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秦直道(长篇散文诗)
级别: 论坛版主
楼主  发表于: 2017-04-19 14:09

0 秦直道(长篇散文诗)

管理提醒: 本帖被 瑷珲王平 执行加亮操作(2017-04-20)
秦直道(长篇散文诗)

作者:剑熔



1
诗意的行走。
    了解诗意而神秘的秦直道。

2
    了解历史。
了解秦直道的历史。
了鲜高速第一路一一秦直道。

                       二
1
一声长啸。

2
马蹄冲出咸阳,越过渭河。

3
秦直道,由淳化甘泉宫,冲进崇山峻岭,擦着照金丹霞山,穿进子午岭,跨过黄土高原。

4
一路向北……
大山,苍苍茫茫。

5
突然,飞起的尘烟追逐着马蹄诗意而去。

6
日夜兼程。
      
                        三

1
千年之后,这条被兵马蹄踩踏的路。
不见了踪影。
辽阔的大西北,这条路,只占了版图的细小一部分,像一根针的针眼,只占了那么一点点位置。
这条路,漫长岁月中被覆盖,或者被千年水灾冲毁。

2
看不到真身和全貌。
那就从淳化出发,用双脚替代尺子,打起精神,携带干粮。
去尝试丈量古老,而又充满神奇的秦直道。

3
从咸阳出发前。
一板一眼唱一段秦腔。豪放、厚重的秦腔,几乎是吼出来的秦腔,淋漓尽致,于关中大地响彻。
    沉睡千年的秦始皇,再也听不到自己曾经下令,耗时费工修建的路上,响起阵阵的马蹄声,一路向北。
4
而盘踞在临潼巨大的秦陵,一代帝王的坟墓成为人潮如流的旅游景点。
走过春,陵上的野花随意开放;
走过夏,陵下麦浪滚颗粒归仓;
走过秋,成熟的石榴笑开了口;
走过冬,白雪夹着风飘满陵地。

5
横贯关中东西的秦岭,八百里,一个浩大的盆地。
秦岭的高山上,收纳了无限风光。西岳华山,奇峻非凡;太白积雪,六月暑天;瀑布溪流,网住群山……
秦岭山脉高大的树枝,挑起夜空的星月,不慎掉进东流的渭河。
溅起的水花,高高的,瞭望两岸蜿蜒百里的唐十八皇陵。
看到的是雄伟,而又凄凉的景象。
6
唯有成熟的麦子,在风中摇着金黄、响亮的铃声,期待丰收的画卷。
麦子收割,在田头,地边,垒起一个个丰满的乳房。
7
风景险峻,以石为美的华山,居高临下,看尽千年历史。
向北走,穿越大山,依然是山大沟深。
昔日兵马走动的兵站已无兵马,就连歇息的地方,也像游走的散兵四处寻找。

8
在石门。
蓝的天,白的云,绿的海,诗意的展现。
山,峰峦叠嶂。
路,九曲回肠。
9
奇花异草,飞禽走兽,石门关、秦兵站、扶苏庙、马刨泉,这些没有来得及归宿,遗落的星星,连同飞翔的黑鹳、白鹤、金雕,让石门构成一幅诗意画卷。
10
站在石门,沐浴着山风。
夏日的清凉直击身体。
那些炎热不见了。
那些烦闷不见了。
那些苦累不见了。
唯有一身轻松陪伴左右,心情,像胸腔里飞出欢快的鸽群一样。

11
漫步林海,松涛阵阵,鸟语花香,古柳孕松。
烽火台盘踞在高高的山上,回味那瞭望瞬间点燃的风火,在滚滚浓烟中传递消息。
春天,桃花川的山桃花竞相开放,一条沟,开成了花的海洋、花的世界,就连飘在天空的一朵朵白云也带着几份姻脂,香淡淡的。

12
石门右上方的山腰上,一座扶苏庙定居这里。
扶苏墓在山门以北的沟底內。
谁人知道扶苏为何到达秦直道?
河南有扶苏庙,到底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历史总归历史,有专家考研得出结论。

13
扶苏与秦直道有直接的联系。
都城在咸阳,秦始皇死后还没来得及运回,朝内有篡权者假下圣旨,要扶苏自行解决。
当时,扶苏在石门秦直道工地接到圣旨大哭。
面向咸阳,泪水如渭河水一样。
天空乌云密布,一阵阵电闪雷呜之后,扶苏在森林深处走了……

