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爱情小虫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03 19:10

0 爱情小虫

  爱情是个有趣的小虫,或许也丰乳肥臀的。在你清哼一曲小调的时候,轻咬你一小口,或者也叫吻,皮肤上起个小包,从此你痒痒的,从此你一生的使命都在嘴角淌着口水的同时,都在口水里泡着日渐深刻起来的灵魂的同时,挠啊挠,却发现痒在远方,在彼岸,气死你,你够不着。

  所以爱情其实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好玩的事故,它足以让你从此弓腰飘在一种美丽的虚幻,鼻息喘着最伤心的风花雪月,却终于不得不让自己最高贵的自尊纠结于最缤纷的荷尔蒙。人世间的所有的小草和岁月,所有摆在盘子里的苹果,包括桌上的酒杯,都因此突然而莲步轻摇了起来,高款细腰了起来。水里的那条男人一样的小鱼,幸福得被淹死了吗?

  从此投入你怀里的月光,无论是因为多情,还是因为寡情,抑或仅仅只是调情,往往都是对的。它深知揣在你怀里的小径,在哪个地方拐了个弯,又拐了一个弯,而你却刚好崴了一下脚,于是你仿佛一辈子都走不到头了,那女人永远深藏在一片柠檬色、橄榄色、苹果青的沧茫之中。那年月都爱说莫斯科不相信眼泪,难道莫斯科没有男人吗。

  还是早好些年前,我曾经写过一首诗:与你相对的日子,岁月就象是你美丽的双眼皮,双眼皮的岸永远有人试图湿漉漉爬起,我的每一次不懈爬起,天空都老去十岁,回首月色沉沦而人海苍茫,何曾陈仓暗渡而大鸟呼啸落地。其情也痛哉,其痛也真哉,其真也苦哉,还是风华正茂的时候,就小老头了。掐指而算,如今又过了二十多年了。 

  《诗经》上说秋水伊人,伊人隔着秋水,中间还蒹葭苍苍,中间还白玉为霜,溯洄从之,道阻且长,道阻且跻,道阻且右,哎呀呀,所谓伊人,你就非调皮不可吗。于是乎奋斗了一生的男人们,够得着的只是晃了又晃的水中月,或者稍一用力便破了的镜中花。于是乎你只得继续流着口水,而这样口水流着,流着,于是口水本身也会悲愤起来,悲愤的口水,制造了多少悲愤的男性理论家哟。

  千百年来的男性理论家都是悲愤的,也是孤独的,其一生的悲愤和孤独看上去好象有更宏大的主题,其实根本就是因为逮不着小虫的缘故。其实小虫比你更悲愤,更孤独,几千年来一直活在一部《诗经》里,所以《诗经》被孔子发现的时候,就已经被小虫咬破,一个一个的虫洞。其实孔子自已都是父母野合的产物,当他父母野合的时候,小虫在旁边的草里看着吗?

  但爱情却万岁了,因为至少小虫是见证过爱情万岁的,比如梁祝坟头上小虫化作的蝴蝶。虽说爱情的当局者早已都怅然或怆然亡故了,甚或还包括那轮亡故了的月亮,而蝴蝶还在那不断的前生今世里,飘啊飘。
级别: 高中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4-03 21:08

黄小军,才子。
文字,调皮,准确。
这爱情写得,新颖别致,由浅入深,由深入浅,我正好喜欢。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03 22:41

好文笔,没有高谈阔论的姿态,刚刚好。问好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小学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7-04-04 20:03

回 1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谢谢,握手。
级别: 小学生
板凳  发表于: 2017-04-04 20:06

回 2楼(老歌牧童) 的帖子

谢谢,只是还稍嫌浅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