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我和我的粉丝
级别: 高中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5 12:32

0 我和我的粉丝

                            我和我的粉丝
                           王晓玲
  我终于确定,她是我的粉丝。开始,她自称我的粉丝,我不以为然。心想,就我,还有粉丝?我以为,我与粉丝,就像我与诺贝尔文学奖,永世不沾边。可是,事情的发展出乎我的意料。
  她是我有一搭无一搭接受的QQ好友,之前我们没任何接触。
  我的空间时常显示,她到访的足迹。
  她有时候在QQ上留言,说几句读感。对此,我一笑置之。以为她茶余饭后,有意无意看了几眼一个农妇的涂鸦之作,随便说说而已。
  一天,我闲来无事,点了她的QQ。得知我们是一个市的,她住市里,我住乡村。她言语生动幽默,我忍不住哈哈笑。一会儿,她郑重地说,心疼你。我讶异了,心疼我?她说,因仰视而心疼。我说,一个农妇,写点文字,你就仰视了,你就心疼了。她说,她看到了一颗浴火重生的心。我凝重了。后来,她说,抑郁了,就出去溜达溜达。我嘴上说,我没抑郁,其实,我真的是抑郁了,有种看不到光亮的愁闷。她说,你要是突然想溜达溜达,你就告诉我,我就去车站等你。我被感动了,说,以后我要好好待你。她说,你把我当成小鸡崽儿养活哇,开心。
  后来的几次聊天,她把我的心理和精神状态分析得准确无误,比如她说我,凌乱骚动了,急功近利了,文思不畅了等等,令我警醒和颔首,我没感到被揭伤疤的尴尬和疼痛。
  一天,我往空间说说上发几张新旧照片。她看到后问我精神状态咋样?我说清闲自在。她说,你的情绪有波动吧?我说,为什么这样说?她说,发旧照片就是怀念的意思。再说,你以前从不发照片,也极少发说说。现在,你每天都在乱蓬蓬的嘀咕,一定不对头了。她说得对。之所以发照片,是我突然想到,万一我哪天死去,文友都不知道我长啥样,他们一旦纪念我,都没有我的遗照。以前,我一心想要慢慢完善自己,成人成才,当耳闻目睹太多猝不及防的死亡,我知道,死神不会等候和怜悯任何一个人。我进而想,我没有机会完全盛开也不必沮丧,一点漫展一点凋残,也不失为一种人生风物。
  你还年轻,而我已无力多说。如果有一天,你为我立传,我将很高兴。我把这句话发到说说上,是寄望于她。
  她没说别的,只是通过QQ问我,啥时候到她那里玩。
  院子的梨花开了,我去了她那里。
  见面的时候,她喊了我的名字。我喜欢。未见之前,我对她是友好和疑惑,见到了,我一下子被她的素养、平和和真诚镇住了。她有一种气场。我感到了我的粗糙和孤陋。她对我既尊重又爱惜,我转身抹了一下眼睛。我说,你对我这样好,我能理解。就像我愿意请余秀华吃饭,其中的思想感情是一样的。我说,我不说谢谢,因为这不是谢谢的事。她说,我既然这么做了,就什么都不用说。对于这份心甘情愿,我哪怕有一点点装都是对神的亵渎,对自己的诅咒。在她身边,我就像在家。我问她,我文如其人吗?她说,文如其人,一样一样的。
  之前的聊天中得知的,我俩都和本市的一位文学前辈有交集,于是,这次相会,自然邀请了他。
  商定好一家酒店,前辈建议打车去。我的粉丝说,也不太远,走着去吧。边走边说说话,晓玲也好沉静沉静。这话不假,我确实处在一种潜意识的兴奋中,我叹惜人世间还有一个人如此了解我,好像我是她捏出来的。
  路上,我和我的粉丝并肩走,有说有笑。我的笑是大声的,露牙齿的,她的笑是微笑,不露牙齿。我说话粗声大气,她说话慢声细语,一字一板。我们还不自觉地拉下手,拉下手。下意识的,不是有意做出的亲近。前辈走在我俩前面,后退着给我们拍了多张照片。我找个机会悄声问前辈,为什么一眼看上去,她沉稳,雅致,我却毛毛躁躁的。前辈说,与遗传和生活环境有关系。我点了点头。
  我的粉丝再次询问我的精神状态。我含糊其辞地说,我说生死很正常,这是哲学思考。粉丝不置可否,我看出她似乎还是不放心。一会儿,她歪脖抬脸小声问我,你说过,你意识模糊。事情是这样的。不久前的一天早上,我起身穿衣,却怎么也找不到袜子了。老公也帮助我找。我说,不找了,在袜兜另拿一双。我以为叠好被子,扫炕的时候,袜子一定就会出现。结果没有。晚上睡觉脱衣的时候,袜子出现了,它在我的内衣里,而且待了一天,我竟然没有感觉到。年轻的时候,别说一只袜子,就是一根头发沾上皮肤,我都受不了。我感到又可笑又惊慌,这是岁月的魔爪加在我身上的耻辱,我老了。我产生了托付后事的想法。我唯一的后事,就是希望有人写字怀念我一下。我在说说上含蓄地表达了我的心情,我的粉丝捕捉到了什么,她在QQ上找到我,问我。我说了袜子事件。我接着说,袜子事件之后,又发生一件事,简直不好意思说。她说,说吧。我说,我说了,你别嫌弃。她说,我耐心地听。过一会儿,她说,我还没听,眼泪就流下来了。我冷静地叙述了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她说,你是心思过重。出来散心吧。