14
    沟壑在延伸。
秦直道在延伸。
走进洛川,我想,千年前的秦兵是否到过这里的果园。
那时这里的苹果一定很少,甚至没有苹果,尽是高原上一望不尽的麦子。
那些秦兵秦马,还有那些修路的人,也许吃过这里出产的麦子。

15
黄土高原的烈日哂着。风吹着。
缺雨的时候,麦苗们咽喉干渴,多么想喝上几口水,就像修路的人一样,嗓子冒出了烟、冒出了火。
没有雨的日子,干渴的含义从头到脚,甚至整个躯体都理解的彻彻底底。

16
脚步迈进陕北。
绿色渐渐地少了。
唯一让人振奋的是,空中飘来的、山那边滚来的、多是情歌的信天游。

17
“鸡蛋壳壳点灯半炕炕亮,烧酒盅盅舀米也不嫌你穷。半碗黑豆半碗米,端起碗来想起你……”
柔情的歌声在山间回荡;
在沟底沿着滔滔黄河走动;
脚步停不下来。
就连蜿蜒在山顶、山腰、沟底的秦直道,听了千年也没有厌烦,依然竖耳倾听。
回味信天游背后一个个故事。

                           四

1
秦直道。
      顾名思义,把弯曲的路取成直道。
这在秦朝一项巨大的工程,历时两年半,凭简单的工具和劳动力,逢山开路,遇水垒桥。
创造者奇迹。

2
三十万大军在劲风呼啸中,尘土飞扬。
铁镐声四起,夯声阵阵,场面宏大,浩浩荡荡……
不易啊。
于是,我想到了唐代诗人李白的《蜀道难》。相比,简直是难于上青天。
一条蜀道,一条秦直道,像秦岭的两个翅膀,扑闪着穿行岁月。

3
岁月流逝。
在这个夏日炎炎的季节。
面对古老的秦直道,追寻它久远的历史,掐指算算,比罗马大道早二百年。
堪称远古的高速公路。

4
翻开秦直道这部史书:
起点,淳化,一个诗意的地名,在陕西咸阳境内。
终点,:九原郡,一个高贵的名字,在内豪古包头境内。
这一条路,像雨后天空升起的彩虹,把两省紧紧连在一起,把黄土高原、草原沙漠连在一起。

5
一条秦直道。
一部厚重的史书。
一部厚厚的《诗经》。
一幅风景秀丽且诗意灵动的画卷。

6
沿秦直道往北。
黄帝陵的古柏与直道相望。
近在咫尺,千年也没见上一面。

7
黄帝陵古柏苍翠着,生长着,面目越来越老,老成满山的风景。
手植柏、挂甲柏,一个个传奇故事写在身躯上。
人们阅读生出惊奇:千年来,经风经雨,经岁月洗礼,仍让一片绿染在山梁上。
仅仅是黄帝手植柏,七搂八揸半,圪里圪垯不上算。
历经5000多年,七人合抱犹不围。
这些并不夸张。当脚步进入轩辕庙,首先大树遮天,一片巨大的树荫丢在地上。

8
伫立,仰望。
古柏上,树杆如一条条巨龙腾空而起。
云是绿叶,烟是晨雾与香火,在山上飘渺着。

9
读历史。
需要静下心,去除杂念,就会读出历史深处隐含的一个个故事。
在黄帝陵,我感受到了。
      
                          五

1
用双脚丈量秦直道,是辛苦和开心的。

2
在春天,冰雪化尽,山野醒了过来。
一场春雨迈着轻轻的脚步走过;
一阵春风抚摸着原野走过;
一天的暖阳缓缓走过;
一夜的睡醒来。
山绿了,树绿了,水绿了,云绿了。
诗意扑面而来。
山花含羞,躲在大山深处。
好在,人们看不见你的面目,却闻到淡淡的香,那是春风送来的礼物。

3
山,在眼前起伏。
路,在脚下延伸。
这条古道。难走。

4
在夏天,烈日当空。
洒下亿万束裹着热的光芒。
而此时,沿着秦直道往北走,一种享受也渐渐的产生。
走。往北。
凉凉的山风翻山越岭走到身边,那一种爽在大都市是享受不到的,是人们渴望的。

