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
主题 : 尾巴
级别: 高中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3-07 11:59

0 尾巴

                              尾巴(连载)
                        王晓玲
  前记:挑拨暗伤,我不是再次喊疼,而是缔造精神空间。身受贫穷和屈辱,我滑向疯狂和堕落。醒来,我长跪不起,饶恕我吧,我不知道那时在做什么。
  小时候,我在北京叔叔家生活过一段时间。叔叔是军人,婶子是工程师,他们晚来得子,精心培育。我比弟弟大三岁。
  那年,我生了病,叔叔得知后要父亲带我到北京治疗,病好后,叔婶挽留,并安排我在当地借读。
  一次饭桌上,婶子问,菜,少了什么不好吃?我一下子就想到了盐,可是,盐字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我看见婶子目光糖水一样看着弟弟。我想起父亲从叔叔家临走时的神情,他像把我收进眼睛里,然后把心头肉放在金窝似的走了。我回过神,弟弟正低头思索,他手里的筷子缓慢地一次一次地沾着一粒米或两粒米,往嘴里送。叔叔夹了一块肉送入弟弟嘴里,随即又夹了一块肉放在我碗里。弟弟忽然激动地说,是花椒,说着,从肉盘里夹出一粒花椒。婶子的眼睛眯眯着,像来到宝贝卧室,小心推开的一道门缝。婶子摇头,微笑,说,不是。弟弟连续又猜了几次,最后一次,弟弟干脆利落地说,盐。婶子由衷地说,对了。弟弟高兴极了,比平时多吃了一碗饭。婶子也特别高兴。
  我失落。又一想,叔婶为我治病花钱,提供衣食,让婶子高兴,也是应该的。
  每次饭桌上,婶子都会出一些问题,叫我们回答,可是,她的目光一成不变地照着弟弟。叔叔几次三番鼓励我回答,我总是故意说错。一个周日,叔叔给我和弟弟留了一道智力测试题。他买菜回来,问谁先做出来的,我片刻犹豫,说,是弟弟。叔叔的脸本来就很晴朗,在此基础上像又住进一滴鸟鸣,形成了风景。叔叔择菜去了。我心里早就做出来了。弟弟坐在书桌前冥想,不知怎么回事又躲在卫生间好长时间。他出来时,一脸喜色,胜券在握。
  我不和弟弟争宠,没资格,争的话,也没良心。但我希望被认可。一天,我凭着记忆,用油笔在本子上画了各种姿态的荷花,蜻蜓,还画了一只溜溜达达的大老虎。自我感觉不错。我摊开画本,有意放在写字台上。叔叔下班回来,发现画本,脸色吃惊,但什么也没说,离开了。也许叔叔认为我那是不务正业?
  一天早上,一人一碗豆浆,叔叔想再喝,没有了。婶子把碗里的豆浆倒给叔叔。我看在眼里,想把自己的豆浆让出去,连一口都舍不得喝,也顾忌喝一口的话别人嫌脏。我快速吃完一根油条,起身要走。婶子说,你的豆浆还没喝。我说我不爱喝豆浆。饭后,我的豆浆被倒掉,豆浆上仅仅落了三个油条渣。
  婶子也给我洗衣服,甚至内裤,他们各样的衣服洗完了,才把我的衣服投进洗衣桶。我装做不谙世故,有时候还装作不懂情理的样子,比如,我说,婶子,你家的酱不好吃。婶子马上纠正,说咱家。我说,就不。我的用意是,叫叔婶坦然。我那么不懂事,怎么对我都不过分。
  除了英语,其他科目,我的成绩还是不错的。我们乡下小学四年级,还没开英语课。语文老师说过我聪明。一堂语文课,他领着学生做备考试卷,其中一道题是,十几个词语混在一起,要求按正确顺序重新排列。他指出正确的词语排列顺序,我就在词语头上标1,2,3……别的同学都是再写一遍词语,弄得手忙脚乱。连语文课代表都没想到我这个办法。语文课代表身材高挑,安静、朴素。我第一天插班,人生地不熟。下课的时候,我孤单地坐在后排,她来到我身边,问我喝水、上厕所吗?还告诉我,有啥不懂的就问她。后来,我俩成为好朋友,早晨到校后,她教我半小时英语。更让我感到贴心的是,当我告诉她,我住在叔叔家,她慢声细语地说,以前我在姑姑家住过,一天姑姑家买了新家具,根本用不上我,我也楼上楼下跟着跑,不敢待在屋里,怕人说。