  为了叫粉丝放心,我对她说,我保证没事。她说,没事就好,回家好好写啊。
  来到酒店落座。我的粉丝毫不犹豫地说,点青菜,晓玲不喜欢肉食。我都不记得我啥时候说的,可是她记住了。当然,点完青菜,还点了两个肉食,给前辈点的。我的粉丝给我们倒酒。我说,我不会喝酒,只喝白开水。前辈和粉丝都说,满上,你喝一口,行吧。之后,你就喝白开水。我说,我喝了一口,那剩下的酒不就浪费了?他俩一起说,没事。浪费不了。举杯同贺,我的粉丝致辞,说欢迎我的到来。我想表达我的感激之情,可是总觉得说谢谢相对她的这份情太浅薄。想了想,心里那团热,不知道咋样倒出,我还是小声地说,谢谢。席间,她对前辈谈论我的文章。我都不好意思,我就那么几篇小拙文,她还郑重其事地拿到桌面上。她分析我文的特征特点特色,我感叹她为我耗费的心血太多,她说,做粉丝不是嘻嘻哈哈捧捧场,而是要通透地研习其作品。粉丝也要做到名副其实。话锋一转,她竟然恳请前辈把我的文往某刊物推荐。前辈不吱声。我说,我没有实力,也没有作品,不要难为前辈。她沉思了一会儿,主动谈起前辈的作品系列。前辈终于滔滔不绝地谈起他自己。她听得非常认真。后来,由着话题,她对前辈说,能否凭借您的名气和心气,制止一些乱拆乱建毁坏文物的行为?前辈说,尽力而为。
  我没见过世面,不懂社交礼节,席间基本没怎么说话,他俩提到的本市文人,我一个都不认识。总之,我一问三不知。我边听边拍照拍视频,想把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留存下来。忽然,前辈的一句话,激起我心的涟漪。他对她说,你还在那个店干吗?你很辛苦的。言外之意,我的粉丝工作工作量很忙很重。时间也很紧。可是,我们相识半年来,她丝毫没有提起她的生活状况,什么苦啊累啊烦啊恼啊,半句没提起过。我欣赏接纳生活,挑战生活,思考生活,我讨厌抱怨生活。我讲不出什么大道理,就是觉得抱怨的嘴脸很丑。
  我找个借口离坐出去,有意独处半小时。回座的时候,我发现我的满杯酒剩余一小圈了。我一下子反应过来,那是他俩留给我的福根。我感动他们的不嫌弃,感动他们的细心和仁爱。
  快要吃完饭的时候,我说,一会儿咱们逛逛商场,我买点东西。我的本意是想给他俩买点礼物作为答谢。我的粉丝说,好。接着她对前辈说,老师,你忙的话你先走,我陪晓玲逛商场。席间,前辈说他正在撰写一个文史类题材,晚上还要赴约一个宴请。前辈起身告辞。过后,我对我粉丝说,你心太实。我们邀请前辈一起逛商场,他实在不去,才好。我粉丝说,他说他很忙,我们不好耽误他的。我转移话题,对她说,老师不是叫你选一篇散文发到他邮箱,到时候给你推荐发表吗?她说,我不那样做。我写的不行。
  前辈对我粉丝很器重,私下对我说,我粉丝很有灵气,人品还正,写的古体诗非常好。我不懂古体诗,没有去评价。
  离开酒店,逛完商场,我们走着去车站。一路,她还是谈我的作品。我觉得我的作品没啥好谈的,枉费人家时间和精力,于是,我有意识地提她的作品。可是,她一语带过,不谈。我俩就谈前辈以及其他人的作品。说来说去,她又把话题转移到我身上。她说,王,我希望一直仰视你,因为你代表着我所不能达到的一种冷清深沉的状态。
  不想辜负她。我不能做到绝世独立,但我一定要做到自尊自爱,纯粹端庄。
  以后,只要她愿意管我,我就听她的。我不是盲从,生命的里程,总有跑偏的时候,我希望有人匡正。仔细想想,连我自己都没加以重视的几次精神状况,都是她及时提醒和鼓励,才使我免于陷得更深。
  鞠躬致谢。


        姓名:王晓玲
  地址:辽宁省朝阳市建平县富山镇卧龙岗村
  邮编:122400
  手机:15942150495

  
[ 此帖被依然如是在2017-04-15 17:02重新编辑 ]
喜欢有文字陪伴的岁月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4-18 16:04

喝酒的那段细节很好,很感人。我也喜欢读您的散文,很自然。文中有几处“我的粉丝”,改成“她”或其他称谓如何?个见。
不想风化的种子,都愿开花。
级别: 高中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18 20:40

引用
引用第1楼老歌牧童于2017-04-18 16:04发表的 :
喝酒的那段细节很好,很感人。我也喜欢读您的散文,很自然。文中有几处“我的粉丝”,改成“她”或其他称谓如何?个见。

牧童辛苦。
其实,我也不想“我的粉丝”“我的粉丝”叫着,感到不自在。用她的真名或网名,我又担心给她带去麻烦。于是,我用极尽谦卑、恭敬的语言,讲述了我和她之间的友谊。
我试着改改。

谢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