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抓痕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2-10 15:48

抓痕

                        抓痕(7283字)
                          作者:戴璞(笔名)
 

                           一
    星期天早上,张小建被一个电话吵醒了,号码不常见,比较陌生,印象也不深刻,但接了电话才能知道那是哪个家伙。张小建就狠狠地滑开了手机,把电话接通了。
    张小建,你是不是还没有起床啊!这么久才接老子的电话啊!
    嚷嚷声如雷响,但张小建已经听出了声音,他是个好几年没有联系的朋友,难怪电话号码没有被标注是谁谁谁的了。
    张小建也一肚子的火,就嚷嚷着说,你刚刚把老子的美梦给搅黄了,难得一个星期天早晨,想多睡一会儿快活的觉都不行!
    之后,电话里一片嗡嗡嗡的嘈杂。
    ……睡眼惺忪的张小建已经把手机拿离开了耳朵,等他躺回了被窝里,才将手机重新贴近耳朵,这时他就听见了一阵嚷嚷,老子还是自己打的过来,老子不要你来火车站接老子了,老子自己过来!
    张小建说,行行行,你就自己打的过来吧,老子还在香气扑鼻的暖被窝里呢,你到了老子的楼下再打电话,老子想再睡几分钟,困死了老子,眼睛都睁不开了……
    张小建的眼睛睁开了,打了个哈欠然后又双眼紧闭着,他的右手掌轻轻敷在了额头前,然后顺着双眼往下抹去,他的嘴巴张得大大的,但第二个哈欠没有打出来,他一个激灵之后就困意全无了,他的右手掌已经抹到了右脸颊的部位,这时,就感觉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痛。
    在张小建的右脸颊上,有两道清清楚楚的抓痕,不过张小建的模样就显得有点调皮了,所以,张小建冲着小圆镜咧嘴一笑,如果是女人的脸上有这么的两道抓痕,便破了相了。但这两道抓痕在张小建的脸上,就威风凛凛的,让人觉得他有点儿调皮,还有一点小小儿的坏——张小建无法猜透女人的心思,但八九不离十,因为有一句话,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刀疤男人才酷毙了,虽然只是两道普普通通的抓痕,在张小建的眼睛里,犹如被人突然盖上了一个让人骄傲的勋章。
    张小建的妻子这个星期五就出差了,她要一个星期之后才回来,那个时候这两道抓痕就早没影了,难寻踪迹了,张小建多么想听到她的一两句称赞,想听她说酷毙了,张小建,我爱死你啦!
    张小建有点儿得意洋洋了,他的嘴巴就吹了个口哨,一个尖锐啸叫的长音便余音绕梁在了张小建的脑子里……
    张小建是急匆匆地跑下了楼的,楼下的那个朋友两手空空地站着,根本不像是出差或长途旅行的样子。张小建激动万分了,大声喊出了朋友的名字。张小建的脸上也是一阵疑狐,所以张小建就问,你不会是特地跑过来找我然后就只喝一顿酒的吧?朋友说,是的,老子这次就是特地来找你,只为了喝一顿酒,不为别的。张小建觉得不可思议,但他也欣喜若狂了……张小建一连说了好几遍真有意思,真有意思,但不知道为什么张小建的眼睛就突然噙着了泪花。朋友也是,他可能看见了张小建的眼睛湿润了,也许没有看见,但这些并不重要。朋友感慨万分说,我俩有十多年没见面了吧?张小建说,大学一毕业就十多年了!朋友说,这么快,就过去了十多年了!张小建说,我们同一个寝室的几个哥们,我现在真的好想他们了,我还记得我们五个人好得连内裤都不分彼此了,对吧!朋友点点头,一脸的骄傲,然后他沉凝地说,告别了青春,就告别了五彩斑斓的世界……张小建点点头,说,谁都无能为力,这世界上谁都是微不足道的,所以,我们还是别感慨万分了,别想这些难受的事情了,既然老大你大老远从北方来,我们就痛痛快快地喝酒,我俩都尽兴啊!
    因为朋友的一再坚持,张小建就只好听从了朋友的这个安排。
    朋友又说,我还没见过嫂子呢,让她也下来吧,别总躲在香气扑鼻的暖被窝里了,我们三个人边喝边聊,天马行空……说一些你们之间的甜言蜜语也行!
    张小建说,她星期五就出差了,我一个人在家。
    朋友认真看着张小建的脸,然后就一笑,说,嫂子真的出差了?
    张小建说,是啊,这两天我一个人呆在家里。
    ……朋友这时笑了笑,说,你如果不方便的话,我们下次再喝个够! 
    张小建说,方便方便,我一个人嘛,一个人呆在家里反正没什么事情的,你如果不着急回去,今晚上你就住在我这儿,我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一说呢!
    朋友想了想就说,这次就算了,要不我俩下次真的好好的喝一次酒。
    张小建说,你怎么就突然变卦了,刚刚不是说好了的吗?
    朋友说,我们一别十多年,现在见上面了,这就已经算尽兴了……喝不喝酒都是次要的!
    张小建说,要不我请客,你如果不想去外面吃,我就到小区的外面炒几个菜,我俩上楼去吃,在家里喝酒我就不怕会喝醉了的,是不是?
    朋友摇摇头,决定地说,我想还是算啦,下次我再来找你喝酒,说好了,就这样,今天我呢还是回去,我刚刚想清楚了,决定了,也不改主意了,我马上去火车站买票。
    张小建一头雾水的,不知道该说一些什么了。
    朋友又说,你不是不了解我的,我俩之间的友情是非常干净的,就是率性而来,率性而归,我就向往着这样,如同王子猷雪夜访戴,但我还是比起王子猷逊色了一些,对吧?
    对此,张小建无话可说了,他紧紧握着朋友的双手,然后依依不舍地拥抱着,在朋友转身即将离开的时候,他伸手指了指张小建的脸颊然后嚷嚷着说,你的脸上有两道抓痕,你没事吧?
    张小建笑了笑,说,没事的。
    朋友摇摇头之后笑了笑。
    张小建开始没有明白过来,之后他明白过来了,但朋友已经走远了。
    张小建还是忍不住,就嚷嚷了一句,我知道,是两道抓痕,是一个小姑娘抓的,一个小孩,在街上,昨天下午……
    不知怎么的,张小建吞吞吐吐了,朋友肯定就是因为了这个……
    这时,张小建恍然大悟了……
    张小建抬起头,然后怔怔地注视着自己家客厅和一个卧室的那两扇窗户,这两扇窗户都关的严严实实,紧闭着,不可能会有个什么样的陌生姑娘从窗户突然探出头来的……
 

