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放 水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6 18:11

0 放 水

                                                                                                  放 水

       在我小的时候,除了会手艺的人农闲时做点杂活补贴家用,大部分农民没有私心杂念,一辈子就死心塌地在田头地间精心侍弄庄稼。故乡地处丘陵地带,夏末秋初容易发生干旱,同村村民之间、相邻生产队之间因为珍贵的水,经常发生争执,有的为此打得头破血流,甚至闹出人命的事也时有耳闻。  

      我中专三年级的暑假,一连二十几天没有下一滴雨,每天白天抬头看见的都是毒辣辣的太阳,人们眼巴巴期盼的乌云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看不到一丝踪影。我们村的河道早已干涸,但是上游蓄水的水库里还有不少存水。大队开会研究决定,让每一个村轮流放一天一夜水,其他村庄不准偷放或者截留。父母和哥哥在家忙着“双抢”,我想自己已经快二十岁了,干农活不在行,像放水这样不大需要体力的活儿还是能干,也能减轻他们的辛劳,反正每家每户都出一个人!放水的人大部分都是妇女或是像我这样二半大甚至更小的男孩,气得老队长在集合队伍后,没好气地摇摇头说:“怎么来的尽是些老弱病残的啊?打架都搞不过人家!唉!”我满脑子不服气,嘴噘得老高,心中嘀咕说:“你也不能一棍子都打死啊,虽然我没有干过什么农活,但我放放水还不是绰绰有余,怎么就成了老弱病残?真是门缝里瞧人把人看扁了!”

       我们吃饭都是轮流到附近村庄上的亲戚家。白天的时间好打发,我们在河道边的树荫下聊聊天或者看看带来的小说,况且河堤上空阔,不时有阵阵微风吹过,让人感觉到有一丝凉快。看着周围田野里忙着农活的村民一个个被烈日烤得汗流浃背,繁重的体力活让每一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了疲惫。我似乎看见同样在几里外的稻田里家人忙碌的影子,顿时心生愧疚,心想这么多年仗着自己在家最小,一干农活就撒娇找各种各样的借口,以及父母的疼爱和哥哥姐姐的呵护,自己在田地里实实在在干农活的时间屈指可数。我心中暗暗告诫自己,这次放水一定不能再让家人担心和失望,我和两个堂弟守着相邻的河道,像是守着全村人秋收的希望,不敢有半点马虎和松懈!半个小时左右轮流沿着河道仔仔细细检查一次,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沟渠,有时候不放心,便蹲下身子扒开杂草,确认没有漏泄才罢休。河道周围村庄的人看我们村这么多人的架势,白天根本不敢下手。

       最难捱的是晚上,当夜幕渐渐笼罩在田野里,满天的星星像珍珠一样镶嵌在天空中,单调聒噪的蛙声吵得人心烦,我和两个堂弟白天把聊天的话题都说完了,而且又没办法看书。最可恨的是蚊子,像一个个处在黑暗中的刺客一样,不时地向我们袭来,刚打死了胳膊上的这只,腿上又被狠狠地咬了一口。我们丝毫不敢大意,和堂弟依旧轮流巡逻,生怕这珍贵的水在我们的“防区”被偷走。大堂弟突然说想瞧瞧看水的阵地上是不是有“逃兵”!他带着电筒顺着河堤走了两三里路,回来气愤地说:“好多地方都看不到一个鬼影子,大概都躲到附近的亲戚家偷懒睡觉去了!就剩下我们这些老实巴交的人在大堤上喂蚊子,太不像话了!”说完后,嘴里骂了几句咒人的话。

