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
主题 : 虚光幻影系列:雾
级别: 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3-11 15:44

0 虚光幻影系列:雾



         我从外面归来,雾亦跟随着我走,推也推不开。我手里还抱着一盆细瘦的小叶栀子,绿色花托上长着层叠的白色苞片,小花苞紧裹着自己,仿佛做梦时正要说出的语言,那么神秘,又在一场倒春寒的湿雾中逐渐枯萎。

         一些零碎的音乐、灯光,还有一些声音和笑声在雾中漂游而来。街巷两边的酒馆不时有人打开一道门窗,抬一抬手,似乎招呼外面什么人进去。一些人从我对面而来相视轻笑;也有人与我平行交错而过,他们本该走得更远,然而突然转身,喊了我一声,然后我们以一种十分疲惫而执着的远方的名义说话,问好;又一些人一些车在游雾中绕着环形街道来了,去了......恍若午夜的街巷,充斥着失眠者的影子。淡薄的影子,淡薄的关系,伴随着一种模糊的痛苦。

        我仍然对自己手中的栀子抱有希望,就像抱着一盏火苗摇曳不定的灯烛。我在想,如何带着我的小叶栀子从躁动的世界,从游雾弥漫中脱离出来,回到我独自的种植园,一个平静中心的地方呢?雾其实很薄,是低级力量的外衣,然而它来自四面八方,无形,无方向无法控制,令我觉得有一种陷落的虚弱感。

        走过拐角一坡地时,我停了停。那儿有一块半月形体的林木种植——我认出它们,很久以前我经常走去探访它。就像在梦境中,突然出现了一处熟悉而可信赖的旧风景。我的视觉需要这种安歇般的平静回应,以便将之前所有流散的心意收回。

       林中的树木均出自人手的种植、培育,然而呈现出的是一派独立本真之相。这儿一片柳杉,那儿一片山毛榉,树们或年长或年轻,或高或低,或直或曲,或尖硬或柔软和,安静地站着,自在自如,似乎它们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在意。外面的世界已经追过来,游雾和霾无所不能的足也不会放过这儿吧?这片园子的存在仿佛是在传说的远方,那些游丝般的根须穿过一层一层的泥土,我能感应到它内部的一种力量。一种惆怅的静谧深沉地笼罩在每棵植物之上。

      我看看自己手中受气候影响几近枯萎的栀子花——无论植株的外衣还是精神气,我的花都离它们相去甚远。想一位诗人给自己的诗集取名叫《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不觉笑起来——设若有人走进我的门槛,走进我的心,会看见一座什么样的花园呢?我摸摸这片林木那些笔直而坚定的青色羽状叶片,我试图和它们攀谈吗?

       “我的花会咬我,吸收我的热量,我的体温在下降。”这句话和我的脚步一样虚无。想想,我又补充着说下去:

       “而每一朵花通过我的热量实现了逃逸的愿望——云一般的苞片一旦打开,那些未能被认识的逃逸了的灵魂、语言,会去哪里呢?穿越街市的无限路径,陷在泥坑里,或是化作空气,一些可能,一些不可能……我的指甲盖里或许还留下一点花粉,但是渗透的距离还没有超出指尖,轻轻一弹指就洒落了。我望不到它们,我和我的花一路走一路彼此丢失。”

        这片林木沉默地抱着自身的安静光束,看着我。我轻叹,不再说下去。雾依旧附着在我的小叶栀子,我的头发上。我站了一会儿,分享它们的陪伴。咫尺之遥的公路上,多少行人还在游雾中来往穿梭,音乐、笑声、话语、车灯、花束、感情一闪一灭。不知名的事物也处于浮游状态,出行寻找食物。

                                                                                                                                             2017/3/9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3 09:52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3-11 15:57

朋友们不用费心留字。谢谢路过,停驻片刻。


谢谢岁月,得散步,得休息。满意归返。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1 16:11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3-12 11:09

我的视觉需要这种安歇般的平静回应,以便将之前所有流散的心意收回。
理解!你手中的栀子依旧洁白芬芳!
级别: 大学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7-03-13 23:47

回 2楼(菡萏) 的帖子

菡萏,谢谢理解并宽厚待我。

雾不是霾,雾是人们吐出来的一口气交织混合而成的,人人以这一口气来抵抗这日渐凝固的荒凉的情感世界。雾化比僵化值得敬爱。当然绿是最好的,但这几乎是童话了。

这几日想,自己为何如此?为何如此脆弱,竟生出一种模糊的痛苦?从雾中脱离,不如说像个孩子想回家,雾的弥散和模糊性,让我不知身在何方。事实上是回不去的,我的家不是明信片上的风景区,而在一片水域里(曾跟亚香谈起过女海人的故事)——我注定了以食自己的影子为生,因而静静地感知影子的疼痛、被咬噬和再生。

虚光幻影,大多是身在山林却已出离去寻影子的状态。我自己比较在意这个系列的字,渐觉身非我,都迷蝶与周。大概是这样。

我的话不合常理,虚光幻影里的文字也非常态,但是菡萏你是不会诧异的。轻微的悲观也不要紧的,可以降降温。你放心。本是相对亦忘言。终还是把键盘摸了又摸,说如此。

菡萏勿复。我歇几日,去你和朋友们篱前小坐。夜深了,晚安。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3 23:53重新编辑 ]
级别: 高中生
板凳  发表于: 2017-03-14 10:23

