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2/4     Go
主题 : 虚光幻影系列:雾
级别: 首席版主
地下室  发表于: 2017-03-15 21:16

秋其的读元人山水,写得好,很醉人........
活着,写作着,快乐着。
级别: 大学生
11楼  发表于: 2017-03-16 14:55

不知亚香、克楠老师昨日前来,与雾中零落栀花一瓣一瓣相见语依依。亲爱的朋友,尊敬的师长,我还能说什么呢?

理好衣冠,我从门扉抬起头。望门前清溪小舟来去的自由,听那远处江水,涛声依旧。
级别: 大学生
12楼  发表于: 2017-03-16 15:35

回 9楼(黄亚香) 的帖子

亚香,我歇一阵子。没了栀子,我还可以种紫苏、石竹、鸢尾花、鸭跖草......这早春,这湿气寒雾,这般心绪,想也是古诗词里的好景致,我索性在旧亭台里坐坐。这种生活十分可爱但也无关紧要,久了也会有抑郁。

《东坡志林》里有一则池鱼的故事,大概是说,鱼儿局促池中数十年,却精神不衰,日有腾拔之念,久而久之,鱼自己跃出池水化龙而飞,不知所向。

事实上鱼儿跃出池子,一定会死掉的。东坡这故事想说的重点,当是局于数尺之地却仍有腾拔之念的不衰精神吧。你和晓玲正是这样努力着磨砺着自己。我也不懒惰,只是色静深松,对我的影响无声而强大,以致出行一些时日便念念要归来。待到抑郁得不行,又想着要出去走走。

亚香,谢谢你,也代我谢谢楚些先生。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6 16:09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13楼  发表于: 2017-03-16 16:06

回 10楼(王克楠) 的帖子

谢谢老师,真觉得愧对老师!我比较喜爱倪元林作品,包括后来受他影响的清初弘仁法师,也有兴趣。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16 16:25重新编辑 ]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14楼  发表于: 2017-03-21 16:59

读到一种迷惘,不可把握的事物,来去没有定数。秋其姐的“虚幻”,是扎根于真实之上的,能唤醒一些,能切中一些,却又那么委婉,令读者怜惜。问好秋其姐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大学生
15楼  发表于: 2017-03-21 17:50

回 14楼(老歌牧童) 的帖子

现实其实很魔幻,扎根现实一样是荒诞。

牧童,这不是怜惜之字。如果可以大胆点说,我也许想借自己微尘般的体验,用“虚光幻影”传达现代性的困惑、现代人的困惑的一个小小襟角。雾、黑、水、园子、猫、声音、飘飘、相遇、飞翔、无形都有这个。

说多了,其实不必说的。我对写实没有太大信任度(汉字之美之奇妙,会由衷赞赏),但也没有勇气把梦做到底。就自己玩,忠实自己的感觉零零碎碎玩。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21 18:55重新编辑 ]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16楼  发表于: 2017-03-21 18:09

真实,感觉的真实,由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而生发的真实感受。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17楼  发表于: 2017-03-21 18:10

秋其姐,这个怜惜,的确不对。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18楼  发表于: 2017-03-21 18:15

秋其姐,你的思想倔强又干净。我只是不知该怎样夸你,而不是敷衍。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大学生
19楼  发表于: 2017-03-21 19:55

回 17楼(老歌牧童) 的帖子

不要紧的。我更正下,是因为我觉得写作者待人待物可以是低额弯身的谦卑,但写出来的字应该是有筋骨有血的,就像一片柔和的叶子,也是有叶脉和叶汁的。

我以前在一个文中敲过这样一句话:
路途多而风景美盛,世界辽阔。“但是,那生命之门都是狭窄的。”耶稣在《圣经》里如此告诫。

我希望进窄门。进了,就宽了。菡萏与红楼,也许正是进了一扇窄门吧。进不了,在边缘处走走也行。

祝一切如意。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3-22 22:44重新编辑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1234»Pages: 2/4     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