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2/4     Go
主题 : 尾巴
级别: 高中生
地下室  发表于: 2017-03-09 08:30

引用
引用第9楼黄亚香于2017-03-08 20:38发表的 :
这篇写得真好。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写得恰到好处。
文中有一个地方埋下了伏笔,可是后面没有照应这个伏笔。“叔叔说,平静的日子看不出啥,一旦遇到事情,比如疾病,灾祸,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情意。我那么小,不知道叔叔为什么对我说那么深刻的话。一语成谶。也是这句话,多年后,由我间接引起一场事端。 ” 我感觉后面应该叔叔会发生很大的人生变故,而且和“我”有关系。

亚香来读,我笑眯眯的。
亚香,《尾巴》是个长篇,待续。我边写边发。以后的章节,我会交代叔叔一家遭遇的变故,以及由我间接引起的事端。
级别: 高中生
11楼  发表于: 2017-03-11 07:59

         好多年了,我时常梦见:圈里,一群鸡或鸭或鹅。那是我家的,可是,我忘了它们,好多天没有喂食了。好难受好难受。它们没有死,我赶紧找食。
  梦的寓意是什么?也许和我悔断青肠的中学时光有关。
  乡中学离我家五里,油漆马路。开始两个月步行,之后,父亲给我买了一台新自行车。
  第一堂语文课,我很失望。年轻的女老师,先是自己朗诵一遍课文,声音响亮。然后,她的目光落在哪里,哪里就是目标,食指一指再指,你,读课文。你,接着读。后来,只是,你。再后来,你也省略了。她的目光就是指令。以两种方式通读了两遍课文,接着,她把自认为的生字生词书写上黑板。每个字词她领读三遍,然后,她用教鞭指向谁,谁就站起来认读。把我们当小学生了。喧闹一时,下课铃声响了。我的心空落落的。滑稽。
  我对语文课的期望是,课下预读课文,课上提出问题,老师代入,同学融入,东扯西扯也不是不可以。文后编著者布置的习题,老师不要照着现成的教案书念给同学,而是各抒己见,举一反三。
  语文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家庭背景非常优越,她瓜子脸,白皙,大眼睛,小嘴薄唇,黑亮的短发,很漂亮。只是,她走路上身前倾,撅着屁股,背着双手,脚步还快,像一样失常的物件。哪样物件呢?毛愣愣的鸡毛掸子?从地面往前旋的柳条筐?正在使用的一块崭新的抹布?
  我猜,班主任感觉到了我的抵触和不屑,她将近半年没正眼瞧过我,也没提问过我。
  每次作文,我很用心地写,但都不及格。一次作文课,题目是,记忆深刻的一件事。同学们无外乎写的是做了一件助人为乐的好事。我写的是,一天,我捉住两只刀郎。我捏住小巧的一只,把它的嘴巴贴近另一只刀郎的眼睛。一秒钟没耽误,嘴巴吃掉了眼睛。我忽然感觉不公平,于是,把另一只刀郎的嘴巴对准小巧刀郎的眼睛。嘴巴吃掉了眼睛,还吃掉了脑袋。我扔下刀郎逃跑了。
  其中考试,我在班级排名第八。
  语文老师看我的眼光似乎柔和了。她偶尔提问我了。我也主动帮她抱过两次孩子。她的家在学校附近,她经常把2岁多的儿子抱来学校。
  一天,语文课,班主任莫名其妙地说,咱们班都谁是吃商品粮的?三个同学站起来了。班主任一一叫了他们的名字,叫完一个,不易察觉地点头哈腰一次。教室响起咝咝声。大多数同学感到被轻视以及不以为然。三个吃商品粮的同学,两男一女。他们是长得比较干净,衣服看着也算好,可是,班主任的这种做法算什么事呢?岂有此理。
  我对她再起反感,比以前更甚。