                                                         
    星期一早上张小建起床晚了,之后,他就匆匆地往单位赶过去,不过迟到一两个小时是没有多大关系的,事业单位在这一点上是要强过了企业单位的,企业单位把什么破事情都较真得一丝不苟似的。传达室里没有人,院子里也没有人,张小建奔跑着进入了办公大楼,一楼很安静,各科室的门都紧闭着,鸦雀无声。张小建在三楼的一个科室上班,不过他走到二楼的时候,女秘书小孙迎头下楼并且惊慌失措地叫了一声,张小建!
    张小建抬起头,脸上堆起了一个憨憨的笑容。
    小孙已经走到了张小建的身边,她尖锐地叫了一声,哟!
    没等张小建开口,她又说,你昨晚上肯定没干什么好事情吧,你看看,你脸上怎么还被人挠了两道抓痕呢?
    张小建立即说,你别把我想歪了,我老婆出差了呢,昨晚上她根本没回来…… 
    女秘书小孙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了,她僵硬地笑笑,就一阵风地从张小建身旁溜走了——女秘书小孙匆匆地下楼之后,眨眼间不见了。
    张小建上班的科室里也没有人,不过没多久就有说话的声音传来,张小建这时想起来了,今天是星期一,所有人都去会议室开例会了,难怪看不见他们呢,所有人都在四楼的会议室呆着呢。
    已经迟到了,张小建就没打算去参加例会,他照例把柜子里的茶叶准备好,把没看过的报纸拿过来,然后打算安安静静地品茗、读报,或打盹。
    不知过了有多久,有人敲门了,然后,张小建就怔怔地看着敲门人——都是在单位里混熟了的人,谁都知道本单位的人进去哪个科室都是不必彬彬有礼敲着门的,还咚咚咚轻轻地敲着门呢,还一本正经地传达着主任的话呢,还说主任请他立刻到主任的办公室里来一趟呢——敲门人气喘吁吁地怔着,睁着一双陌生的眼睛。
    张小建又重复了一句,主任叫我去,对吗?敲门人缓过神来点点头。张小建问,主任没说是什么事情吧?敲门人摇摇头,然后,敲门人神叨叨地离开了。张小建略微不安了,有点晕菜了,如果不是传话的那小子最后还突然地拔腿就跑的话,张小建便真恨不得追过去,然后便冲过去揪住他问个究竟,你今天他妈的是不是吃错了药啊!
    ……主任一脸的笑容,和和蔼蔼的,但主任的这间大办公室空荡荡显得冷冷清清了。主任在说话的时候,张小建总是恍恍惚惚的,总错觉得四周站满了人,并且还嘈杂得很呢。
    主任又郑重其事地说,刚刚在会议室里听孙秘书说了,还不相信是真的呢,张小建呐,你最好是什么也别辩解,事情已经很麻烦了,人家说只要听见你的辩解,就不再讲什么情面了,所以我想提醒你张小建,诚恳一点,否则我这个主任到时候也爱莫能助了,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张小建说,主任您把我说得糊涂了,我真的不明白现在我出了什么糟糕的事情了?
    主任大声说,张小建!但主任平息了心情,把手伸过来想拍一拍张小建的肩膀,主任看见了张小建一脸的惊惶之后,就把伸出去的手缩了回来,又说,张小建呐,我不想骂你,真的不想骂你了,但我仍然要骂你一句,你他妈的怎么就管不住你的那个豹子胆呢!老子听了孙秘书说的,就让工会主席老李立即打了一个电话,你老婆的确出差了,她上周五就离开了家,可是,张小建呐,我就想说你一句话,你能不能老老实实地把昨晚上的事情再说一遍,只要你态度诚恳,我现在就知道该怎样去安抚王小丽,最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张小建张大着嘴巴,然后他说,王小丽她怎么啦?