                                             从灵性到温度
                                      ——读《雾》
                                              王晓玲
  《雾》是秋其《虚光幻影系列》中的一篇。秋其身居庐山,高中教师。
  “我从外面归来,雾亦跟随着我走,推也推不开。”为什么要推开呢?看来,“我”有意和“雾”保持一定距离,但身不由己。已然,“雾”生成了一种悬念。
  “我手里还抱着一盆细瘦的小叶栀子,绿色花托上长着层叠的白色苞片,小花苞紧裹着自己,仿佛做梦时正要说出的语言,那么神秘,又在一场倒春寒的湿雾中逐渐枯萎。”
  “我”细致地说出了小花苞的感觉。二者通灵。其实,小花苞就是“我”自己。丰盈的向往里,它或她却情不自禁抱紧自己瘦削的肩膀。环境,淤塞了梦的出口。
  什么样的环境?仅仅是一场倒春寒的湿雾吗?
  “一些零碎的音乐、灯光,还有一些声音和笑声在雾中漂游而来。”混淆的世俗之尘,叫“我”无所适从。
  曾经,一只刚出生不久的小野兔,不知道怎么回事,误闯入我家院落。它边边角角探头探脑,一惊一乍的样子,至今叫我怜惜。它怕生。因为喜爱或缔结一种关系,我追它,截它,喊它。它疑惑,痛苦。“我”何尝不是那只小野兔?
  小兔子一心一意想逃离。我似乎看见了一颗小心脏火苗一般跳跃。“我”负累了一种虚弱感,“我”抱着栀子花想逃。栀子花是“我”的性灵,是守候和希望。
  此刻,“一处熟悉而可信赖的旧风景”是多么重要。
  “这儿一片柳杉,那儿一片山毛榉,树们或年长或年轻,或高或低,或直或曲,或尖硬或柔软和,安静地站着,自在自如,似乎它们除了自己以外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在意。”树们,“自在自如”,“我”呢?是自在自知。所以“我能感应到它内部的一种力量。”“一种惆怅的静谧”深沉地相互笼罩。
  视线,心思转回。“我”看着手中的栀子花,想起《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笑了。“设若有人走进我的门槛,走进我的心,会看见一座什么样的花园呢?”从中可以猜摸,“我”也渴望交流,渴望被疼爱,只是,“我”要的是“那些笔直而坚定的青色羽状叶片”式的心灵和形象。
  “孤独是一座花园,但其中只有一棵树。”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如是说。
  “我的花会咬我,吸收我的热量,我的体温在下降。”看到这句子,我无端地想起婆婆用手孵小鸡的情境。“我”是老师,那花,何尝不是“我”的学生?归根结底,总是“我”愿意用心血抚育的事物。
  “而每一朵花通过我的热量实现了逃逸的愿望——云一般的苞片一旦打开,那些未能被认识的逃逸了的灵魂、语言,会去哪里呢?穿越街市的无限路径,陷在泥坑里,或是化作空气,一些可能,一些不可能……。”
  花朵逃逸了,就像小鸡出壳了,满大地飞跑。它们有无限的可能。它们不回来了,原本“我”也没生占有的本意,后来,也就没有割肉的疼痛。“渗透的距离还没有超出指尖,轻轻一弹指就洒落了。我望不到它们,我和我的花一路走一路彼此丢失。”
  挥挥手,天地更宽。
  “这片林木沉默地抱着自身的安静光束”。“我”也是。
  “雾依旧附着在我的小叶栀子,我的头发上。我站了一会儿,分享它们的陪伴。”“我”理解了雾,亲近了雾,不再推开,而是分享它们的陪伴。“我”终于一只脚踏进人间烟火。
  “不知名的事物也处于浮游状态,出行寻找食物。”“我”看见了俗世的生活和本质。
  灵肉交织,疼痛,也是一种温度。
  
[ 此帖被依然如是在2017-03-14 11:45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板凳1  发表于: 2017-03-14 20:32

回 4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有缘同坐已是福分,何况树下对谈,何况你竟如占卜师一般一卦一卦解读这些文字。

你能将碎片有力擒住。如是,你的解读,让我深深动容。也为这个小文占去你宝贵的时间,而觉得过意不去。


这里安静些,在这里我总可以得到休息,平静呼吸,伸出手,说:你好啊 ——老友!现在,我还会说:你好啊——如是!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4 22:47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板凳2  发表于: 2017-03-14 23:07

回 4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我周四下午月考监考结束,便可休息。两天考试,老师分两批监考。你和菡萏的新字我都读到了,监考结束后慢慢聊。

你的《尾巴》,可分独立贴,尾巴一、二、三.......你说呢?
呵呵,柏拉图曾坐在洞穴边,一会儿俯视黑暗的深处,一会儿又测算着太阳的方位呢。一个作品,会因为光与暗、地理和时间的上下求索变得厚重。你有这个雄心,要坚持啊。写累了,也可休息一些时,长时间处在亢奋状态,会很疲劳。一张一弛。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4 23:16重新编辑 ]
级别: 小学生
地板  发表于: 2017-03-15 18:20

级别: 小学生
地板1  发表于: 2017-03-15 18:36

小叶栀子是自我的精神画像。

雾像是尘世的意象。
“雾其实很薄,是低级力量的外衣,然而它来自四面八方,无形,无方向无法控制,令我觉得有一种陷落的虚弱感。”   “雾”(尘世)令你不舒适,“雾”的力量看似很薄,可是无处不在,“雾”是无形的,找不到伤口的隐痛,你(小叶栀子)不想正面面对“雾”(尘世)。
“带着我的小叶栀子从躁动的世界,从游雾弥漫中脱离出来,回到我独自的种植园。” 从雾中脱离出来,从尘世的网里挣扎出来呼吸。(小叶栀子想避开雾,在樊笼的人想返回到大自然,避开让人沦陷的尘世里。)
级别: 小学生
地板2  发表于: 2017-03-15 18:41

栀子花只是疲惫了,受了阳光照耀,春雨的滋润,还会枝叶葱茏,不会枯萎的。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1/4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