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静候烟尘散去( 碎片)
级别: 大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08 22:53

0 静候烟尘散去( 碎片)

谢谢朋友路过,不用留字。

三月日记中的某些段落。

静候烟尘散去
        
1
       环境在改变,敏感的动物和植物都能觉察到,它们的栖落点不太可靠。
       一次次从外面扛着无形碎片归来。我能否从一堆碎片中摇晃出意义,将碎片重新安排变得全新?
       我能否出发两次,居住两次?
2
        其实也就是距离地面六米高的细铁柱,细柱与细柱之间张挂起的薄网,柔软的,没有任何暴力的醒目色彩,看上去像一片模糊晃动的淡淡灰影。葡萄园上空阳光灿烂,云絮轻游,小小鸟儿鸣唱着,一会儿高一会低轻快自由地飞,突然,它们赤裸的纤细脚踝碰上了什么——一种不容忽视的阻力,一张来自人类智慧制造出来的空中陷阱,轻轻捉住了它们。
        搏斗在一分一秒中过去。春天的风,把它们发出的惊恐、尖利的细小声音吹走了。
       你要放下全部的重量,最好将飞翔的灵魂也全盘交出。
3
        举目四望,汹涌的草、缤纷的花儿使我发晕。正是春事繁荣之时,一片居民区,已被彻底推倒,送入一辆一辆的垃圾大卡车中。甚至那些根深蒂固的古老地名,也都可以像一个破烂玩具一般被钳子夹走,断离今世。
        拆建工地这里那里都是。一座借山为名的伪山市出现在山南,而真正的山城却呈现出某种炼狱的景象。最后的审判迟迟未到。
        有人说,会变得更美丽。毁灭与新生,你拥有什么,能做什么?顺从和接受,也许会让补偿来得绚目而充足。    
4
       一位人士与我谈论起某居民区拆拆建建的事,说那张大头得了三十套房,李老四现在也叮叮当当挂起四把新屋钥匙呢……言辞间很是欣羡,只恨这座山为何不一盘端走,人人都有一份丰盈的补偿。
       此君的山居日子过得甚好,为何满脑子满嘴都塞满这些东西?有关山林的一切,记忆的一切,梦的一切,他都无法享用。
5  
        世世代代,想必总有一些人会很乐意在漫长一生中拿出一部分的时间,做隐居者,做与世无关的独处弃儿,做幻想者。为何所有的清静地都无法留下一寸土?
        烟尘中有欲望的兽,山水不宁亦不安。你看,六百多年过去了,历史换上新装将王蒙的变形山水呈现在我眼前。
6
        风雨之前,蹲在院墙看蚂蚁搬家。多么整齐,多么勤劳,多么服从外在气候变化的指令。唉,蚂蚁爬进人类的血液。我还顺便看了看那棵年轻的梧桐,想象它的主根如何在盘错纠结中向下深深地扎,而旁根和须在地底下向墙内,墙外悠游着走。它这样固执而美丽,你能拿一棵树怎么办呢?当然,挖掉一棵树也是很容易的。
       我显然做了不止一件不被禁止却也是不被欢迎不被期待的事。界限和不成文的指令,并不比我自己的篱笆我的院墙牢固。哦,我从来都没打算努力去做一个深刻的悲观者,我还不想对自身及人类的处境充满怨恨,那样会吓到我自己的。一位大半辈与山林相处的美国诗人说,他只想温和地证明:我只是宽松地被拘。
7
       静候烟尘散去,看见线条清晰、坚硬的山峦。


    2017年4月25日存留一稿:

落下


       晨起。轻揉双眼,再到鼻子,耳根,再回到储蓄记忆的脑门。抹掉那些不愿意视听不愿想起的景象,平整眉头。然后是头发——头发很长,头发在我的身体里日夜生长,走着曲线的弧度,以一根一根生命末端的纤细在我的肩背及腰部形成一道无法解释的轻轻晃动的溪流。
      伸手拢一拢,慢慢梳理,收紧,收的很紧,然后从手腕上翻出一根皮筋,捆成一束马尾巴,再盘绕四圈拧螺旋,用发卡固定。
      完美的发髻,就像囚禁那些梦。
      然而,它们总会在夜风中散落下来,再次如涨潮的海水,将我从夜的大床上托起,卷走。

       隔着单薄的墙壁,我听见外面轰隆隆的机器声。灿烂的阳光下,有什么东西倒下,有什么东西落下,有什么东西被搭建,有什么东西被架起。我将门窗紧闭,就像废园里的一株草,安静坐着,然而心里恐慌着。那些声音总有一天会听到我的,听到这栋房屋的喘息声。
      报纸和手机散落在桌上,新闻已经阅览过了。外面的世界仍在摇摆着,轰鸣着。
      平整桌布,进入厨房。洋葱、鸡蛋、土豆、铁锅、瓷碗…….这些东西围绕着我,如同又一座脆弱的城墙。