  自习课,那几个蠢婆娘一样的女生又嬉闹起来,互相扔垫子,拍屁股。一个高个子女生呼哧呼哧喘着回到座位。班里肃静些了。我走到她跟前,小声叫她名字,小声说,我想给你提点意见。她说,提吧。声音也小。我说,你好闹腾。她沉思了一会儿,说,你要对我说的不是这句话。有啥话你就说吧。我稍稍吃惊,也思考一小会儿,选择尊重她的气量,于是,我说,你缺乏自尊。她嗯了一声。羞赧听话的样子。插一句。多年后,我还去她的水泥小厂子找过工作。那天早上,她见到我非常高兴。我说明来意,她现出绝对不可能的样子,说,你不能干这个。你也干不了。你咋地了,还想干这个?她的小厂子,环境狭小、脏乱。看她那副表情,我笑了,说,你真能干,了不起。我顺路来看看你的。书归正传。她这样,我心里空落落的,脸也一点一点红了。如果就这样度过那个下午,也好,可是,不大一会儿,我就烦躁起来。我忽然听见身后传来公鸭的呱呱声。压低的呱呱声,含着教养,压低的呱呱声,出现几次高音。之所以高音了,给人的印象是,交流到关键时刻,交流到兴头上,声音不自觉拔高的。我心说,这个白头白发的家伙又别有用心地装上了。这个男生叫邱国栋,我说他白头白发,是他有少白头。年纪轻轻的,他的额头却出现几道子皱纹,个子也小,小就小吧,小也不是他的错,可是,他走路习惯把两只手横在胸前交叉放进袖筒里,再就是干脆两只手甩来甩去,活泼欢快的样子。我不知道他装的是啥。他的成绩居于上游,平时喜欢助人为乐。我认为他虚伪,这不,我后桌的男生脑子愚笨,学习成绩总是排在最后。排在最后不是问题,总会有人排在最后嘛。问题是每次每科考试他的成绩总在10分到三十分之间。邱国栋和这样的同学探讨几何题,简直是对牛弹琴。再说,邱国栋的座位在北行,愚笨男生的座位在南行,邱国栋的前桌就是班级学习最好的男生,他却舍近求远找人讨论习题。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于这个愚笨的男生是我的后桌。邱国栋的做派是做给我的,他暗恋我。我梳着学生头,胖乎乎的小脸蛋,白白净净,大眼睛,小鼻子,厚嘴唇。我的身材像一棵迎风招展的小白杨,挺直,清亮。我的衣服简洁脱俗,婶子给我买的。我知道我的美。我厌恶邱国栋一天天有意无意总在我身边聒噪。我暗恋几何老师。邱国栋的公鸭嗓,我感觉耳朵里爬进了一条毛毛虫。一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我回身拍了桌子,并不看人,口不择言,大声说,不要脸,呱呱的,烦死人了。邱国栋迅速走回他的座位。
  不可思议的是,之后的一次几何测试,几何课代表发放已经批好的试卷,刚发放几份,邱国栋离座主动帮助几何课代表分发。邱国栋走近我的时候,我看见他手里的卷子最上面的就是我的,可是,他拿出几份,自然包括我的,递给几何课代表,说,你快没了,匀给你几份。几何课代表接过去,把我的试卷放我面前。卷子全部分发完了,他俩快要归位,忽然邱国栋像是想起了什么,朝几何课代表斜探身子,问,你发的卷子最多分是多少?几何课代表看看我,说,满分。邱国栋没看我,羡慕地大声说,啊,满分。
  我自责,说出那么伤人的话。可是,等我悔悟,已经过去好多年。悔悟了,是好事,可是,我竟然以作践自己的方式赎罪。高中毕业后,我待嫁闺阁。一天,我遇到了邱国栋的妹妹。我毫不掩饰地打听邱国栋的情况,连傻子都看得出我想着念着邱国栋。其实,除了内疚,我还是对邱国栋没一点喜欢。我的用意是,还给邱国栋一个面子,补上我对邱国栋的尊重。反正,他已经结婚,我们再见面的机会几乎没有,他去了很远的地方。阴差阳错,我们又见面了。那天我去女同学的小水泥厂找工作,回家的土路上,我和他不期而遇。他先认出我的,他试探地叫我的名字,我定睛一看,啊,想起来了。中午,他请我在县城的一家牛肉拉面馆吃面。边吃边聊,他说,还记得赵兰吗?进教室出教室,一只胳膊总是贴着肚子端着,还一个劲地颠。我笑个不停。他伸手摸我的左脸蛋,说,真可爱,像个红苹果。我已经三杯啤酒下肚,脸红是自然的事情。他问我多大结婚的,我说26岁。他说,嫁不出去的时候也不知道找我。我说,那时候你都订婚了。他说,订婚我可以退婚,娶你。
  他吃得很慢,把他碗里的牛肉都夹给我,看着我吃。这顿饭很节俭,两碗面,两碟小咸菜,两瓶啤酒。吃完,我们起身刚走一步,他忽然转到饭桌前,拿起啤酒瓶,把瓶底的几滴酒倒进嘴里。他没冲我笑,就先出店门了。
  邱国栋混得还不错。我没过多问,他也没过多说。
  我们交往着。