5
走。往北。
绿越来越重,像海的涛声迎合山风,一浪高过一浪,涌上浪尖的,是心里闪现出诗灵动的意象
走。往北。
大山深处的鸟鸣回荡着,山泉叮咚的歌声回荡着。
声音清翠、婉转,为行走秦直道的人们,增加了信心。

6
往北,走。
在秋天,岁月的画师一不小心,打翻了彩盘,山,瞬间变成五颜六色。
像魔仗,吸引人们的脚步。

7
大山里的色彩变幻着,时黄时红。
如一朵朵、一丛丛彩云,在山腰,在山顶,在秦直道飘着。
忽然一条清澈的溪流走进我们眼里。
沿着山体流淌、跳跃。
我们情不自禁地与溪流拥抱,甚至不遮不掩地来一个深情的亲吻。

8
站立溪边,伸腰、蹬腿,抬头。
看见成熟的野果在风中摇曳。
像磁铁,将我们的脚步吸引过去。

9
在冬天,一场雪让大山银装素裹。
流河、溪水凝固了,树木用躯体抵御寒风。
山林时不时传来鸟鸣,唯有大的山泉还有活力,努力证明自己的存在。

10
冬渐渐深了。
秦直道,这天下第一路冬眠在厚厚的积雪下,做着自己的梦。
而秦直道两侧却现出另一番景象:
高高的山体上,渗出的水越积越多,渐渐形成宠大的冰瀑奇观,如玉洁白,晶莹透明,让人惊叹天然奇观。

11
行走秦直道。
偶尔惊飞草丛里的飞鸟,用目光搜索,雪地上鸟用爪印,为冬天书写温暖的文字,一行又一行;
白的雪裹着树,在风的活动下,画出一幅百里长卷。
画中,雪景奇特,雾松美景,蜿蜒曲折,人行其中,虽抵挡不了寒风的袭击,但人行画中的感受,释放出欢快的心情难以想象。
让诗温暖着。

12
从照金牧场奔跑而来的一匹白马,携着丹霞的风。
沿秦直道奔跑,与荒原的雪融为一体。
要不是奔跑:
要不是长啸:
要不是四蹄飞荡起的雪尘。
我以为,除了鸟,只有我一个活物了。



1
披着雪衣,迎着寒风,艰难地行走在秦直道。
在秦国,那是一条平坦、宽阔的路。
连风走在上面,一口气跑出好几公里。
何况,飞奔的马蹄?

2
此时,雪飘,风吹。
脚下的秦直道难以辨认。
只能通过搜集的资料,问寻来的情况。
高一脚、低一脚的艰难行走,去寻找诗样的风景。
头顶像开了锅似的,热气与寒冷相持。

3
脸上的汗珠子,滚落,与雪融为一体。
这是秦直道吗?
看看。我们行走在秦直道之上的山体上。

                        七

1
行走秦直道。  
与行走在现代高速公路的感觉。
截然不同。
一个,有车载着人飞奔。一个,凭双脚攀上攀下。

2
从甘泉宫出发。
沿途,舌尖上有了感觉。享受一碗特色饸饹,让身体散发乡土的风味。
向北,穿子午岭,穿过石门寻着旬邑的美味而去。
一碗地道的荞麦面加入油泼辣子,头上一边冒汗,脚下艰难行进。

3
在富县。
一盘油糕下肚,口感软滑、香甜的味道绕着鼻口不愿离去。

4
入甘泉。
专门要了豆腐干和劳山炒鸡蛋,填饱肚子,没说的,继续行进。

5
进志丹。
享用碗托,特别是炎热的夏季,才知道过瘾的滋味。
6
进安塞。
品尝风味羊朵碎,那个地道,纯粹的陕北风味。

7
进子长。
凉粉喜人,看似柔嫩,却又筋又韧。

8
论榆林。
誉为“清香白玉板,红嘴绿鹦哥”的菠菜烩豆腐,味美鲜嫩。
9
带着舌尖上的味道,回味。
脚步也有了力量。

                           八

1
      秦直道,埋没地下。
沉默在岁月里。
人们嘹望,很少提及。

2
往北,往北。
带着好奇的想法,往北。
为了秦直道。往北。
路遥远,脚步的支撑力有限。

3
是夜,躲进农家小院,要了菜和酒,来满足体内的需要。
举杯,为的是躯走寒冷。
当烈酒入口,我们听见村旁的秦直道上,风又一次唱起了秦腔,声调忽高忽低。
用酒躯寒,这是老法。酒热在体内扩散,像火炉在燃烧,烤得身体热乎乎的。