      黄昏下起了雨。小镇所有的声音,都被吸入了雨的节拍。一位黎巴嫩诗人说,神的礼物,天空的泪水。
      我将窗户打开,群山在我的视野里颤颤巍巍地飘忽着,雨水中的石阶小路不断向上、向下延伸而去。一群人从旅馆里迈上石阶走了出去,另一群人向这边慢慢走过来。他们穿着涉水高筒雨靴,或打伞,或衣着薄薄的半透明雨衣、雨裤。走走停停,似乎总在远方,似乎总在雨水中,渐渐地失去实质,变成半透明,随时可以脱离地球引力,轻盈离去,消失。
      是来看小镇春山风景的人,一些厌倦了城市的空气和夜生活的旅人,或是周末大学生。这一刻,他们受雨水的恩泽,成了威廉.布莱克画布上神的孩子,存在却不可触摸,有光彩却没有界限分明的轮廓。
      天空悬挂着很多很多人们渴望的水滴。

       为何原地不动?掀开雨帘,我便可以奔跑。谁在阻止?谁在阻拦?这么多雨水在邀请,在召唤,就这样让它流淌在屋檐, 石阶,看着它落下,落下,然后流逝——任由天空的琼液进入了下水管道?
       建筑的深处,是一枚栖身于石头里的软体动物。一种迫使我只成为我自己的脆弱,让我渴望倾尽全力往里面退,再退,直到敏感的肌肤触碰到自己建造的几何学。有时我爱它几乎胜过爱人世之光和友谊之恩泽,我必须满足于内部螺旋形的生命漩涡,满足于被困住的自身之微光。
       令人心碎的建筑。这或许是个错误。

    圆形木几上摆放着一盆绿萝,绿色枝条向四面八方蜿蜒而去,一棵草的灵魂在移动吧。我摸了摸叶子,闭上眼。我看见自己夜色般的长发再次铺满我的视线,恍如一场缓慢的衰微气质的宁静的雨丝,从我的瘦削肩头和指尖落下。
       一天也落下了。
       我轻轻握住这落下。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4-26 19:26重新编辑 ]
级别: 大学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4-09 10:40

呵呵!那个张大头,李老四太可爱了!我觉得30套不现实,不知咋来的。喜欢第六段,秋琪的童心和坚韧固执,一览无余。
还有”葡萄园上空阳光灿烂,云絮轻游”多美的句子。让我想起伍尔夫的海浪,人的一生就像一串葡萄,里面的人影只有自己能看到,别人看到的只是表象。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09 12:01

