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灵动的光芒照亮文字
级别: 论坛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03-28 10:03

0 灵动的光芒照亮文字

                            灵动的光芒照亮文字 
                                          ——读龙小龙散文诗集《自然的倾诉》

                                                                 作者:剑熔 


       我所了解的龙小龙是一个七零后,四川南充人,现在乐山某集团做文化品牌工作,他是四川省作协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在写作的道路上一迈开就停不下来,他在著有《诗意的行走》《自然的倾诉》的同时,曾一度被圈里誉为“获奖专业户”,在《人民文学》《中国诗歌》《散文诗》《诗选刊》《星星》《四川文学》《山东文学》《绿风》《芒种》等刊物上可以见到他的作品。
  最近,我欣喜地收到他赠送的《自然的倾诉》,读罢感慨良多,理解和领悟之余,不得不写下这些文字,算作读后感吧!这是一本散文诗集,兼备着诗和散文的特点,短小、精悍,读出一种自然的美、一种大地的美、一种文字的美。
  先说说自然的美。大自然的确是美丽的,她的美写在江河之上、山峰之上、田野之上,让人们感受她画卷般的风光。龙小龙在《逼近的雪》中这样写道:“咳嗽,咳嗽,从轻微到严重,像雷霆,呈愈来愈热的态势,从遥远的北方之北,翻越北魏、秦长城和骨架嶙峋的大阴山,在我铁皮的房顶上炸开”。雪是大自然灵性的产物,纯洁、亮丽。而他则写道:“风是从天空缝隙里挤进来的不速之客,凡界开始接受一场严峻的考验,冬天的鞭子夹着雪,抽打一切默默忍受的事物”。大自然是奇特的、美丽的,而正是这一种奇特与美丽激发了龙小龙善于思考的分量,使对大自然理解的文字中透出一种刚性美:“喊山,是一门绝活,语言的专利。喊着,喊着,石头就开花了;喊着,喊着,山洪就让路了;喊着,喊着,炊烟就结果了;喊着,喊着,娃儿他娘就变成大肚婆了”(《喊山》);一种灵动美:“今夜,是谁的影子不断拉长,划过敖包堆叠的记忆,成为你胸脯上漫流的风向”(《诗意达茂旗》);一种平稳美:“今夜,每枚青草都是熟睡的马匹,任我抚摸,亲吻。虫鸣是它浅浅的梦呓,泛着藏青色的夜光”(《夜色下的达茂旗》)。
  可以这样说,他的这些文字是经得起历史的考验、文学长河掀起的浪潮的考验,成为文字的范本。记得散文诗大家耿林莽有这样一句话:“小感触不等于就是易碎品,小感触不等于就是小摆件”。这不仅仅点出散文诗的表象,也证明散文诗在文坛上有立足之地,有着广泛的读者群。
  再说说大地的美。祖国的山河是醉人的,那种醉,像人们喝了浓浓的白酒,迷醉着欣赏更是一番风味,大有李白“酒后吟诗诗百篇的意境”。龙小龙阅历丰富,去了不少的地方,草原、湖泊、沙漠、寺院、山脉、古道等等,就这本书收入他去的几个地方,大多我都去过,回来了,我收割的文字很少很少。不像龙小龙,游历归来便产出一个个文字的婴儿,而且这些婴儿漂亮、可爱、人见人爱。
  龙小龙在《草原的河》中有这样的文字:“像陶瓷的瓦罐,盛着奶酪的芳香”、“罐体上,白云勾勒出各种图案,神秘而缥缈,像远古丢失的密码”、“草原上的河流,便是母亲精酿的乳汁,从器皿中倾泻而下,温润、白皙,弥漫清香”。我去过藏北草原,那是一种高原的美在肌肤上展示身姿,河流在夜幕下缓缓流动静的出奇。我也去过呼伦贝尔草原,美无法用语言来表达。而龙小龙在游览后,思考文字的闸门是打开的,让想象飞翔,收割诗意的文字。他的“骆驼是沙漠里行吟弹唱的艺人。用结满老茧的脚掌,见证瓷片碎裂的瞬间,胡杨干枯的情景,见证长河落日在楼兰古道反复模拟孤绝的意象”(《驼铃声声》),“泥土养大了俺爹。