4
真想,骑一匹快马,扬鞭,让四蹄奔驰。
奔驰在畅通的秦直道上。

                       九

1
这条与长城齐名的路,像蚯蚓在地下蠕动。

2
岁月倒流。
甘泉宫声乐奏响,歌舞欢唱。
秦直道上,马蹄紧揍的鼓点,是宫女们甩着长袖起舞的节奏。

3
秦兵,手持长矛,骑马,兼或步行从咸阳走出。
一路向北,尘烟四起,蹄声、呼喊声由南向北而去……
一条路,一条记载历史的路,沉默的文字被埋在书里。

4
翻开的那一页,依然被日头晒着,被风吹着,被雨淋着,发黄,有的书页已经残缺。
      
                          十

1
四季轮回,冬去春来。
秦直道。
又一次身披绿装,让鲜花簇拥着。

2
一条古老的文物;
一条不可移动的文物;
一条艰得的文化遗产。
漫长的古道,世界第一路,得到有效保护。

3
在旬邑石门山下方,一座博物馆座落在秦直道上方,……
在内蒙古鄂尔多斯,一座博物馆挺立在罕台镇。

4
历史与文化,像两棵夜明球,把守秦直道南北两头。
照亮秦直道的脉膊。
那些兵俑,握剑、拉弓,或者半跪、站立,让我想到远在秦始皇陵旁的秦兵马俑,气势宏大,逼真、形象。
向人们讲述与秦直道的故事。

5
铜车马,似乎载着帝王飞奔在秦直道上;
车窗外的自然风光一闪而过。
车后紧随的兵马全副武装,阵势逼人,身上的盔甲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6
那些瓦当,还有砖块、古币,发掘出来,有了本身的文化价值。

7
是个性展示;
是历史遗留;
是无价之宝。

                         十一

1
就像下一盘棋,气氛紧张。
越过界河,是相互残杀的战场。

2
秦直道,从咸阳到包头,为抵制北国匈奴侵入而建的军事通道。
试想当年。直道上车马来回奔驰,人影晃动,马啸人欢。

3
夜晚,火举燃烧,一队队人马带着风、携着星匆匆驰过。
马蹄声回荡夜空。
震得星星牢牢抓住夜的胎盘。

4
月亮瞪大眼睛眼,静耳倾听马蹄、脚步弹奏秦直道这架琴。

5
琴声。
或急。或缓。
或近。或远。

十二

1
风声依然响着。
雨雪时隐时现。

2
从古到今。它们没有忘记秦直道。
风和雨雪无法抚摸它的躯体了,因为,它的衣服越来越厚。
几乎被忘掉。

3
一千年了,风雨的脾气变化莫测。

4
春天,风柔缓行走,到了直道跟前,脚步很轻,生怕惊动了它。
知道它累了,承受一天天痛疼,让它安静的休息。
就连雨也是轻轻的,飘下。

5
夏天,风的脾气暴躁,急匆匆从秦直道而过。
暴雨、雷鸣,相互交加,让自己思念直道的想法用暴躁的脾气发泄出来。
心里,好受一些。

6
秋天。发泄过脾气的风,心情平静了许多。
思念直道,天天从它身边走过,或者脚步徘徊,漫无目的的走。走向远方,游山玩水。
雨的思念沉重,一落几天几夜。

7
冬天。风的脾气又一次暴躁起来。
脸色严厉。
寒冷的风不顾一切吹过,有时它的怒吼让人们躲进室内。
雪轻轻落下,和风滚在一起。

                         十三

1
如今,秦直道没有了过去兵马的热闹情景。
有的是。
凄凉。甚至是悲伤。

2
沿途,那些兵站的遗址,有的发掘出来,有的还埋在地下。
荒草丛生。
沉睡着。

3
想想过去,兵站繁华过。
是夜,灯火辉煌,兵影移动,哨台高耸,战马嘶叫。

4
这是历史,岁月的一瞬间。
秦始皇驾崩后。这条路渐渐的安静下来。

5
渐渐的。
兵马的影子远去了。
兵站的影子消失了。
直道的躯体履盖了。

6
这些。
源于风雨的巨大的任性;
源于多次地震力量的冲击;
源于洪灾强大的肆意。
兵站被揭露出来,没了生命。
秦直道被小范围揭露出来,没了呼吸。
有的是残骨块块。
连诗意也远离而去。

7
只有野风摇着荒草凭吊。
只有野花开放寄着恩念。
只有人影走动书写祭文。

十四

1
       蓝天依旧。
       白云在幕布上书写诗篇,或绘着美丽画卷。
      
2
       秦直道从淳化开始,往北走,走到榆林与内蒙古。
       是如何跨越黄河的?