  一天,邱国栋对我说,你不爱我。我没吱声。他说,我们不联系了。我说,好。
  到了第三天,他接连发我许多条同样内容的短信,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我们继续交往。但我确实不爱他,和他在一起,我更寂寞。
  为了摆脱他,我故意言行失常,粗鲁,没教养少廉耻的样子。
  终于,他发我一条短信,祝你好运。
  从此,各自消失。
  扯远了。邱国栋回到座位,班里起了一点骚动。不一会儿,沉下去了。自此,多数同学躲着我。
  一堂几何课,老师边讲边提问。老师叫我的名字,我装作没听见,出神地看着窗外。他又叫,我还听不见。几何老师脸红了,停顿一会儿,第三次叫我的名字,我站起来,回答问题。那个问题太简单了,但我想,既然没听课,按理,问题回答不上,不然几何老师就知道我是装的了。我之所以装,就是想听几何老师多叫几次我的名字。我缺心眼啊,我应该响亮地说出答案,叫几何老师高兴。几何老师不高兴了,脸阴下来。我双手捂住火烫火烫的脸长久地趴在课桌上。
  几何老师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沈阳人,清秀,儒雅,羞怯,敬业。他把角4读成角是。我们女生背地里欢欢喜喜地学他口音。他感冒的时候就流鼻涕,时常上着上着课,他的大鼻涕流出来了,好长,他再吸进去。不一会儿,又流出来了。同学爱惜地笑。他也笑。他的尖头黑皮鞋,敲得地面咔咔响,我们很爱听。他住校。上县城的时候,他总是借赵兰的破旧自行车,赵兰是尖子生,非常聪明,就是太胖了。我想把我的新自行车借给他,我不敢去说,他也一直没跟我借。为此,我郁郁寡欢。
  放学回到家,我也想着几何老师,半天儿半天儿地想。我幻想着和他结婚。开始,他对我很好,后来我的成绩一落再落,他不爱搭理我了。
  我想接近他。一天找个空闲,我拉着另一个成绩不好的女生去办公室找他问习题。在操场上和他走个对头面。他朝厕所的方向走。他抬头看见我,我说,老师,我有一道题不会。他说,来吧。他转身往办公室走。他讲解着,很仔细,很慢,这道题难度不大,我是会做的。我发现他的两条腿紧紧夹着。我好心疼。我说,老师,我会了,于是我说出证明顺序和所用的公理和定理。他很高兴。我拉着同学跑了。几何老师也跟着出来。正好遇见班主任,她叫着我的名字问几何老师,小孩学得咋样?几何老师说,现在用功还不晚。班主任说,小孩个性太强,要改改。我们走了之后,几何老师去上厕所,也没跑,慢走几步,就加快了步子。
  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以后,我对几何老师恢复了正常的师生情分。
  为了一次纪念,我也提提英语老师。
  英语老师是农村青年,新婚不久。他的舅舅是教育局领导,一次考试招聘英语老师,他走后门如愿以偿。进修两个月,他教起我们班的英语课。这个英语老师,心真大,连课文都读不顺,磕磕巴巴的。同学问他问题,他一问三不知。他讲课没人听,同学在课堂来来往往。他问,课堂是大车店吗?没人搭理。他沮丧一会儿,竟然趴在讲桌上睡觉了。还真睡着了,嘴角流出哈喇子。男同学拿草棍拨弄他,他也不醒。英语老师引起同学们的极大反感和愤怒。赵兰曾对我说,她想躲在路旁的大树后面,只等英语老师骑车上班经过这里,她就甩出套马杆,把英语老师套死。赵兰除了英语一点不会,对数理化简直是神通。
  去年我去乡政府办事,无意间看见了英语老师。他邋遢,猥琐,缠人,耍酒疯,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老头。
  需要反省的是,我说语文老师水平低,我说英语老师没水平,可是,我班依然有那么多同学考上了高中,考上了大学,还有的当了大领导。
  我没有考上高中。父亲托亲戚把我安排在县一中继续读书。县一中在我家西边,相距五里路,我走读,没住校。还有几个同乡伙伴也通过关系进了县一中。
  高中三年,我浑浑噩噩过来的。期间,我家、叔叔家、老姑家,都发生了变故。
