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6-12-30 11:20

0

        夕阳西下,苏州城中,枯黄的树叶在萧瑟的秋风中纷纷从枝头坠落下来,一位老者手执竹杖在石板路上走。他双腿无力,连抬脚的力气都没有,他感到头晕目眩,用力握紧竹杖,一点儿一点儿慢慢向前挪。他实在走不动了,看街角有一个字画摊,几个人正在围观,便挪过去靠在一面墙上。
    “真的是唐伯虎那厮的真迹吗?!” 一个黑面矮胖的汉子嚷道。“嗯……” 卖字画的男子二十左右年纪,衣袍弊破,书生模样。“这画怎么落到你的手里?”书生羞涩惶恐的说:“在下是他的弟子,所以才有这幅画,因为家中有事,不得已才拿出来卖。”“你真的是他的弟子?!他啥时候收的你?”书生连忙低下头支支吾吾的说:“那是五年前的事……在南昌……”“那时他正在大街上赤条条的走吧!”黑胖汉子轻蔑嘲笑道,他一挥满是黑毛的胳膊说:“走!哥几个。上阳春楼我请客!”几个人走了,身后传来他们的笑骂声。“唐寅那厮!枉担了神童的名,却科考作弊,断了作官的念想!”“唐伯虎那厮,赤身裸体,闹市行走,颜面扫地,怎地他的画反倒值钱起来?”“买画的就图个名。有道是“越臭越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老者靠在墙上对这些话充耳不闻。字画摊旁只剩下一脸难堪垂头丧气的书生,他正要收拾字画回家。老者挪到摊前淡淡的问:“有唐伯虎的画?”“有!先生请看,这是唐伯虎的《昭君出塞》。”书生将画卷递给老者。老者徐徐展开画卷,端详良久,颔首称赞:“好一幅浓墨重彩的美人图。多少银子?”“不还价实要十两银子。”“以前他的画只能卖半两银子。”老者不觉叹了一口气。
    “我借笔墨一用,在这画上题几个字。”“使不得。使不得。这是唐伯虎的真迹。”“不妨,不妨,若是折损了这画,我赔你银子就是。”卖画的书生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老者,只见他粗布衣袍,头发花白,满脸沧桑,形容枯槁,目光深邃。“先生……这画很贵的……”书生支支吾吾的说。老者也不言语提起字画摊上一只蘸了墨的毛笔,笔走龙蛇,几列隽秀飘逸的字在画上的空白处,一挥而就。书生看到是“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书生正在诧异,只见老者从袖中掏出一枚方章,蘸了朱砂,在画纸上一按,收了印章便头也不回,拄着竹杖,慢慢的走了。
     书生细细看了印章,向着老者的背影一躬身,深深的做了一揖。
     夕阳的余晖照在鲜红的印章上,印章中三个梅花篆字“唐伯虎”。
[ 此帖被钥匙在2017-01-06 10:4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