住在别人家,要学着会来事。和她比,我确实不会来事,吃饭的时候,等人叫我;一次叔叔弯腰到桌下找东西,不小心额头碰到桌角,我哈哈笑了几声。其实,我很心疼的。叔叔有点伤心地看我一眼。我喜欢语文课代表,时常给她写赞美诗。一天,她写给我一张字条,说,不要把精力和时间用在写赞美诗上,多读书,多学习。不想她为我操心,于是我写给她一张字条,我做的是美好的事情,不用你管。我以为她冰雪聪明,知道我的心意,接到的却是她这样的字条,不要徒劳,你,你的诗,走不进我的心。也许,她和我一样,都是善意。
  一次语文课,趁一点空闲,老师说,要是谁听讲听得,直着眼睛,张着嘴巴,哪怕流了哈喇子,傻子似的,我不但不怪还给予表扬,这说明他听进去了。语文老师矮小,有胡子茬,戴着眼镜,他说,他小时候吃不饱,所以没长高。为了表达一份心意,也为了得到老师的宠爱,我装上了,一点一点地,眼睛直着,嘴巴张着,入迷了,傻了。没一会儿,下课铃声响了。我坐着没动。忽然,一个东西拍我肩膀,我以为是哪个同学想拍醒我,心里一热。这时,我听见语文课代表气愤地说,你这个孩子,怎能在人家身上拍苍蝇?我知道了,拍我肩膀的是一个苍蝇拍,何红拿着苍蝇拍拍的。何红原来在慢班,我插班的这个快班没有体育好的,校领导把体育很好的何红调过来。何红甩一下短发,高高的个子亭亭玉立,漂亮的脸蛋像一碗凉水,说,她农村小孩不在意的。我斜眼看见死苍蝇粘在我肩膀上,死苍蝇肠子出来了。何红用纸帮我擦了肩膀。她刮风一样回到自己的座位,一边在本子上写一边自语,今天我打20只苍蝇了。学校开展灭蝇运动,每个学生每天都把灭蝇的个数记下来,晚上临放学,班主任挨个听汇报。
  我说,在农村老家,我大奶奶看见别人身上落着苍蝇,就压低声音说,别动。然后她悄悄地靠近,猛地抬手,啪的一下,用手打死一只苍蝇。我以为北京不这样呢。语文课代表盈盈地笑,把脸附在我耳边说,陪我上厕所,说着,拉着我的手就走。
  我和语文课代表要便纸,第一声她没听见。我还要,她迟迟疑疑地说,要不,你在厕所蹲着,我回去再给你送来?我说,我看见你把剩下的纸放兜了。她说,这个纸你不能用。我逼迫她拿出来,她拿出来了,说,看,你能用吗?我怔了一下,她手里的纸是月经期垫使用过的,从两边没弄上血的地方撕下来的。那时候没有卫生巾。我做梦都没想到她如此节俭。婶子每月给我5元钱零花,我都不知道干啥了就花没了。我正常接过纸,用了。
  一天,语文课代表说,周日来叔叔家找我玩。我对婶子说了,婶子很高兴,夸我有人缘。我俩躲在我的小屋,画画。后来,她从兜子里掏出一个画本,叫我看。我翻着,每页画的都是人物裸体。我对人物裸体没感觉,我只喜欢仙女,山峰一样的发髻,飘飘的衣袖,踩着云彩,想飞哪就飞哪。我合上本子,她嘱咐我,不要告诉别人。其实,转身我就忘了,直到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写她,才又想起这件事。
  我对叔叔说,我想回家。直接原因是,一天中午放学,我总感觉背后有男生指指点点,我心发毛,不知道我哪里不妥。等我去家属院的公厕解手,才发现裤子后面红了一片。这是我第一次来月经。我坐了一上午,竟然没感觉到。婶子知道我的事,特意为我做了小垫子,特殊的内裤。可是,我自此再没去上学。再就是,我不好意思继续给叔婶添麻烦,想让他们舒展。叔叔说,我问问你爸再说。父亲回信说,孩子要回家就回吧。走之前,婶子和我聊了很久。我说谢谢婶子。婶子说,不用谢,只要不落下埋怨就好。不是亲妈,总有照顾不周全的地方,请我谅解。叔叔也和我聊了很久,叫我以后再来。插一句,一年后,叔叔回老家,把我用过的空洗发瓶,烂本子,牙膏,牙刷,香皂,毛巾,卫生纸等等物件,带回来,就差没带我的头发丝。时空运转,经由拐弯抹角,得知,我走后,婶子把我用过的被褥开水烫洗,屋子彻底清扫。我死了再去他家的念想。以至于婚后,生活所迫到北京打工,我都没去叔叔家。鬼使神差,我想起婶子平时对叔叔的关心,说,婶子对你真好。叔叔说,平静的日子看不出啥,一旦遇到事情,比如疾病,灾祸,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情意。我那么小,不知道叔叔为什么对我说那么深刻的话。一语成谶。也是这句话,多年后,由我间接引起一场事端。
