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老庭院墙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02-26 10:50

0 老庭院墙

                     老庭院墙                      
                            文/邱天
  爬满老庭院的老藤枯黄几回了,今春还是枯。我走过院墙几回,望望院门,望望那面墙。
     我想,这面墙应该不会再绿了。
  我每每经过这面墙的时候,总猜想着:这老庭院里住着谁呢?
  是一位唠叨的大婶?还是一位守旧的姥爷?
  都不像。墙的里边太静了,静得让人想穿透目光。而我的目光却让满墙的藤条缠绕着,无法逾越。
     枯了的老藤,不再泛绿的墙,像个谜。
  这天,小径旁的芍药花照常开,树荫里的知了照常叫。我正感觉这般寂静时,墙的里面悄然传来一曲二胡曲,不是阿炳,但是《二泉映月》。
  我的心猛一揪,有了穿墙而入的欲望。然,院门虚掩,不请自来,似乎不妥。
  我静立墙外。
  二胡曲穿透了寂静,穿入我的脑际。
  《二泉映月》这支二胡曲太熟悉了,我的挚友二胡演奏家钱谷就很喜欢这支曲子。那年市文联筹办纪念建党90周年庆祝晚会,我让钱谷上一个节目,钱谷就执意要演奏这支曲子。但审查节目的领导说这支曲太凄凉了,与晚会主题不协调,让换一支曲。一向高傲固执的钱谷说要就演奏这个曲子,要换曲子你撤节目吧!结果可想而知了。钱谷一气之下,两年了都没有再摸二胡。
  而此时,我止步静立墙外。
  是谁在这般优雅的环境中演奏这支《二泉映月》?
  太不寻常了。听琴声,像是来自民间草根的声音,可以感受到一种情绪的流露,从压抑到不屈,一声声撞击着古今,一声声宣泄着凄怅与悲愤。我突然理解了那年领导为什么会撤掉节目了。
  于是,我离开老庭院走我的路。
  琴声渐远,如泣如诉,于凄婉中见悲愤,于优美中见风骨。我想这位演奏者有如此娴熟的演奏技巧,一定是一位长者吧?我甚至猜想,已经两年不摸二胡的钱谷是不是躲到这座老庭院来偷偷练琴了?我回头看墙,满墙的藤条缠绕,解不透!
  却听说钱谷失踪了,还听说是为了一段未了情。
  钱谷的关门弟子叫娴惠,一个漂亮的女孩。娴惠跟钱谷老师学二胡三年后,上大学去了,之后据说常有书信来往。一向乖巧的娴惠离开钱谷后,变得孤僻了,与同学难以相处。钱谷曾到她就读的大学看望过她。更有流言蜚语,钱谷是接到娴惠一封求爱的情书后,到大学找娴惠去的。钱谷是有妇之夫,不能接受学生的爱慕,得去说清楚。可娴惠却是矢志不移,难以割舍情怀……
  钱谷就为了这玩失踪?
  我无厘头地走到老庭院那里。我望望那面墙,想钱谷会去哪了?老藤枯黄着,纠缠着,捉摸不透。
  没有听见《二泉映月》,静,便死寂一般。
  一只小狗从墙那边朝我走来。这只狗像极了我家的汉森。汉森也是一只宠物狗,跟眼前这只一般大小,一般模样。
  小狗朝我看了几眼,然后掉头回墙那边。我没有理睬它。
  小狗见我没有理睬它,又回到我跟前,吠了几声,又掉头回墙那边。
  我还是没有理睬它。
  小狗又回来了,朝我吠,转身走……这样反复几回,我纳闷了,这只小狗怎么啦?有事?
  等小狗再次朝我吠,转身走,我跟上它,一直走到庭院门那。
  庭院门半开,透露出一种怪异。
  狗进去了。我也进去。
  我惊讶地看见,一位女孩昏迷跌倒在院中天井一隅,一把断了琴弦的二胡躺在女孩的身旁。我突然明白那日听到的那支《二泉映月》曲就是从这把二胡中流淌出来的。
  这女孩是谁?她怎么啦?
  我赶紧上前想搀扶起女孩,却发现散落地上一份病历卡,病历卡赫然写着:娴惠……肝癌……
  我本想搀扶的双手缩了回来。庭院的墙内也爬满枯藤,黄得怕人。
  这位女孩就是娴惠吗?她怎么会在这儿?而钱谷在哪?
  庭院本该有墙的,院墙构建了家的温馨。
  可死去的墙呢?
  小狗狂吠起来。120救护车的急促喇叭声从远处传来。
  等救护车在老庭院门外停下,我看见钱谷从车上下来,一脸沧桑,像是老了许多。
  随钱谷身后走下救护车的是钱谷的妻子……
                             (1430字)


    作者:邱天   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  
    通联:366000  福建省永安市新安小区7幢2-701信箱
    邮箱:yxggw0706@126.com
    电话:13950936882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3-01 11:55

学习邱老师的小小说。
有味道!
祝福老师!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7-03-01 22:17

引用
引用第1楼巫溪李吟于2017-03-01 11:55发表的  :
学习邱老师的小小说。
有味道!
祝福老师!


李版主多赐教。谢谢!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3  发表于: 2017-03-09 07:18

自己再来读!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
级别: 小学生
板凳  发表于: 2017-03-13 09:40

老藤枯黄着,纠缠着,捉摸不透——终于“捉摸”透了,却令人何其担忧!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板凳1  发表于: 2017-03-13 19:31

引用
引用第4楼黄三畅于2017-03-13 09:40发表的  :
老藤枯黄着,纠缠着,捉摸不透——终于“捉摸”透了,却令人何其担忧!



谢谢黄老师的鼓励!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板凳2  发表于: 2017-04-03 06:58

邱天自己来读。。。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
一个喜欢文字的老头
级别: 论坛版主

地板  发表于: 2017-04-19 07:25

自己再来读!
我的小说,待出嫁的新娘;
我的诗歌,谁人遗弃的孩子,赶快来认领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