    主任皱起了眉头,他说,今早传达室的报纸都是工会主席老李去发到各个科室的,我也几乎没有了办法,还期待着是外面人干的呢,但真的没有想到,你张小建居然就真的吃了个熊心豹子胆!
    张小建说,我到底怎么啦?
    主任说,你张小建还敢嚷嚷了,你以为你做了什么别人就都傻不拉几了吗!那好,老子就问你,你脸 上的两道抓痕是被谁抓破的!
    张小建说,那天……
    主任说,哪天,别支支吾吾的,说清楚!
    张小建说,就是星期六的下午吧,是在街上吧,有一个小女孩,十岁还不到的样子,她的玩具掉地上了,但她以为我跑过去是想捡起来就跑的,小女孩就冲过来,嚷嚷地扑了过来,然后就狠狠地抓了我的脸一下,这不,清清楚楚的,就是这两道抓痕,当时我还想发个火呢,但人家一个小女孩,小屁孩,我就自认倒霉了。
    主任说,你张小建还真的会编故事呐,但你编的这个一听就假!
    张小建说,千真万确,我没说过一句假话。
    主任冷冷一笑说,张小建,还是我来告诉你你脸上的两道抓痕的来龙去脉吧……
    张小建从主任的办公室一出来,就神情恍惚了。
    三楼的走廊上站了不少人,王小丽也在,但她没看见张小建。这时,有人走到工会李主席身边说了一句话,然后李主席就吩咐身边的几个女同志,你们几个好好的安慰安慰一下王小丽吧。说完他就走出了张小建工作的科室,然后看见张小建被几个男同志拉到了二楼,李主席便追过去跟着他们下了楼,二楼的走廊空空荡荡,李主席走了过去,他们不容分说地拽着张小建,张小建像一个瘟神一样,耷拉着脑袋,身体瑟瑟发抖。
    李主席把张小建拉进了一个空荡荡的办公室,把门关好之前,李主席吩咐了门口的这几个男同志,千万别让人发现张小建和我在这儿。
    李主席示意着张小建坐下,就走到了饮水机前,给张小建倒了一杯满满的水。
    张小建没有站起来,水杯里的水洒了一点出来。
    李主席用力按着张小建的肩膀,然后他饶有兴味地说,你的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现在的关键仍是人家王小丽,如果她也听劝了,事情就好办多了。
    见张小建想起身,李主席又立即按住他的肩膀,李主席笑了笑,样子极为亲切,见张小建的脸上有点放松了,李主席才说,人都有混账的时候,我年轻不也是,血气方刚,雄心勃勃,雄性荷尔蒙飙升……王小丽长得普普通通,但在别的地方不敢恭维,在我们单位的女同志里,最有女人味的就是人家王小丽了,奶大,屁股大,这是有目共睹的,对吧。李主席叹了一口气,然后看着张小建的脸庞,又说,哟,抓得挺深,王小丽的力气也不小哇!
    ……李主席立即打住了张小建的辩解,李主席说,这个时候你就老老实实吧,别火上添油了,现在大家都为你的事情伤神费脑呢,谁不都是在想方设法地灭火啊!主任平时不是这样低声下气的,今天在例会上却低声下气了,还好,王小丽懂得分寸,她的意思也清清楚楚,就是你张小建当着主任的面,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一遍,然后道个歉就完事了,剩下的事情,就由主任和我去处理,这样,万事大吉了,就圆满解决了,对吧?
    张小建说,认个错,就这么简单?
    李主席说,对对对,认个错,我想王小丽不是个小心眼的人吧。
    张小建说,我没有做过,我干嘛认错!
    李主席说,张小建,你不要执迷不悟了,不要不识好歹了。
    张小建说,我根本就没有对王小丽耍流氓。
    李主席说,耍流氓?你太天真了吧,你还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人家王小丽是要告你强奸的,你真不知道啊,你的事情就是强奸未遂,你知道事情的深浅了吗!
 