泥土养大了俺娘。爹娘身上永远有一股泥土味儿,粗粝,甚至有点粗俗”、“爹娘却将泥土味遗传给了我。我带着这种味道长大,人们一眼便认出我是泥土的孩子。这血浓于水的亲情是抹不去的基因”、“对于我来说,爹娘永远一个是地、一个是天”、“他们都是泥土做成的”(《感谢泥土》)。“没有大风。大风被吸收在石缝里修炼个性”(《雨雾中的金丝峡》)。在龙小龙的笔触的这些事物中,可以说是我们常见的,只不过我们没有过多地关注、没有过多地思考文学创作这个问题,关闭了思路,让文字在体内隐藏着。而龙小龙不一样,他让灵感掀起朵朵诗意的浪花,让文字诗意的呈现,结合人性的体悟,写出感受不一样的文字,是抓人眼光、叩击心灵的文字。
  最后再说说文字的美。在龙小龙这本散文诗集中,我阅读之后深思:是什么给了他驾驭文字巨大的能力。我要回答的是:是学识、是生活、是地气、是思考。不是吗?一篇好的作品,那怕是碎小的文字,是离不开现实生活的。而龙小龙正是坚持了这一点,使他的文字不时亮出精句、美句、灵句。在这里,笔者摘录他部分文字和大家分享。
  “将沉睡的石狮唤醒,骑着它跃上云端,极目远眺,天空阔,水旖旎”,“将碧波荡漾的深潭揽在心底”(《流连金丝峡》);“雪在高处放歌,呼啸声是震撼天穹的雷霆,浩渺的风烟是它飞舞的衣袖”,“对于饥饿,再没有比雪更干净的粮食”、“对于极寒,再没有比雪更温暖的覆盖”(《雪是什么颜色》);“'马灯亮了,仿佛是从蒙古汉子脊背上滑落的汗水,融化成一抹微亮的光芒”、“今夜,这柔软的光芒竟然如一根芒刺,长在草原的的喉咙,噎出满天星光”(《马灯亮了》);“每一朵苇花都是我为你蘸上云雾彩霞的画装,我想在辽阔的天空中描绘你的胴体”、“我们将像露水返回枝头一般重逢,激动的心潮层叠起伏”(《芦苇白了少年头》)。多么诗意的文字、多么精美的文字,让人们在阅读中便想迈入这些诗意描写的生活里,那怕被风光醉死也心甘情愿。说真的,能读到一篇好文章,是快乐并幸福的,用我们陕西的方言说:嘹咋了。如同欣赏一场秦腔名曲,那可就真过了把瘾。
  龙小龙的散文诗不仅仅是自然的美、大地的美、文字的美,归结为一句话:他的散文诗有筋骨、有血肉,有着或者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聚焦人间万物和世情等等,在他的笔下是一种升华、是一种诗意、是一种审美等等,活生生展现在他的文字里。
  龙小龙的文字,包括读过他的诗歌,是灵动的,富有生活底蕴。那么,就让诗意灵动的光芒照亮文字,照亮我们快乐、幸福的生活。
  
作者简介:剑熔,男,原名李建荣,60年代出生在陕西富平,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文集《山野风铃》,诗集《风牵着的手》、《家园书》、《矿脉》。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海外文摘》《天津文学》、《边疆文学》、《延河》、《飞天》、《山东文学》、《青海湖》、《黄河文学》、《西北军事文学》、《椰城》、《雪莲》、《上海诗人》、《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江南》、《诗歌月刊》、《绿风诗刊》、《散文诗》、《诗选刊》、《中国散文诗》等国内外报刊发表文字。
通联;727101陕西省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矿办公室 剑熔 (真实姓名:李建荣) 邮箱:
vertljr@163.com 
[ 此帖被老歌牧童在2017-04-03 23:06重新编辑 ]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4-05 10:04

层次清晰。暖色调的诗评。问好剑版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