  叔叔把我送上火车,我们离别了。
  春暖花开,我回到了小村。我的心像小羊的蹄子撒欢乱蹦。阳光像父亲用羊粪为我们生起的炉火,一口一口亲吻着我的脸,脖子,胳膊,后背。忽然撩起一袭小风,尘土扑面,像小宝弟屙撒在我手上的屎尿,嗔怪但不嫌弃。母亲接连生了五个女儿才盼来小宝弟,他是我们全家的宠爱。一个姐姐四岁时夭折。大门口,母亲见到我,是欢喜的,她眼神迷离,露着牙,撇着嘴,好像我是一团毛茸茸的东西。父亲见到我,是无奈地怜惜,像看着稚子从光明无意识地拐进了灰暗。父亲担心我以后的人生,农村太苦了,而我又身有残疾。过一会儿,我看见父亲解开了眉宇间的锁扣,他瞅着我笑了,笑得深情、纯粹,腼腆。
  我东屋瞧瞧,西屋看看,墙根溜溜。跟在一只公鸡的后面,公鸡走走停停,回头瞄我,晓得我没恶意,但也不知道我到底啥意思。
  我家门前是菜园子,菜园子的南边是101国道,国道南边是一片树林子,树林子里有一条小河。村北是起伏的山丘。村东有一座小桥,和101国道设计成一体,小桥底下整日流淌着从北山蜿蜒而来的山泉。村西有一座庙。庙的下沿住着一位老妖婆,大鼻子,大嘴巴,眼窝又黑又深,拄着拐棍。母亲说,她是蛇仙。村人有个小病小灾的就去找她,她烧香,念念有词,不一会儿,鼻涕眼泪流下来,她说话的声音变得长声怪调的。小孩子都很怕她。老妖婆有五个儿子,三个女儿。五个儿子都是光棍,一个只知道干活,一个奸懒馋滑,一个是残疾,一个一天到晚来来去去关心着住在树林子的一个老要饭,一个神秘兮兮地喜欢给孩子们讲故事。他的故事不是正经故事,全是胡说。什么,他让燕子春天飞来,秋天飞走等等。
  去北京叔叔家之前,我在菜园里半晌半晌地抓蝴蝶,和同伴在树林子里玩游戏,捞鱼,在北山上拾柴,捡蘑菇,在小桥上半天半天数着过往的汽车。那个时候,汽车很稀奇。火车,对于我们乡村孩子,简直是神话。
  我又回来了。
  一天,我和几个小伙伴到生产队的地瓜地打猪草,打着,打着,老队长离老远看见了,他冲着我们疯了一样喊骂,意思是我们践踏了田地。我们赶紧跑,我的一只红花布鞋遗失在地瓜地里,慌乱中也没找着,光着一只脚往家跑。红花布鞋是婶子给我买的。同伴四散往树林子跑,唯独我往家跑。队长追到我家,和母亲要罚款。我吓得躺在炕上一动不动。队长想了想,对母亲说,算了,也不是她自己。别的孩子往树林子跑了,我不知道是谁家的。
  秋天掘地瓜的时候,一个村人发现了我的红花布鞋并送到我家。经过长时间的风雨,我一拿,布鞋就碎了,变成灰了。我不知道那位村人怎样把布鞋拿起来,放下的。
  不久,姑姑们来我家。午饭是饺子。姑姑们吃挺长时间了,母亲对姑姑们说,我叫我的小老闺女上桌吃饭吧,她平时最听话,帮助我烧火,收拾屋子,一天捡家一筐干木棒。我上桌后,一个姑姑往我碗里夹了三个饺子。我慢慢吃,还是很快就吃完了。这时,姑姑们不吃饺子了,纷纷喝起了饺子汤。我说,我也要一碗饺子汤。母亲给我盛了一碗饺子汤,汤里有两只饺子。我喝完饺子汤,吃完两只饺子,还是没吃饱,犹豫着没有放下碗筷。母亲看到了,脸扭歪了,说,大家都吃完了,你咋还没吃完?没出息。我放下碗筷下地了。姐姐们在外屋地吃的是凉玉米面饼子,看见饺子剩下不少,都吃起了饺子。三个姐姐每人吃的饺子远远超过5个。
  当晚,我做了一个梦。阳光很好,我在当院压水井旁边洗衣服。洗着洗着,我看见从院门走进一只狼,不紧不慢,不声不响,朝我来了。我吓得要死,拼命喊,妈妈,妈妈。母亲在外屋做饭,就是一点也听不见我的呼喊。狼越来越近了,我的喊声惊醒了熟睡的姐姐。姐姐跑到东屋叫起了母亲。母亲来到我身边,我依然还在喊叫。
  我的童年从此结束了。
  不久,我上了初中。
  (待续)
  