                                                  
    审讯室里的那个警官,看了看垂头丧气目瞪口呆的张小建,就叙述着整个案情:
    ……星期天的晚上,受害人王小丽正在传达室值夜班,大概晚上的九点钟左右,王小丽察觉窗户外面有人,就大喊了一声,谁啊!动静一会儿就消失了,半个小时之后,王小丽拉开传达室的门时,突然有人就推了王小丽一把,王小丽没有看清楚是谁,他然后就进了传达室,并且把门旁的电灯开关摁灭了,他紧接着一个箭步,就扑了过去,抱住了王秀丽,他把王小丽往值班的床铺抱过去,把王小丽摔在了床铺上,随后就压在了王小丽的身上,据王小丽讲,她早吓懵了,也意识到了危险,她是求饶了,但他一声不吭,目的非常明确,之后王小丽说不知道为什么了,突然她的手就有力地抓了他的脸一下,狠狠地一抓,就把他的脸抓破了……
    审讯的警官停下来,然后喝了一口水,看了看张小建,就又说,嫌疑人为什么会落荒而逃?为什么?这其实很清楚,稍微一想,就能知道的……
    张小建说,我怎么知道嫌疑人会立即落荒而逃呢?我又不是那个嫌疑人。
    在张小建沉默不语的时候,一个警官进了审讯室,这个警官虽然一脸的凶巴巴,但他冲着审讯的那个警官一阵耳语后,便默不作声了,静静地看着张小建,渐渐地,就感觉不到他的脸凶巴巴了。
    张小建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昨天的一幕,在办公室二楼的走廊上,那几个男同志走在前面,李主席拉住张小建的手走在他们的身后,这时,从楼梯口走过来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他嚷嚷着,谁是张小建!谁是张小建!
    那几个男同志很机警,其中有个人也嚷嚷着,张小建不在这儿,你找谁,大声嚷嚷个什么啊?
    这个气势汹汹的男人立即揪住了嚷嚷着的那个男同志的衣领,说,我是王小丽的丈夫,老子今天就要杀了张小建,你告诉我,张小建去哪儿了!
    张小建听见李主席悄悄说赶紧走,就趁人不备,从那个人身边溜过去,然后拔腿就跑,然后,就听见那人破口大骂着,张小建,你他妈的以为你跑得了吗!
    审讯室里的沉默被那个凶巴巴长相的警官打破了,他然后冲着张小建说,你小子也老实不到哪儿去。然后他就对负责审讯的那个警官说,没办法,事情只能如此。这时,负责审讯的警官忽的站起来,拿起桌子上的文件夹,就重重地敲了敲桌子,说,形同儿戏,报案了又销案,他妈的! 
    几个警官陆陆续续离开后,又来了个警官,是个漂亮的女警官,她说,张小建你就跟我走吧。
    张小建说,去哪儿?
    女警官说,你先去见个人,然后就跟我去把销案手续办了。
    张小建说,见个人,见谁?
    女警官显得不耐烦了,说,是有个人想见你,你家属,正在那儿等着你呢!
    这个会客室很小,像个单人间的牢房。女警官把张小建带了进去,就站在了门外面。
    张小建吃惊地看着妻子,妻子转身——她在注视着张小建的样子时也是一副惊讶万分的表情。
    妻子对张小建非常失望,所以在张小建一坐下时,妻子就说,我真的不敢相信了,看看你这张破脸,我该说你什么才好呢,你为什么就不能活得稍微出息一点儿呢?
    张小建明白了妻子的这副怪异眼神,但张小建说,我脸上的抓痕是被个小孩抓破的,在街上我帮那个小孩捡玩具,没防备,小孩突然扑了过来,是不小心才把我的脸抓破了……
    妻子说,张小建你现在是越来越不像话了,看你已经变成了什么样,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去说你……妻子没有让张小建开口,她止住了张小建的开口说话,就又说,你们主任还有工会主席,都打了电话给我,不然我也不会到这儿来丢人现眼了!
    张小建虽然勃然大怒了,他站了起来,但又坐了下去,忍气吞声地说,这是个误会……
    妻子说,这怎么会是个误会呢,你以为我是个三岁的小孩,我这次提早赶回来,并不是完全因为你的这个破事,知道吗?