  父亲被人从村委会班子当中排挤出来,不多时他买了一群羊当了羊倌。下来就下来吧,干啥不吃一碗饭?可是,绯言绯语漫天飞,那个排挤父亲的村人,到处造谣惑众,父亲的名誉受到严重损坏。这个当口,我家接到婶子的一封信,信里说,她已经养了奶奶十五年之久,她也该奉养奉养她的父母了。叫父亲把奶奶从她家接回来。我听见父亲说,还工程师呢,字写得一点不好。我接过信一看,字写得像屎壳郎爬的。我在婶子家住的时候,真没看过婶子的字。母亲对父亲说,咱妈也没在北京住十五年啊?咱妈在北京每住几年,孩子他老姑就会接去住个一年半载。再说,咱妈也没吃闲饭啊,不是给他们看孩子做饭吗?父亲说,不说别的,叫咱接咱就接。父亲给叔叔写了一封信,说近日到京接咱妈回老家。叔叔写信来说,要是到京玩,热烈欢迎,要是只是单纯接咱妈,就别来京了。这样,半年后,父亲才去北京把奶奶接回来。我在婶子家住的时候,奶奶在石家庄老姑家呢。奶奶前脚走,后脚婶子就把她的父亲从乡下接到自家,不幸的是,二老不长时间相继去世。奶奶回家不到一个月也去世了。奶奶去世前三天,我顶撞了奶奶,但奶奶没责怪我,等我指桑骂槐完,奶奶还给我几块糕点。奶奶去世前两天,那个排挤父亲的村人来我家,那时候就奶奶一人在家,家里人都到田地干活去了。等父亲回到家,奶奶害怕地说,刚才一个大高个子的男人来咱家,他对我说,你儿子犯法了,要被抓起来了。父亲说,妈,你放心,我没事。过了一晚,奶奶心肌梗塞住院了。四天后,奶奶离开了我们。奶奶病重的四天,意识清醒,她额头淌着豆大的汗珠,忍着,说她不疼。她只字没对大姑二姑以及其他亲戚说我顶撞她的事情,还夸我是个好孩子。无意中,我听见父亲嘱咐母亲,千万不要把老丫头顶撞咱妈的事和她叔叔、姑姑说。母亲答应了。叔叔回来奔丧。等料理完奶奶的后事,母亲偷偷对父亲说,把他老婶写给家里的信,给他老叔看看吗?父亲说,不要把信拿出来。但是,母亲还是把婶子的来信给了叔叔。叔叔看后,一句话也没说。叔叔到家不到几个月,突发脑出血,半身不遂。婶子精心护理,二年后叔叔的病有了好转,能慢慢下床走动了。婶子这才答应老家的人去京探望,之前担心叔叔受刺激出意外。父亲、母亲到了叔叔家。待了几天,母亲对婶子说,听说他老叔前些年要跟你离婚,这不挺好的嘛。婶子震惊半天,终于平静下来,说,嫂子你放心,我一定好好侍候你们的弟弟,等他好了,我要问问,他为什么要和我离婚?母亲听三不听两,我曾对母亲说,我老婶对我老叔那么好,老叔竟然说,遇到事情才能看出一个人的情意。老婶也病了一场。前年,她的儿子也突发脑溢血瘫痪在床。北京弟弟住院两天后,病情有了好转,弟弟、弟媳才通知叔婶。婶子赶到医院,母子相见,儿子说,妈,我没事,你看我的手指在动。母亲惊喜地说,是哎,是哎,你的手指在动。母亲心里喊,儿子的手指分明一动也没动啊。
  年轻的妻子精心侍候着年轻的丈夫。
  年迈的婶子精心呵护着叔叔。
  父子同住北京,极少见面,他们短信联系。怕彼此痛惜、难过。
  老姑父浇着浇着花就倒下了,也是脳出血。老姑跑到老姑父跟前,姑父说,我没事,别担心。这是老姑父说的最后一句清醒的话。现在,姑父只是两岁孩子的智商。老姑每日教他念1、2、3。
  三年的高中生活,我只记住三件事。
  一件事是,一节自习课,男班主任走到我身边停了下来。他看我一会儿,说,你这里咋地了?他指着他的右脸。我的右脸起了一个火疖子。我没看他也没吱声。他如法炮制。我看向他,没好气地说,不知道。他吓一激灵。
  第二件事是,我在班里是末等生,没人拿我当回事。高三那年,我班分来一名实习大学生,姓姚,帅气,随和,喜欢吸烟,他配合班主任一起教我们语文。姚老师叫我们自由取材写一篇作文。我写的是一篇抒情散文《冬颂》,他当做范文在全班诵读。之后,我的每一篇作文,他都给予表扬。这多少挽回我一点形象。
  第三件事是,一天,女同学方红夸我长得像一朵荷花,还给我一本画册。方红像个小精灵,细碎的小黑牙煞是可爱。她嫉恶如仇,艺术天赋极高。现在她在实验中学当画画老师,我们到现在还保持联系。
  总之,高中三年,我一天都没认真学习过。晚上挑灯,不是画画就是写小说,父亲还以为我在用功,从窗外透过玻璃窗往屋里看我,守候到很晚。那时候,我的心智被狗吃了。
  (待续)
  