[ 此帖被依然如是在2017-03-07 13:31重新编辑 ]
级别: 小学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3-07 14:19

写得真好。一点一点,像是细碎的光阴,却极为美丽、
王老师是不是以前核桃源论坛上的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7-03-07 14:30

小女孩的隐忍和善良读着让人落泪。语言真真切切,喜欢这样坦诚的叙说。这一章重点是对寄居生活的回想和多年后难忘的感受。从“叔叔把我送上火车,我们离别了。”这一段之后,可以另起一节。当然,是个人看法。期待续文,问好您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高中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7-03-07 15:08

引用
引用第1楼宋小铭于2017-03-07 14:19发表的 :
写得真好。一点一点,像是细碎的光阴,却极为美丽、
王老师是不是以前核桃源论坛上的

小铭好。
你的话,比文美。
以前,我在核桃源论坛当过散文版主。
级别: 高中生
板凳  发表于: 2017-03-07 15:12

引用
引用第2楼老歌牧童于2017-03-07 14:30发表的 :
小女孩的隐忍和善良读着让人落泪。语言真真切切,喜欢这样坦诚的叙说。这一章重点是对寄居生活的回想和多年后难忘的感受。从“叔叔把我送上火车,我们离别了。”这一段之后,可以另起一节。当然,是个人看法。期待续文,问好您

牧童看得仔细。
牧童的建议,也有道理。我的思路,按照时间顺序分节。童年、少年、青年、中年。
级别: 大学生
板凳1  发表于: 2017-03-07 17:16

阳光像父亲用羊粪为我们生起的炉火,一口一口亲吻着我的脸,脖子,胳膊,后背。
很多喜欢的话,就不一一复制。在手机看时,便被吸引。好文字,干净简洁,落得很慢,敲得很重!
果然是核桃园的晓玲,我说相同的东西没有太多。看到你给小铭的留言,我又返回看了你给我所有的留评和你放在核桃园的近十篇文字,果真是你。在此致谢,你是一个合格优秀的版主,我一直很喜欢你,也算是一个老写家。
你的性格有时沉稳,有时天真!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但小时比我有机心,我也曾寄居,才写完有关文字。祝福晓玲!
级别: 高中生
板凳2  发表于: 2017-03-07 21:03

引用
引用第5楼菡萏于2017-03-07 17:16发表的 :
阳光像父亲用羊粪为我们生起的炉火,一口一口亲吻着我的脸,脖子,胳膊,后背。
很多喜欢的话,就不一一复制。在手机看时,便被吸引。好文字,干净简洁,落得很慢,敲得很重!
果然是核桃园的晓玲,我说相同的东西没有太多。看到你给小铭的留言,我又返回看了你给我所有的留评和你放在核桃园的近十篇文字,果真是你。在此致谢,你是一个合格优秀的版主,我一直很喜欢你,也算是一个老写家。
你的性格有时沉稳,有时天真!给我的感觉完全不同。但小时比我有机心,我也曾寄居,才写完有关文字。祝福晓玲!


菡萏吉祥。

被你照看,我没有负担。小文,你有所喜欢,我开心。

我在核桃源那段时间,是个磨炼。

你又翻看了以往的帖子和跟帖,我不说,你不该受那份累,我只说,好时光原来可以这么变化而来啊。

我性格古怪,极端冲动,给我的人生带来了很严重的负作用。我硬是靠毅力慢慢改变了很多。
菡萏写着,写成了。身轻似羽,大地新绿。
虔诚地喜欢你。
级别: 小学生
地板  发表于: 2017-03-08 09:12

回 3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在这里遇见,真好。
读您的文字感觉极为熟悉,看了署名就猜是您!
你的文字,就像楼上崔老师所说,落笔很轻,敲得很重。
我居然能够一字不差的看完。
再次表示喜欢。
级别: 小学生
地板1  发表于: 2017-03-08 09:13

回 5楼(菡萏) 的帖子

崔老师的文字,唯美而灵动,也是我喜欢的!问好
级别: 小学生
地板2  发表于: 2017-03-08 20:38

这篇写得真好。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写得恰到好处。
文中有一个地方埋下了伏笔,可是后面没有照应这个伏笔。“叔叔说,平静的日子看不出啥,一旦遇到事情,比如疾病,灾祸,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情意。我那么小,不知道叔叔为什么对我说那么深刻的话。一语成谶。也是这句话,多年后,由我间接引起一场事端。 ” 我感觉后面应该叔叔会发生很大的人生变故,而且和“我”有关系。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