3
       凌空?没有结论!没有遗址!
       穿越?地下的洞穴呢,没有!
       封堵?滔滔不绝的黄河水奔流着。

4
      一条秦直道。
      一条黄河川。
      一手挽着内蒙,挽着沙漠,挽着草原。
       一手挽着陕西,挽着黄土高原,挽着秦岭。

5
       风始终停不住脚步。
       陕北信天游与内蒙古长调,在天空随风飘着,婉转,悠扬,在黄河上空会面,握手。
       秦直道,又是如何在这里握手?
       至今,这个谜没有解开。

6
       也好。解不的谜就解不开吧!
       夜空的星星,愁成眯起双眼的沉思。
       行走的月亮,愁成月圆月缺的身体。

7
       留着谜。
       后人去解。
       也许。等待也是一种美。
       是一种乡愁。

十五

1
       从淳化往北。
       秦直道一路蜿蜒曲折。
       像一条巨大的蛇曲,与黄河秦晋峡谷远远的并行。
       蛇曲,成为秦直道与黄河的特点。

2
       在宜川东的秦晋峡谷,经过蛇曲的黄河,在这里形成了壶口瀑布。
雄伟壮观。

3
       翻滚,喘急。
       烟雾升腾,彩虹高挂。
       而秦直道,这条古老的道,脚步一进入黄土高原,眼前的绿海渐渐的稀少。

4
       风吹,叹息。
       沟壑纵横,民歌飘荡。
       对于秦直道,生命是短暂的。
       我想:当消失在大地的一瞬间,它曾经挣扎过,痛苦过,留恋过。
       想想也是,曾经辉煌的秦直道,多像一位老人,在离世之际,出现的复杂思想……

5
       谁能想到。
       秦直道当时的思想与表情?

                        十六

1
       万里长城像一条腾飞的巨龙,在北方时而显现时而隐身,挺起坚强的脊梁。

2
       千里秦直道像一条盘踞西部的巨龙在秦朝之后,渐渐的隐身黄土之下,没有了人呼马啸的场景。

3
       秦直道如一条巨龙,沿途的大山和茂密的森林,是它的磷甲;
       流动的小河以及溪流,是它舞动的龙爪;
       分布的山路弯曲回旋,是它的龙须。

4
       而沿途分布的煤矿,深埋在地下的煤炭,是它含着的一个个龙珠。
       这些煤炭,这些龙珠,被后人跪着,或者用机器采出来,于瞬间放射耀眼、诗意的光芒。

5
       温暖。热烈。
      人们诗意生活。
      把煤炭誉为乌金,或太阳石。
      有了火神盗掘宝珠的传说。
      有了后裔后射落太阳的故事。

十七

1
       黄河以北。
       草原起伏。沙漠点绿。

2
       站在绿地上,草原时高时低伸向遥远的地方,羊群是它的常客。
       有骏马长啸,四蹄飞奔扬起的风声从身边刮过……

3
       溪流,或者小河诗画般在辽阔草地似的画板上走动。
风贴着草地轻轻抚摸……
      草原之上,蓝天,白云,阳光。夜晚的群星、月亮,甚至还有清晨草丛里的晶莹的露珠。
鸟雀飞翔,鸣叫声钻进我的耳孔。

4
       伫立沙漠边缘,让目光顺着沙丘望去。
风的手握着沙行走,坚强的骆驼草绿渐渐多了……
       驼铃阵阵,悦耳动听的声音像一声声清脆的鸟鸣,和风一起时紧时慢走过……

5
       阳光洒下,沙梁的阴与阳在瞬间明晰,一幅迷人的沙漠风光走进人们的双眼。
大漠落日,如血染天边……

6
       秦直道,在这样的风光里沉睡起来。
       沉睡,一觉睡了一千年了,也没有醒来。
       它还做着甜甜的梦。
       恋恋不舍那一段历史:尘烟、马蹄,渐渐远去……

