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小小说二题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3-07 07:44

0 小小说二题

 小小说二题
  
  内蒙古·孙国华
  
  (一)女士优先
  
  来了三个高级职称的聘任名额。消息一经传开,学校一下子不平静了。
  
  王老师心神不宁了。
  
  去年也是三个名额,他排第四。今年呢?他的脑子乱了。
  
  张老师、宋老师凑过来,坐在电脑前,把符合聘任条件的教师,从头到尾,进行逐一排队,最后得出结论。今年,王老师肯定能够进入前三名。
  
  王老师还是忧心忡忡。上年也是很有把握,可是公示的时候,名落孙山。
  
  这个世界太复杂。王老师开始闹心了。吃不下,睡不好,上课无精打采。
  
  下了班,他们三人坐在操场的长椅上,反复讨论这件事儿。
  
  宋老师说:“这事儿,不能等,一等就黄,那些排名靠不住,公示一出来,什么都晚了。”
  
  “那怎么办呢?”王老师有些气馁了。
  
  “得另想办法。”他俩看了看王老师。“听说已经有人行动了。”
  
  王老师听明白了。“可是,从来没给人家送过礼啊。”
  
  “说你是书呆子,你还真是‘呆’,当官不打送礼的,你见哪个当官的把送礼的赶出家门过?”
  
  全校教职工坐在会议室,校长坐在主席台,黑着脸。“高级教师的聘任指标下来了,就三个,谁都想要。”他扫了台下一眼,台下鸦雀无声。“奉劝大家,不要搞小动作。”咳嗽了几声,喝了一口水。“评聘的原则是公开、公平、公正。”他冷峻的目光扫视着,顿了顿,提高了嗓门:“谁搞歪门邪道,就一票否决,明年都不聘。”
  
  教师们走出会议室,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王老师松了一口气,心一下子敞亮了。
  
  他拿起书本,精神抖擞地上课,批改作业,等待结果。
  
  张老师、王老师在办公室等着他,见他下课回来,说:“公示了,结果出来了。”
  
  “是吗?”王老师很高兴。“我是第几名?”
  
  “名单上没有你。”
  
  王老师脸一下子白了,汗也冒出来。
  
  他深一脚浅一脚来到校长办公室,站在校长面前。两眼通红,面目狰狞。
  
  校长一边倒水,一边安抚。“你是老教师了,应该懂得,我们完全是按程序操作的。”他递过一张纸。“你看看,这是打分。”
  
  李老师第三,他名列第四。李老师比他多了五分。
  
  李老师是一名女教师。
  
  “这,这五分是怎么回事?”他嘶哑着问。
  
  “根据女士优先的原则……”
  
  (二)最后一张选票
  
  锡伯河,一条清幽幽的河流,在大山深处流淌了几百年。
  
  河南是潘家营,河北是杨家营。锡伯河就是楚河汉界,河南河北的两姓人家,几百年来,守着一条河,互不往来,相安无事。
  
  杨家这边,有一片茂密的苇塘,旁边,几间简陋的房子,住着一个秦姓男人。男人五十多岁,守着一片苇塘,还有百十只鸭子。
  
  在岁月的行走中,锡伯河逐渐枯萎了,露出大大小小的河卵石。中间潺潺流淌的河水,阻挡不了任何的脚步。有时候,鸡过来,鸭过来,猪也会趟着浅浅的河水走过来。两岸的人,却从不涉水过来。
  
  几百年的村子,也渐渐衰落了。
  
  河南的潘家营,炊烟越来越稀少,鸡鸣狗叫,也不那么凶了。
  
  河北的杨家营,姑娘的歌声,小伙子的笑声,牛羊归栏时那种喧闹的声音,也越来越轻了。
  
  秦老汉坐在门前的椅子上,喝着茶,看着苇塘里的雾气飘起来,又散开去,心里也塞满了迷雾。
  
  几只鸭子伏在他的脚边,把又长又扁的嘴,插进翅膀里,一动不动。像是在冥想什么。
  
  远处,有清风拂来。雾气散尽了,苇子飘飘摇摇,撩拨起他无限的心事。
  
  他想起了那个姑娘。
  
  那是十几年前,一个姓杨的姑娘和他相识了。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恋,刻骨铭心。为了心爱的姑娘,他远走他乡,来到了这锡伯河边。
  
