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到滕王阁阅读散文诗
级别: 论坛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04-03 13:33

0 到滕王阁阅读散文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老歌牧童 执行加亮操作(2017-04-05)
                                                           到滕王阁阅读散文诗  
                                                    ——熊亮散文诗集《马头琴•短歌行》印象  

                                                                               作者:剑熔   

            
         我曾经到过南昌,站在滕王阁望下去,赣江的风景就是一副水墨画,江水缓缓地朗颂着一篇散文诗。那时候在网络上还不认识熊亮,时隔近十年后,我收到他寄来的散文诗集《马头琴•短歌行》,这是由两组长篇散文诗加二十二精短散文诗组成的散文诗集。
  假如,当年如果我是站在南昌读这本书,我想其中的意味又是另外一种感触,这种感触像初春的太阳照在我们身上,暖暖的侵入我们体内杀菌,就像读一篇好的诗文,那是一种享受。
  熊亮属七O后,江西作协会员,《江西散文诗》杂志主编,已出版散文诗集《破茧》、《清明》等书。
  乍一看书的封面和书名《马头琴•短行歌》,还以为是作者游走草原,专门为马头琴写下的短行歌。然翻开后却发现,我的第一印象是错误的。这部散文诗集,主要以长篇散文诗《短歌行》、《马头琴随想》为主骨架和若干章散文诗为肌肉,包容了大气、厚重和秀美。
  一般,很多人写散文诗以短取胜,以美服人,而熊亮却在散文诗上做文章,完成了散文诗的巨大工程,既大气厚重,又如气贯长虹,读罢,可谓美哉,妙哉。
  他的另外几本散文诗集我没见过,可从读过熊明的文章得知:“《马头琴随想》比《破茧》安静,比《清明》凄美,比《梅》清纯。”(《马头琴在草原》熊明》。
  这里,我想利用朴素的文字,主要对熊亮的长篇散文诗,谈谈自己的一些读后感。
  在长篇散文诗《短歌行》中,作者一开始突出了一个“柔”字,与“慈悲”同性。“最初的露珠,从松针滑动。苍苍劲松,轻托这滴孤寂的浑圆。那一刻,我看见了慈悲”。也突出了一个“怀旧”,“你在都市家庭农场劳作,我在雨夜剪着春韭。南昌老街巷飘来的是哪家老作坊的熟悉的老味道?古旧的民居,斑驳了几许的斜阳。在长廊的拐角,有青山默立”。城市再老,或者新建,都有默默无闻的大山陪伴,这在大多数城市是这样的,且景色是诗意的。还突出了南方的“静,写出了山与水、风与雨,用文字扯出飞鸟,将“无言的痛”,用“荡漾的波纹”来表示:“喜欢在秀水青山之间徜徉,轻柔的风吹起我的衣襟,这晴朗的山色与澄明的水面,浑然忘却昨夜的冷雨。光阴就如这荡漾的波纹,将我无言的痛,细细雕琢为一只鸟的影子”。多么美的文字,不仅有散文的筋骨,而且有诗歌的灵动,即使素描,也是写意,个人认为,笔法的轻与重恰到好处。
  读这本书,作者写山风、写山峰、写飞瀑、写茶的文字都是在诗意中呈现,比如“山风从峰的顶端卷下,流云飞渡,一匹银练装点江山”,“山峰上的云,缓缓,搬动着世间的光阴”,“取自飞瀑的水,孕有山风的劲道,月,照见一泓泉的无暇”,“茶的香气,拉开梦幻大幕,幕后有风在吹起帘前风铃,与吉他共鸣”。同时也写花写舟,比如“短歌在竹笛里飘飞进那朵带雨的桃花,我看见花瓣上浑圆的雨珠,多情的桃花雨,多情的短歌行”、“水乡在雨珠里静默,湖心有扁舟悠然”。这些,可以说是用文字描绘出一副迷人的水墨画,可谓妙。也就是作者的智慧发挥出来,巧妙的语言融进去,产生妙句,达到与自己共鸣效果。