回 楼主(秋其) 的帖子

让人思考的文字,慢慢欣赏!
级别: 高中生
沙发3  发表于: 2017-04-09 17:56

                                                    临渊而立
                                   ——读《静候烟尘散去》    
                                                 王晓玲
  《静候烟尘散去》是秋其的一篇散文,分七个小节完成。
  文本深度叙述了戕害自然之怪现象,以及因此引发的切身之痛和深刻结论。
  文本第一小节是概述,以下是分述。
  触目惊心。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一夜之间,令山河破碎,动植物在梦中失去了家园。作者的笔是含蓄的,“环境在改变,敏感的动物和植物都能觉察到,它们的栖落点不太可靠。”作者的感情是庄严的,“一次次从外面扛着无形碎片归来。我能否从一堆碎片中摇晃出意义,将碎片重新安排变得全新?”一个“扛”字,表达出主人公的心情是多么沉重。“一堆碎片”暗喻野蛮的画面。“摇晃”表达出主人公的无奈、愤慨和质疑。
  “我能否出发两次,居住两次?”意思是,“我”能够重新出生,重新生活吗?心伤至极。
  文本第二小节叙述了鸟儿的死,猝不及防,死在万物复苏的春天里。“它们赤裸的纤细脚踝碰上了什么——一张来自人类智慧制造出来的空中陷阱,轻轻捉住了它们。”前一刻,“葡萄园上空阳光灿烂,云絮轻游,小小鸟儿鸣唱着,一会儿高一会低轻快自由地飞”,谁知,下一刻,春天的风,就吹送着“它们发出的惊恐、尖利的细小声音。”
  “你要放下全部的重量,最好将飞翔的灵魂也全盘交出。”意思是,鸟儿们如何是好?难道叫它们剪断翅膀消解形体吗?难道叫它们面目全非,丧失尊严以及生命吗?难道叫它们从来也没有出生过吗?愤怒已极。
  文本第三节叙述了一场拆建场面。
  “正是春事繁荣之时,一片居民区,已被彻底推倒,送入一辆一辆的垃圾大卡车中。甚至那些根深蒂固的古老地名,也都可以像一个破烂玩具一般被钳子夹走,断离今世。”
  真山变成了假山。
  “有人说,会变得更美丽。”
  “毁灭与新生,你拥有什么,能做什么?”直指人心的叩问,拿什么来招架?
  文本第四节描述了因为拆迁获得看似可观补偿的脑袋。
  无视山清水秀的滋养,却陶醉攥着大把的票子喝着污水,吃着有害食品,呼吸布满雾霾的空气。
  饮鸩止渴。
  “有关山林的一切,记忆的一切,梦的一切,他都无法享用。眼光和心灵的迷失,新版买椟还珠。
  文本第五节诉说了身无宁静之所的忧伤。
  “六百多年过去了,历史换上新装将王蒙的变形山水呈现在我眼前。”因为,“烟尘中有欲望的兽”。
  多么匪夷所思的事件。
  文本第六节叙述了蚂蚁整齐划一的搬家秩序,梧桐努力生长的样貌。作者发出感慨,蚂蚁多像人类,人类多像蚂蚁,有板有眼,盲目乐观。美丽的梧桐,也难能逃过一场浩劫。
  “我从来都没打算努力去做一个深刻的悲观者,我还不想对自身及人类的处境充满怨恨,那样会吓到我自己的。”作者已经感到面临深渊,但她并没有失掉勇气和信心。她知道,一切违背大自然意愿的行为,一切违背人类道德的行为,都是逞一时之强,最终都将恢复世界的本来面貌。十年浩劫,那么疯狂,不也回头是岸了吗。
  作者借用美国诗人的话“我只是宽松地被拘。”抒发了和大自然永远相依相偎的美好愿望。
  文本第七节作者发出了心底的声音“静候烟尘散去,看见线条清晰、坚硬的山峦。”表现了作者的深远思想和坚定信念。

  后记:于其走在喧闹的漠然的人群里,不如做秋其长裙上的一缕飘带。
  
级别: 大学生
板凳  发表于: 2017-04-10 08:56

回 3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如是总有一双锐利的眼睛和真情的剖白,可以独立成篇了!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板凳1  发表于: 2017-04-11 10:28

很真实的内心描写,有立场,有秉持。真好的文字。秋其姐好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小学生
板凳2  发表于: 2017-04-13 21:00

对强势的力量,有一种本能的反感,也许叫恐惧,更确切。自我防御机制非常的聪明,将“恐惧”置换成了“反感”,一下子从弱势的位置上跳到了敌视对峙的位置上。人在潜意识里,是不愿意承认自己无能的。恐惧的孪生姐姐,就是无能。

文明社会里,依然是弱肉强食的从林法则, 强食者亦掌握了词汇的发布权与解释权,他们会很精明地把“侵略”置换成正义的代名词。  打着“正义”的旗帜做反正义的事。 在丛林法则下, 强大意味着罪恶。强大是他们作恶的利器。
级别: 大学生
地板  发表于: 2017-04-15 18:02

        开始锻炼。绕着跑道慢跑三圈,.然后将重心缓慢移动,至后腿,下压,牵拉逐渐僵硬的韧带,直到身体苏醒,一点点舒展开。
        逐渐老去的身体,无法再为他人激情献舞——你既不可能凌空逾越,又不可能就地翻滚。只是不想让自己僵硬麻木,于是慢跑着,于是下压着,叫醒沉睡的自己。

        我在锻炼的时候,发现这是一个隐喻。当一种生活方式开始破灭,我们还能做的是:自己生产热量和活力。

    
         脚患。三年前脚瘊子出现,折磨我。常常在洗浴之后,用锋利的刀片削落一片片属于我但已失去控制的身体一部分。一次次流血,疼痛。忍住。    可是,设若有人拿刀削掉我的脚呢?刮削我嘴唇上的语言呢?这个问题不能设想,那样会活不下去的。战歌、甜歌都不想唱,我还有转过身去唱挽歌的自由。

      谢谢菡萏、三保、牧童、亚香诸位师友!
    

    
级别: 大学生
地板1  发表于: 2017-04-16 12:50

回 3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此地古贤曾居,或渊明耕种隐居,或太白击楫高歌,或散原老人虎啸松门。俱往矣!雾锁山城,春林郁郁。断崖危坐,望千丈飞瀑云中下,击碎块垒。待心中溪山清远,再叙桑与麻。

谢谢如是用心写《临渊而立》!
[ 此帖被秋其在2017-04-16 12:59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