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雪夜惊魂{散文} 作者:黄小军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7 08:59

0 雪夜惊魂{散文} 作者:黄小军

    初冬,窝在江南某座小城的被窝里,听说东北一带早茫茫雪原了,好生羡慕。古人说:雪夜读禁书,岂不快哉。那个时代的所谓禁书,淫也。明朝四川一带的古人在其传唱一时的《新居曲》里还说:雪夜洞房多混事,一看新娘手,二看新娘脚,三看新娘腰,新娘要不亲手送,爷们就要伸手掏。当然也有文明点的玩法:洞房床上反铺一条花被,要求新娘把它翻过去,边翻边有人问,翻过去了没有,新娘娇羞不答,但闹房者必然穷追不舍,直到新娘红着脸说:翻过去了。明末清初的大戏剧家李渔《闲情偶寄》中说:雪夜读《肉蒲团》也,室内三乐,看春意,想春色,梦春声。莫说古人多放纵,一闲也,二怕也,古来雪夜多凶险,雪原返照之光,颇多不测也。

    雪夜向来惊魂,若是还带上点月色的话,李愬雪夜袭蔡州,杀吴元济也。因为但凡不安分的男人,总爱在雪夜里,怀揣一份野欲,或惊悸,不安分地遊荡。最典型的莫过于评剧版的林教头,一杆长枪挑着一个酒葫芦的风雪月归人的形象。林教头是不安分的,不肯把林娘子献给高衙内,却又不敢反抗,直到林娘子投了井,草料埸也烧了,才在几口烧酒下肚之后,红着一对不知是不是狼的眼睛,象是杀掉了自已似地杀了人,然后才成了司马迁笔下遊侠列传里那样的反贼。

    其实女人也一样,譬如大汉刘彻曾经当作宝贝的老婆陈阿娇,争得一人闻此怨,长门深夜有妍姝,只是她弄不明白漫天漫地飘扬着的雪花,真的是龙磷吗,为什么死人一样白,究竟从哪里来,苍天之上还有苍天吗。月色里,朔风中,隐伏着来自北方匈奴的一声声狼暤,直到她被打入冷宫,未央宫铜炉里的碳火也熄灭了,可刘彻却扔下一个黄金屋,扔下一个帝王的初恋,拖着一片月色,踟蹰着一个王朝,走远了。

    还有曾和微宗皇帝偷情的李师师,据施耐庵描述的一些情形,东京观花灯之后,坐在皇帝老儿爬进爬出的地道口上,师师和燕青曾就燕山雪花大如席,发生过一些争执。师师说:雪花大如席是因为君王罩万物,所以雪花象征浩荡的皇恩皇权,而燕青说:大如席,是因为浩荡的皇恩下,要死好多人,席是战场上用来裹尸的。师师说燕青太冷,缺乏诗意,但之后两人仍然搞名堂,完事后燕青用箫吹出了满天雪花,从此梁山最俊俏的小伙不再投身革命了。

    还有大唐官二代的薛丁山和樊梨花,兵困贺兰山时,哈迷国的国王还在山下暴跳,两人却窝在一个雪洞子里调情,后来反唐的薛刚就是那时怀上的,所谓身怀鬼胎,刚刚被薛丁山杀死的苏宝同,冤魂刚好扑来。但唐人笔记体小说提到这一段时,却根本不提受精那一瞬的凶险,而总不忘一味特别强调,满树梨花枝乱颤,樊梨花的肌肤雪一样白。

    再有就要说漠北放了十九年羊的苏武了,漫天风雪中他和单于打赌说,公羊是会生小羊的,他知道他会感动上苍,在他看来漠北雪原就是一只大羊,而他是骑羊的人,单于给过他一个女人,他骑在这个女人身上的时候,感谢的却是早已把他忘了的汉皇。至于这个赌约的结果究竟怎样,司马迁没说,但苏武终究还是归汉了,而且带回了一身雪花,此后他的残生都被深埋在王朝暗黑的咒语里,咒语里没有月色。

    雪夜里还有1936年黄河某个大拐弯处的领袖毛泽东,不再是独立寒秋的时候,也望不到湘江北去,苍白而又有些发亮的天幕下,在个人命运其实还充满变数的当时,竟然有心情陶醉于一种素裹红装的分外妖娆。红装其实是无考的,是否指贺子珍,存疑。后世学者想当然把它附会成革命伟业,毛泽东笑而不答。东征无果而返,西征更是全军溃败于祁连,大雪封山,给养不继,更兼第三国际还不承认其领袖地位,却在一种俱往矣的感慨之后,而顿生豪情而至于霸气。的确是别人都稍逊风骚了,可月色呢,月亮呢,或许从此东方红了吧。

    说到这也许够了,中国史是擅于堆砌雪色和月色的,中国史的晴空是浸淫过漫漫飞雪的。昨夜闲暇,冷风钻窗,窝在被桶里用手机翻阅一部先人的无厘头话本,一夜无眠,忽觉惊魂。
地址 江西省德兴市第二中学  作者 黄小军  邮编334200 

电话13767347492   身份证号:362333195712220010

E-mail2172823787@qq.com 微信:ZCH19571222
级别: 高中生
沙发  发表于: 2017-04-17 21:04

干净利落,思维敏捷。

雪夜几多事,尽到笔端来。
级别: 小学生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18 20:19

回 1楼(依然如是) 的帖子

谢谢,握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