  茶水凉了,喝进肚子,心都凉透了。
  
  他长长叹了一口气,泪水从眼角溢出来。那是一个雾气迷茫的黄昏,他和她在这个苇塘里寻找鸟蛋,捉几条小鱼,给岳父母改善生活。可是,他泪流满面。每当回想起心爱的姑娘在他眼前慢慢沉入水底的情形,他就痛不欲生。
  
  岳父母和家人不能原谅他,杨姓不能容纳一个外姓人在村子里。
  
  他在锡伯河边盖了几间房子。他要守着这片苇塘,守着一个美丽的童话。
  
  有人绕过篱笆墙,从门口走进来。
  
  他抬起头,眯着眼睛。很少有人来到他的小院子。河南的人不会来,河北的人也一年不来一次。“姐,姐夫。”那人有些迟疑,不知是叫不出口,还是许久不叫,已经有些生疏了。来人是他曾经的小舅子。他愣了一下,手里的凉茶洒了一地。
  
  小舅子走了,他却坐不住了。
  
  河南河北的两个百年老村子,在合乡并镇的过程中,要合并成一个行政村。两个从来不相来往的村子,要成为一个村,共同推选一名村长。那可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潘杨两性自古不和,那是远近闻名的。现在要在一个村子共事,一条锡伯河好跨越,那百年的隔阂呢?千年的积怨呢?两姓人家都纷纷活动起来。他虽然不姓杨,但这一票,一定得投给老杨家,毕竟曾经是老杨家的女婿。
  
  河对岸也有人过来,撂下一沓子钱。很强硬地说:“潘家需要这一票,绝对不能投给姓杨的。”来人意味深长地说:“自古姓潘和姓秦的就是一条心。”
  
  他无法入睡,在床上辗转反侧。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上路,准备到山外的镇上住些日子。
  
  在路口,他看见几个人站在那里。有他的小舅子,还有几个杨姓的人。
  
  他返回家里,院子里也有几个人,几只被剁了头的鸭子。
  
  他抱着头,蹲在地上,对着几只血泊里的鸭子嚎啕大哭。有人冷冷地说:“嚎什么,几只鸭子算不了什么,人比鸭子金贵。”
  
  他愣住了,抬头看看那几个阴阳怪气的人。
  
  有一个五十上下的老者来到他面前,温和地说:“本来呢,我们也不是非要你那张选票,可是呢,昨天,我们族里一位老人住进了医院,恐怕是出不来了。”他停了停,见他没有反应,接着说:“这就严重了,两边的票数相等,你的一票就成了关键的一票。”远处的一个人高声道:“所以,你这一票必须投给潘家。”另一个人说:“你可要想明白了,姓杨的可没你想的那么亲,要是把你当女婿待,怎么会把你撵出来。”远处那个声音又传过来:“一票投过来,会有很多的钱,否则……”
  
  鸭子都到苇塘里觅食去了,他一个人坐在河边出神。
  
  傍晚,小舅子又来了,同来的还有村子里几位上了年纪的人。他们拿来许多米面等生活用品。一位老人说:“村子里现在有许多空房子,如果你想……”他连忙摆了摆手:“住习惯了,哪都不想去了。”一位长胡须的老人语重心长地说:“我们总归是亲戚啊——听说对岸也来找你了?你可拿准章程啊。”
  
  几天下来,他苍老了许多。鸭子也不明不白走散了不少。他一个人坐在河边,望着远方。这么多年,他突然有些想家了。
  
  村长的选举如期举行,会场就在苇塘不远的河滩上。投票一轮一轮进行着,两边的票数旗鼓相当,只剩下最后一张选票了。人们把目光投向了秦姓汉子的小屋。
  
  两边的人呼喊着他的名字,小屋悄无声息。
  
  两边的人呼啦啦冲过去,小屋里空无一人。
  
  姓秦的汉子不见了。
  
  孙国华,中学语文教师。作品散见于《人民文学》、《儿童文学》、《小品文选刊》、《四川文学》、《意林》、《岁月》、《语文报》、《电影报》等报刊,有作品选入高考模拟训练试卷,选入多种文集。
  
  地址: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松山区木兰街中段木兰市场院内2#232号。
  
  电话:13948666809(微信号).邮编:024005。QQ:810267019。
  
  
级别: 小学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3-07 14:46

女士优先,嘿嘿!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3-10 06:57

回 1楼(黄三畅) 的帖子

谢谢来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