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去见他
级别: 高中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0 15:28

去见他

管理提醒: 本帖被 巫溪李吟 执行加亮操作(2017-04-14)
                        去见他
                    王晓玲
  我是农妇,寡居多年。我出了一次远门。
  启程前夜,我怎么也睡不着,可是,不知哪时,却感觉忽然从梦里惊醒似的。难道刚才的经历是梦?什么时候睡着的呢?整整一夜,我一会儿迷糊,一会儿清醒。一个片段,一个片段,似真亦幻,一闪而过。只记得最后一个梦境是,我们在一个寥落的空间相遇,彼此都认真注视对方,然后天空飘起了雪花。
  坐在客车上,我的心安静不下来。窗外的景色,似远似近,好像随我而去,又好像弃我而归。我意识模糊,心想,庸俗,再见,到圣哲身边,奉上我真挚、拙朴的灵魂。谁说我是傻子、疯子?我的运气来了。
  下车后,我找了一家高档酒店住下。我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但我不想叫他看见我从简陋的小旅店走出或者不想叫他迈进那样的环境。我要尊重自己,尊重他。
  他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到了,在哪里歇息?他说他尽快赶到。
  我不自觉地一次次对镜端详,生怕自己不干净。我一遍遍擦着鼻子,把鼻子都擦红了,因为总有流鼻涕的感觉。房间温度高,我穿得又多,好热。我在房间里踱步。后来,我脱了毛衣,棉裤,叠好放好,穿上外衣外裤等他。如此,觉得不好意思,认为这样做不礼貌,我又穿上毛衣棉裤。
  听见敲门声,我心怦怦跳。打开门,见到他了。
  5年前,我们因文字结缘。他说,我的文粗糙,但有一定的天分。难得一次地交流,他的话每每叫我茅塞顿开或者叫我产生飞扬的灵感。
  他文学底蕴深厚,长我十几岁。
  慢慢地,和他聊,我的脸发热,没聊几句,我就找借口离开。离开之后又很后悔,然后陷入长久地回忆和联想中。
  我称呼他为高贵的神或圣哲。他对我,似乎是孺子可教。
  我不懈怠地看书写字,为了心中的梦想,也为做给他看。每当我有了进步,他由衷地高兴。
  累了,寂寞了,我就给他qq留言,抒发一下情绪。有时他在,有时他不在。在,就交流一会儿;不在,他会过后回复。文字交流二年多,我们才第一次视频。不知道他看清楚我没有,反正我没看清他。模糊中,他的脸清瘦,严肃。以后偶尔视频,但只一小会儿,就关闭了。我不习惯视频,心慌。我依然没看清楚他。如果不是面对面相认,我想,我不会认出他。
  这次相见,是他邀请的。他说,他不是神,也不是圣哲,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他想见见我这个很特别的心灵。
  他向我走来,高高瘦瘦的,背微驼,憔悴,风尘,还有一股浓浓的烟草味。我慢慢退着,我失落了,我想象的他不是这样的,他应该有强大的气场,身后隐着光晕。事先我对他说,见面一定要拥抱一下,不然我会自卑。此刻他说,拥抱一下吧。我在心里说,不要,不要。他拥抱我一下,我也礼貌地抱了抱他。后来我坐在床沿上不吱声,他问,吃饭了吗?累吗?我说,下车的时候我到饭馆喝过一碗小米粥。我为啥要喝粥呢?头三天我接到他的邀请,一直吃不下饭。下车的时候,我也不饿,但我想,总得吃一点,不然对身体没好处。吃别的没啥胃口,还有一个主要原因,想起唐朝诗人杜甫一段时间饥寒交迫几天没饭吃,忽然包餐友人相请的煮牛肉,竟一命归天。所以,我不敢吃好饭。
  聊了几句,他指着自己右眼角片区说,看,这么多皱纹了。我心里说,皱纹不是问题,问题是老了,而且还是世俗的老,根本不是古代圣哲智慧的光辉。