级别: 小学生
12楼  发表于: 2017-03-15 11:22

回 楼主(依然如是) 的帖子

好文字,王老师又重逢了!
级别: 大学生
13楼  发表于: 2017-03-16 18:27

第一章节之前读了一遍,今日把两个章节合在一起读。不知后边会把读者带到哪儿?尽可能不受读者的声音影响,自顾自写下去再说。写长文,我最头疼结构,因此我会自觉不自觉注意你的结构。不知道这个故事到底写多长,目前两章节看,你用线性结构还是非常顺畅的,也符合时间之河的流程,其中有地点的变化,也有一些枝节横生的插叙,阅读过程有了一些起伏和褶皱。你出色的捕捉细节能力也为文章增色。

就像赫拉克利特望着河里的倒影一样,你知道,这河已不是原来的河了,这赫拉克利特也不是从前的赫拉克利特了。在聆听你的故事之时,读者也感觉到时间一样从我们身上通过。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6 19:56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14楼  发表于: 2017-03-16 18:47

尾巴,这题目很好。或许我们已经感觉到了,但还是忍不住会在阅读中对它追寻。是一种成长状态、生存状态么?它促使读者动脑筋。

如是,继续写下去,为你鼓劲,也为你骄傲。当一个人用文学的形式写自己成长经历,或许就是在开始一次镜像游戏,自传的镜像性有多么重要,也给予写者更多的自由。不必也不可能还原昨天的真实点滴,因为写者在做的不是生活体验编年史。但是他呈现给我们的依然是最坦诚的自传。