      这时已经是深夜了,我们三个人都困得直打哈欠,眼睛都快睁不开了。突然大堂弟既紧张又有些兴奋地小声说,发现了“敌情”!我揉了揉眼睛,顺着大堂弟指的地方,有一个人影一会儿蹲在不远处的田边用手摸什么东西,一会儿用电筒在水沟里照什么东西。我们三个人顿时都来了精神,仿佛要去完成特别重大的使命一样,小声地商量着,我便要小堂弟坚守“阵地”,自己和大堂弟去侦查一下“敌情”。我们蹑手蹑脚慢慢地跟了过去,生怕惊动他,仔细一看,原来他不过是捉黄鳝的,在检查自己放的黄鳝笼子收获情况。虚惊了一场,困意却像传染了一样,我们都不停地打着哈欠,眼睛倦得睁不开。我建议轮流睡一会儿,但蚊子却不停地骚扰我们。最后小堂弟想了一个好办法,在田里拿来晒干的稻草把全身盖得严严实实,只露出嘴巴和鼻孔呼吸,蚊子下手的机会少了,很快便进入了梦乡。睡梦中我看见白花花的水流进我家干得发白的田里,本来被晒得病怏怏的秧苗顿时像沙漠里旅人一样的嗓子干渴难耐,突然喝到清澈甘甜的泉水一样振奋和精神。父亲愁眉不展的面庞上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一个劲地夸我懂事能帮他分担一些忧愁了。我感觉自己真得长大了,终于可以为家里做一点事情,正在我梦中得意的时候,堂弟不停地在我的耳边呼唤,原来轮到我巡逻了!我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慢慢地站起来巡逻,来来回回走了几圈活动活动筋骨,扛上铁锨摇摇晃晃地去巡逻,终于熬到天亮了。

       我们饿着肚子扛着铁锹沿着河堤往回走,看着原本我们村干涸见底的河道里蓄了不少河水,我们高兴得就像凯旋归来的战士!走到村口,看见队长家的女婿已经开始往自己的水田里放水了,我和堂弟顿时气得脸涨得通红,嘴巴噘得可以挂一把水壶了(因为开会说好,等大家全部回来后,从距离河道最远的田由远及近放水。)!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当面就指责正在他女婿田里插秧的老队长,话说得决绝难听,越说越激动,后来干脆变成了斥责甚至怒骂了!在我们村里干了几十年的老队长脸气得铁青,恶狠狠地盯着我们三个人看了一会儿,牙齿咬得格格响,最后还是一声不吭地从田里火燎屁股似的上来往家走。他女婿赶紧陪着笑脸关了河道里往自家田里放水的闸门。
 
       我气呼呼地走回家,匆匆地吃过早饭,倒头便睡。一觉醒来已经快到中午了。母亲正在后门口择菜,盯着我的眼睛问:“早上听港(说)你把老队长骂得狗血喷头,真有这么回事?”我理直气壮地说:“他该骂,谁叫他说一套做一套,好处都让自己家占!我不骂他,难道还要给他磕头烧香?”母亲严肃地说:“那你也不能大白天站在田埂上破口大骂啊?你知道村子里怎么说吗?都说看你平常文文静静像个读书人,原来书都读到屁眼里去了!骂起人来和泼妇骂街没有区别,连刚会走路的小家伙都懂,对长辈最起码的尊重你都不晓得!”我涨红了脸说:“你们都怕他,我可不买他帐!”母亲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怕不怕的事,你有话不能好好港(讲)啊?本来你有理,现在好了,村里绝大部分人都数落你,你也快二十的人了,做什么事,也要经过脑子想想!都怪我和你大大(父亲)从小把你惯坏的了!唉!”说完母亲长叹了一声,摇了摇头,拿着要洗的菜和米去池塘边,剩下我一个人呆呆地坐在小板凳上,早上发生的一幕幕像电影一样在脑子里反复地回放、跳跃。我使劲地咬着嘴唇,母亲的话语在我耳边反复回荡,想想自己粗鲁的态度和骂街似的言语,顿生后悔,从那一刻起,我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不能再像过去那样随心所欲的任性了,是生活和母亲教会了我做人的道理。

        时间像河道里的水悄悄流逝了二十几年,我也从一个毛头小子经历了生活中的风风雨雨,每当我冲动地想发脾气甚至怒骂时,那一次放水时老队长生气的样子和母亲告诫的话语顿时在我眼前闪过,努力地克制着自己,耐着性子从容地面对,理智地对待眼前的人和事!
级别: 高中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4-17 21:18

悠悠往事,徐徐道来,一首人生历练之歌。

多朴素睿智的母亲。致敬。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17 21:20

回 1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谢谢老师点评和鼓励!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