  他说我的牙齿很白。我说,我的牙齿是真的。记得一个同学说我的牙齿像假的。他说,我知道你的牙齿是真的,但我的牙齿是假的。可我没看出他的牙齿是假的,因为他的牙齿也不齐,也不白。他说,聊文学吧。他谈到了余秋雨、刘白羽等,还谈了几部文学作品。他一句接一句的,我不吱声。不是有人习惯蘸着吐沫翻书吗,我感觉他好像蘸着小溪在说话,小溪一点一点被他吸干了。他自己渴不渴我不知道,我感觉他渴。他也不喝水。终于沉默。我想起一个故事,曾经对他讲过。两个已婚男女在一场突发事件中舍身相救,进而产生了爱情,并有了肌肤之亲。后来,女方产生了罪恶感,更为了男方的前途,拒绝再见面。男方痛不欲生,有意投入一项危险的事业,走上不归路。当时他评论说,这个故事甚是感人,诠释了真正的爱情。我胡思乱想,我们存在爱情吗?如果有,仿佛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临走,送我一本《唐宋诗词鉴赏》。忽然,他问,你有钱吗?我想说有,但话一出口却是,你说什么?他说,要不要我给你留下一点钱?你的钱花完了吧?我说,我以为你和我要钱呢?他说,这样子,你就是遇到骗子了。我说,如果仅仅要30元打车钱也是骗子吗?他说,是的。我说,我还有余钱。
  第二天上午10点钟左右,我给他打电话,打通之后断掉了,我的心一下子淋了一盆凉水。我呆坐着思索,准备打好行囊返程。我在心里发誓,不再给他打第二遍电话,永远不。我能来,我也能回去。因崇拜而来,因心灰意冷而去。话虽如此,我的心立马被悲凉包裹。没多大一会儿,有敲门声,他来了。我说了刚才的情形,他说,约好的,我怎能不来呢?电话之所以断了,是电梯里没了信号。我忽略了,要是我提前给你打个电话就好了。
  我们打车去一处文化景点。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的他,用力抓住车把手。到了文化景点,有种沉郁的气息,毕竟几百年的历史了。走走停停,偶尔我们肌体相碰,相碰的部位,感觉被贴上了一块暖暖的东西。我努力留住它,这暖好一会儿才消失。我不动声色地观察着他,他不是神灵,不是圣哲,只是一个有了一定年纪的男人。他陪我一起走,我感到寂寞。看着他疲惫的腿脚,我于心不忍。我有意无意避开他一会儿。我的手机响了,是他打的。我赶紧出现。他说,我怕你丢了。自始至终,我从他身上看到的是琐碎和软弱。说他软弱,是他坐车的时候使劲抓住车把手。
  身处其境,我有种走在时光墓场的感觉。我在心里说,活着的还不都是在腐朽中有模有样。
  我恍惚感觉他走两步到我面前,说,你这么远来一趟不容易,我尽力做好。我回过神来,一种反省的疼痛一下子拧住了我的心,我是多么浅薄和薄情。我以貌取人,潜意识里,我备好一个古代圣哲的衣架往他身上套,套不上我就失望就不冷不热。面见之前我疯狂地崇拜人家,还说爱人家,好爱好爱,见了面我又一心逃避。我是一个有始无终的神经病,怪不得了解我的人都这样说。我的错在于,原以为来到他身边就登上了一座哲学圣殿,神秘、深邃,令我流连忘返,没想到他是个凡人。
  游览完毕,他提议到一家特色饺子店歇息吃饭。吃饭的过程,他对我说了他和他的妻子。
  他说,我是退休教师,妻子病逝很多年了。妻子曾是我的学生,叫李小花。当年,我20岁从中师院校毕业分配到乡下小学任一年级班主任。那个时候,李小花不爱说话,成绩不好,衣服也很脏,不常梳理的黄头发,都擀毡了。我告诉她要经常梳头、洗衣服,她不说话,还是和往常一样。我心里话,衣服不怕旧,不怕破,但要经常洗啊,就算家庭困难,水总是有的吧,我们这里又不是缺水的地方。还是家长太懒了。看不下去,我给李小花拿了一件我小妹的旧衣服,在课间我把她的脏衣服给洗洗。没想到,有一天,李小花磨磨蹭蹭来到我身边,交给我一小包东西,用一块旧报纸包着。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小把洗衣粉。我问李小花这是啥意思,李小花说,她爸爸说的,老师受累了,不能再叫老师搭上洗衣粉。我心里一热,说,好孩子,老师不要你的洗衣粉。李小花不肯拿回洗衣粉,好久,她说,老师,你的袜子有补丁,我奶奶的袜子也有补丁,你家和我家一样,也没钱。这孩子真心细。也许是我脱鞋倒沙粒时被她看见了。
  我家也确实不富裕,可是,我毕竟月月拿工资,咋着也比李小花家强多了。
  有一天,我表扬了李小花,夸她写的作业有很大的进步。李小花受到表扬,高兴得脸蛋通红,她缩了一下肩膀,舔舔嘴,吸了一口气,咽了咽唾沫,好像她就要吃到肉馅饺子似的。
  我从一年级把李小花带到四年级。长大一些的李小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衣服干净,学习成绩也特别好。我和李小花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后来,我离开了那所乡下小学,但我和李小花保持通信联系。有一段时间,李小花不给我写信,我去信问,她只回几行字,字迹一点也不工整。我有点伤感,这个孩子变了。