你从镜子里打捞自己和昨天,用各种细节精心编织,并将自己和文字一并托付给读者。向你的书写致敬。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6 20:29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15楼  发表于: 2017-03-16 20:34

如是晚安。我零碎敲,得停下了。

希望擅长写长篇叙事的作者来读,可能对你启发会多一些。你目前呈现出来的,是你书写的自由和自信(叙述能力)。但写长篇,后边也许会遇到技术性的困难,祝愿你一道一道闯过关。以前有位朋友丁伯刚老师是中篇高手,写农村题材和边缘小人物题材都很厉害。他曾谈起过不少这方面的话题,遗憾我都左耳进右耳出。记得他说,他的中篇得益于以前尝试写过数个长篇。先不管太多,能写多少就写多少。这一定是一笔财富,以后写中篇写短篇就轻松了。他的《天杀》,很震撼。我应该想起他,你也许会对他的《天杀》感兴趣。

你在做自己的大功课,孤军奋战。我没有这方面经验(我最长的叙述经历也只写过几次一万多字,还是年轻时候。后来尝试,都被结构和发展素材这两块困住,叙述陷入流沙)。但是可以作为读者,随你的文字一同前行,阅读你,陪着你。  这边静,识得的就几个老友,我不适合在电脑读更多作者作品。三四个文友,我可以自如阅读,交流几句感受。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7 11:24重新编辑 ]
级别: 高中生
16楼  发表于: 2017-03-18 09:20

Re:回 楼主(依然如是) 的帖子

引用
引用第12楼徐三保于2017-03-15 11:22发表的 回 楼主(依然如是) 的帖子 :
好文字,王老师又重逢了!

徐老师,谢谢你还记得我,很意外,很高兴。
你的文章,真诚,感人,朴素,也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级别: 高中生
17楼  发表于: 2017-03-18 09:55

引用
引用第15楼秋其于2017-03-16 20:34发表的 :
如是晚安。我零碎敲,得停下了。

希望擅长写长篇叙事的作者来读,可能对你启发会多一些。你目前呈现出来的,是你书写的自由和自信(叙述能力)。但写长篇,后边也许会遇到技术性的困难,祝愿你一道一道闯过关。以前有位朋友丁伯刚老师是中篇高手,写农村题材和边缘小人物题材都很厉害。他曾谈起过不少这方面的话题,遗憾我都左耳进右耳出。记得他说,他的中篇得益于以前尝试写过数个长篇。先不管太多,能写多少就写多少。这一定是一笔财富,以后写中篇写短篇就轻松了。他的《天杀》,很震撼。我应该想起他,你也许会对他的《天杀》感兴趣。

你在做自己的大功课,孤军奋战。我没有这方面经验(我最长的叙述经历也只写过几次一万多字,还是年轻时候。后来尝试,都被结构和发展素材这两块困住,叙述陷入流沙)。但是可以作为读者,随你的文字一同前行,阅读你,陪着你。  这边静,识得的就几个老友,我不适合在电脑读更多作者作品。三四个文友,我可以自如阅读,交流几句感受。

秋其,我对你的语言和性子着迷。
我自觉走上了一条路径,所以,你关于《尾巴》的,关于文学的,都不会白费。之所以不会白费,还在于你看见了那条路径和路径上怎样的我。你在帮我开辟路径,延伸我。
《天杀》搜索到一篇关于它的解读,阅读后,活脱脱一个以前的我。只是现在,我已经离开了原地。走了。
秋其,我舒适你话语的准确和植物情怀。

珍重!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7-03-21 17:47

坦然,不迫的书写。怀念,感恩,还有忏悔,感情收放有度。对您的奶奶印象最深,慈善的老人。问好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高中生
19楼  发表于: 2017-03-26 21:17

引用
引用第18楼老歌牧童于2017-03-21 17:47发表的 :
坦然,不迫的书写。怀念,感恩,还有忏悔,感情收放有度。对您的奶奶印象最深,慈善的老人。问好

谢谢牧童来读。辛苦了。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2/4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