关照过他问过的一件小事儿,并没有做其它的事情。
        四个月前,朋友李二趁老钱放假,拉他去秃头山的龙虎山庄,请他去给山庄布局做一番指导。临走时,李二塞给他一个信封。他们彼此之间会心一笑。
        回到家,老钱从信封里抽出两沓百元大钞,是两万元的“咨询费”。
        三个月前,老钱被下属谭晓婷约到红枫叶咖啡厅聊天,委屈地向他述说自己婚后老公对她感情不好。
        老钱和小谭之间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是小谭刚考入老钱主政的这个处时,一次酒后两人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事情。不过,那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
        两个月前,老钱的岳母去世,一些老关系、老朋友闻讯,想尽各种办法进行了“意思”。不过直接找他表达心意的几乎没有,都是通过老婆办的,而他对此没有插手也没有问过。
        一个月前……
        老钱想到的这些,应该算不上什么心理负担和压力,而且这些他也是想到而已,是不能跟老中医透露的。老中医看着他说:“既然可以排除心理负担和压力,我认为你要多注意日常的生活规律和充分休息,不要过度劳累。”老中医给他开了几副中药。
        老钱提着中药从诊所里出来,正巧有一辆警车响着刺耳的警报呼啸而过。他打了一个冷战,脑海里蓦地晃过几个月前,厅里夏处长被抓时戴着手铐走出办公大楼的情形……
        老钱加快了脚步,像是要把身后那个影子给远远甩掉似的。




姓名:郑安江
单位:华纺股份有限公司工会
地址:山东滨州市黄河二路819号
邮编:256617
邮箱:jiangan063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