  暑假了,我在信中说,我想吃乡下的笨鸡蛋,叫李小花给我送几个来。我的本意是,我想看看李小花,和她面对面交流。
  我在公共汽车站等了好长好长时间,李小花也没有按照约定来,我正想回家,一个农村汉子急匆匆冲着我走来。他问我是李小花的老师吧?我说,是。他说他是走着来的,二十几里的山路,耽误时辰了。他把一个小纸盒递给我说,里面有10个鸡蛋,叫我别嫌少。还告诉我,纸盒里掺杂着碎草呢,鸡蛋不会裂的。我叫他跟着我回家,他不肯。我问李小花咋没来,他说,李小花上初中了,学习任务重,家里还有许多活,来不了。我拿出200元钱给他,他说啥也不要,还说,当年我给李小花洗衣服还没报答我呢,鸡蛋不要钱的。他说,他家打不起水井,吃水就到一处山泉去接水,路很远。还说,总到邻居家担水不好意思,邻居家抽水走电字也要花钱。说李小花的妈妈有点痴呆,奶奶常年有病,他顾不上孩子,叫我费了不少的心。
  他急急忙忙走的时候,我把挎在肩上的皮包送给他说,别嫌弃,您留着用吧。我偷偷放包里200元钱。
  这之后,我没有接到李小花的信。
  秋天的一个周末,我坐公共汽车又步行几里山路来到李小花的家。李小花坐在窗下看书,看见我,大吃一惊,马上起身迎接我,我一眼就发现她右手的四根手指短了一半。李小花回答我的目光,说,一次和妈妈一起给毛驴铡草,不小心,铡到了手。她说,她不想叫我伤心,就没告诉我。
  我知道农家生活不容易,但李小花家的贫困,超出了我的想象。
  我看见我那个皮包挂在墙上,就顺手摘下来,对李小花说,这个皮包你父亲没用吗?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翻看了皮包里面的夹兜,200元钱还在那里。我想,他们从来就没打开过。李小花的奶奶说,送给我的那十个鸡蛋是从邻居家借的,太少了,很对不起我。
  当时,我的喉咙像被什么堵住一样,喘不上气,但又很欣慰,心想,李小花是一个坚强、自尊、向上的好孩子。
  从此,我更加关注李小花,时常接济李小花的家。李小花大学毕业后,没有参加工作,做起自由撰稿人。李小花24岁那年嫁给了我,那时我36岁。
  我看见他的眼圈发红。
  他给我背诵了他妻子病重时写的一首诗歌:
  黑色的铁轨
  我附着黑色的铁轨顺流而下
  心儿滚着挣扎,像一头被截杀的小兽
  不得不一步一回头走向万劫不复
  有人说那是天堂
  可是我宁可被车轮碾得粉身碎骨
  也不愿意离开我的家
  梦里,我故意跌了一个跟头
  行程哪怕有一天的延误
  他不言语了。过一会儿,他话锋一转,说,多吃点,农村孩子胃口好,多吃啊。说着,他往我小碟子里夹了几个饺子。
  吃完饭出来,我们相拥着走着,他紧紧握住我的手。我忽然想起什么,问他坐出租车的时候为什么使劲抓住车把手?他说,他看出来我的失落,很着急,一心想留住我,情不自禁就使劲抓住车把手。我更紧地依偎他。我说我们对句好不好?你出上句,我对下句?他张了张嘴,发不出声音。我大吃一惊。他掏出手机,在短消息处打上一行字:我有咽炎,这两天说的话赶上过去几年说的了。嗓子哑了。过两天就好。
  天上飘起了雪花,晶莹洁白,超越生死。

  姓名:王晓玲
  地址: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富山镇卧龙岗村
  邮编:122400
  手机:15942150495
级别: 大学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4-10 18:37

很好的一篇,一口气看完。真实感人!别的不多说,问候晓玲!
级别: 高中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12 08:34

引用
引用第1楼菡萏于2017-04-10 18:37发表的  :
很好的一篇,一口气看完。真实感人!别的不多说,问候晓玲!
凡是菡萏写给我的,我就感到一种美感和暖意,谢谢你。我出门玩呢,散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