    ……妻子想了想,就郑重其事地看着张小建说,男人大都是些不正经的人,这次出差我们六个人当中有夫妻也有男女朋友关系的,就我与另一个男人不是夫妻也不是男女朋友关系的,那家伙开始还规规矩矩,老老实实的,之后就开始打擦边球了,我是个结了婚的女人,我不会计较也不会较真,适可而止便算了,当然,我也是个有底线的人,出差的第三天那家伙就以为他的嬉皮笑脸已经让我有了好感,就胆大妄为起来,那天的晚上,那家伙拿了一束玫瑰花来到了我的房间,我当然还是用调侃的语气去应付,我也暗示过了,但那家伙似乎铁了心,一点没打算离开的样子,我便只好下了逐客令,我说现在时间不早了,今天我也累了,你走吧,我马上去睡觉。那家伙呵呵一笑说,我们都是成年人,都是过来人,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我们能单独在一起,偶尔放松放松一次是不伤大雅的,也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之后他就提出了性要求,我的确被他的厚颜无耻吓呆了,我有点慌了,就突然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了,这时,那家伙就走到了我的身边,然后用力抱住了我,他的两只手一点都不老实,我可能被吓坏了,任其摆布,没有一点反抗的意识了,不过,我的双手在用力推开他的脸——否则,他就把嘴巴亲到了我的脸上,他的嘴巴里喷出了一股奇臭无比的气体,这股臭气体扑面而来,因此这种恶心感就让我不由自主地把他的脸往外推,但他的力气很大,他的双手紧紧抱着了我的腰,我甚至感觉到了一股窒息般的恐惧——并且想把他推开的时候,我不知怎么就狠狠地一抓了,然后把那家伙的脸抓破了,那家伙这才松开了我,他并且痛得大叫起来,他的脸明显被我抓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没一会儿,鲜血就渗透了出来,顺着他的脸颊往下流……
    张小建觉得他脸上的两道抓痕开始有点痒了,并且也有点微微的疼了。
    张小建没敢直视妻子,他的目光只在妻子的脸上一碰,便弹开了……张小建的目光四处游荡着,然后他像个游魂野鬼慢慢地打量着这间会客室,他的目光就落在了会客室的一面墙壁上,那儿有两幅宣传的板子,一幅是警民关系的守则条例,另一幅是警察工作遵守细则的条例……在张小建抬头的正前方,是一个长条幅的标语,上面写着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几个字,这间会客室肯定是临时作为会客室的,之前说不准就是个审讯室呢,另外张小建还发现,这间屋子唯一的窗户已经被拇指粗的钢筋条封死住了,这间屋子的木门虽然是敞开着的,但有了个铁栅栏的铁门,现在,这个铁门已经被锁住了,就是刚刚带着张小建进来的女警官锁的,她此刻就站在铁栅栏做的铁门外面,她可能察觉到了张小建伸过来的目光,所以就转过脸来,所以,女警官那道异常凌厉的目光立即把张小建弹了回去……
 

 

 

简介:以笔名戴璞进行文学创作,原名戴建华,男,汉族,1974年生,江西吉安人,小说在《山东文学》《百花园》《辽河》《中国铁路文艺》《短篇小说》《映山红》《格言》《小说与诗》(香港地区)《有荷》(台湾地区)等刊物发表。现为南昌南车辆段铁路货车检车员。

 

通联:343000      

江西吉安吉州区信和嘉苑121单元702   

联系人:戴建华

工作单位:南昌铁路局南昌南车辆段

邮箱:[url=mailto:daijianhua02@126.com]daijianhua02@126.com[/url]

电话:15079659108

QQ1281299062

 

 


 
[ 此帖被戴璞在2017-02-15 17:01重新编辑 ]
江西吉安人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2-13 20:00

读了老师的这篇小说!
祝福!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2-15 17:03

回 1楼(巫溪李吟) 的帖子

非常感谢!同样也祝福您!
江西吉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