                         十八

1
      站在风吹的秦直道上,突然我想:孟姜女,也许走过秦直道。

2
       为寻夫,从故乡孟家塬出走,向西,于石门折向北。
       折向北,走向长城。
       看不见范郎,就哭。
       大声的哭,哭天动地。
       哭倒了长城。寻见白骨忙择路而逃。
       追兵在后。
       孟姜女在前。

3
       跑啊跑啊,跑到宜君,悲痛再起,一阵痛哭哭出了泉水。
       见追兵追来,继续向南,在金锁关,情急之下,赤拳搬,将山搬转过来,堵住追兵的路。
      孟姜女走到金山,实在无力可支……
4
一个神奇的传说。
一天天在民间传下来。
      
                        十九

1
延安以北。
与无定河并肩延伸着。

2
那些塞上柳。葱绿葱绿,奇特的身材举起一朵朵绿色的云。
从远方吹来的风,轻轻摇动树的头颅,与蓝天、白云、河流、山丘,构成一幅画卷。

3
那些奔驰的车辆、列车、飞翔的鸟和行走的人影,给这幅画增添了动感。
太阳在空中,被白云推着行走,像山丘间乡民推着负重的单轮车,缓缓的行走。
偶尔,或男声、或女声的信天游翻过一道道梁,爬过一条条沟,随着风滚动而来。

4
无定河,听到动情处,河水打起了旋,跳起了舞。
几只鸟雀,鸣叫着,扑打着翅膀,飞向远方。

                          二十

1
       兵马。曾经从咸阳而出,在宽大的秦直道上喧闹、奔走。
       这些化身,被秦始皇收为陪葬品。

2
       呐喊声己去。
       呼啸声己去。
       脚步声己去。
       马蹄声己去。    

3
     随着时间消失,渐渐的远了。
       远了。无踪无影。
       从秦直道归来。
       来看兵马俑,世界八大奇迹,静静地,在临潼站成威武的方阵。

                       二十一

1
       走秦直道。
       为寻找历史的遗迹。
       我不是专家。只是一个好奇者,只是一个游走者。

2
      用一个所谓诗人的灵感体悟秦直道。
      用一个所谓作家的眼光去看秦直道。

3
      历史浩大,历史深远。
      历史。不是一部书里的文字。这些文字闪光,陈旧。
      那是一套丛书。
      分类。

4
      秦直道,仅仅是一小部分文字。正是这些文字。
      让古老的秦直道再一次活过来。
       在脑海,延伸……
      
                       二十二    

1        
归来。回味诗意旅程。
       古老的秦直道,在灵感里跳跃,在意象里起伏,在绝句里吟唱。

2
       绿海,河流。
       山丘,沟壑。
       高原,赞歌。
       沙漠,草原。

3
       回望。秦直道,古老,一支文化的巨笔竖起来。
       书写历史的宏伟,苍桑……
     诗意着。



     作者简介:剑熔,男,原名李建荣,60年代出生在陕西富平,系中国煤矿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铜川市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诗文集《山野风铃》,诗集《风牵着的手》、《家园书》、《矿脉》。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铁路文艺》、《阳光》、《海外文摘》《天津文学》、《边疆文学》、《延河》、《飞天》、《山东文学》、《青海湖》、《黄河文学》、《西北军事文学》、《椰城》、《雪莲》、《上海诗人》、《扬子江诗刊》、《诗潮》、《诗江南》、《诗歌月刊》、《绿风诗刊》、《散文诗》、《诗选刊》、《中国散文诗》等国内外报刊发表文字。
通联;727101陕西省铜川矿业公司下石节矿办公室 剑熔
(真实姓名:李建荣) 邮箱:vertljr@163.com
欢迎访问瑷珲王平新浪博客,请多批评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  发表于: 2017-04-20 19:01

大气,有特色的长章。欣赏学习诗人新作。点赞!
欢迎各位老师、文友,多多指教!
欢迎访问瑷珲王平新浪博客,请多批评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2  发表于: 2017-04-20 19:02

亮起佳作,供大家学习交流。
欢迎各位老师、文友,多多指教!
级别: 论坛版主
沙发3  发表于: 2017-04-21 04:50

引用
引用第2楼瑷珲王平于2017-04-20 19:02发表的  :
亮起佳作,供大家学习交流。

问好!谢谢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