  作者熊亮在《马头琴随想》长篇散文诗中是这样描述草原:“疯长的草,高过马背,高过我们相约一起的白色敖包”,“马背上有风景掠过,舞动青春的奇迹,你看湖水依然如故,只是你何时才能再坐这趟勒勒车,只留下我独自将马头琴硬摩挲”,“我要紧闭双目,将身躯紧紧贴近草原上的露珠,让白云围裹”。内蒙古呼伦贝尔草原前多年我去过,站在草原上,望着地上疯长的草、如云般的羊群,这样的风景中,马群放开四蹄飞驰,穿越在熊亮的文字里。
  熊亮对马头琴的歌唱是这样的:“琴弦上,是凤凰在浴火飞翔九天吗?”、“我的草原被琴声席卷,有雪花飘降有烈酒飘香”、“一根琴弦,就是一道关隘,轻轻的撩动,草便丰茂,马鞭挥举”、“唱彻苍穹的祝福歌哦,那可是勇敢的巴图鲁在长调里游走”、“大河依然浩荡,弓弦在河面上摆渡春秋的影子”、“只要马头琴响起,英雄的鞭子便威武,我的心便澄澈”、“月亮在琴音,夜夜带你进入我的梦乡”。摘录这些诗句,可以说,我从中读出马头琴的过去与现在,传奇与神奇,动听与怀旧。不是吗?对于当头琴我不熟悉,然而熊亮的诗文让我认识了马头琴,进而关注起马头琴。那一年我去草原,相识了在海拉尔工作的蒙古汉子康立春,人很热情,他一再挽留我们晚上去听马头琴演奏,由于行程很紧,没能如愿,现在想起来,错过是一种遗憾。
  从文字我看到,作者对马头琴是热爱的,所以,他的想象伴着琴声在飞翔,既丰满,又诗意。仅就散文诗的语言,意象,诗意的程度,长篇《马头琴随想》要比《短歌行》好。的确,熊亮散文诗的语言达到了一定的高度和难度,可以这样比喻,“炉火纯青”的地步离他不远,这从他的散文诗结构、语言可以看出和下这个定论。这是前几日读四川龙小龙的散文诗集《自然的倾诉》之后,又赏读的一部散文诗的好的结集和力作。其特点是形散神聚:”形散“既指题材广泛、写法多样,又指结构自由、不拘一格;“神聚”既指中心集中,又指有贯穿全文的线索。意境深邃:注重表现作者的生活感受,抒情性强,情感真挚。语言优美:所谓优美,是指散文的语言清新明丽,生动活泼,富于音乐感,行文如涓涓流水,叮咚有声,如娓娓而谈,情真意切。
  读完《马头琴随想》,再读散文诗大家潘志远的评论,其中的一句“全书的高潮和精华在《马头琴随想》”。的确,《马头琴随想》无论从构思、框架,还是文字的描写和处理,都是有自己的特点的。
  我的写作已进行了三十多年,对于散文诗的创作,只是小打小弄,从来不敢将笔涉及长篇之类的,读了熊亮的长篇散文诗,可以说,是学习,也是对自己的鼓励。
  读罢,我要感谢熊亮,为读者奉上上乘的精神食粮。
  
作者简介:剑熔,男,原名李建荣,60年代出生在陕西富平,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文集《山野风铃》,诗集《风牵着的手》、《家园书》、《矿脉》。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海外文摘》《天津文学》、《边疆文学》、《延河》、《飞天》、《山东文学》、《青海湖》、《黄河文学》、《西北军事文学》、《椰城》、《雪莲》、《上海诗人》、《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江南》、《诗歌月刊》、《绿风诗刊》、《散文诗》、《诗选刊》、《中国散文诗》等国内外报刊发表文字。
通联;727101陕西省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矿办公室 剑熔 (真实姓名:李建荣) 邮箱:vertljr@163.com

[ 此帖被剑熔在2017-04-05 11:39重新编辑 ]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4-05 10:14

更喜欢剑版的这一篇评论,提起共赏。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05 10:16

有个错别字,“那时一种享受”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3  发表于: 2017-04-05 11:40

引用
引用第2楼老歌牧童于2017-04-05 10:16发表的  :
有个错别字,“那时一种享受”

谢谢鼓励。错别字已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