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八一”之际以此献给亲爱的战友们!
级别: 初中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8-01 23:52

0 “八一”之际以此献给亲爱的战友们!

“八一”之际以此献给亲爱的战友们!
(小说)流水的兵——搞自中篇小说“黄芝山的傍晚”
                         作者:张宏雷
江南的春天似乎来得早些,三月又是满山红杜鹃紫杜鹃盛开争艳的时节,营房对面山坡上的桃花也开了,却给人太多的回忆与联想:流星摘桃子,常言看美女,石华说爱情,国南讲故事,自己桥上吹口琴,训练时在山上春游看杜鹃花…………记得冬末,长勇用红纸扎成小花系在桃枝上,让路人误以为桃花开了。当年的使命,雄心、好奇心雪一样,无声地消融、流逝了…………
那是个星期天,长勇请假说去湖州,却悄悄地带着俩个小老乡去登山,还担心不认识路,在上山的途中就遇到一些当兵的,越接近山头,遇到的军人越多,哈哈终于放心了。这山上也是松树居多,和家乡的山一样,爬到山顶了,眼一下就开阔了,主峰只有方圆四平方米全是石头,山顶上的风很大,但并不会感到冷了,有三个军人,在石头上凿了“望乡台”三个字,还是隶书,那锤子和钢钎子还躺在地上,他们站在那里抽着烟,长勇上前问其中一位战士:“是你们刻的?”他看看那位个子大一点的人说:“是。”
“不错,这三个字刻得特别好,表达了我们当兵人的心愿,他将成为永恒,应该在下面,留下你们的名字。”
那位个子大一点的战士抽着烟说:“我们是为大家刻的。”意思是就不需要留下姓名了,主峰外的岭上都是来玩的军人。有的人手里还捧着刚采到的杜鹃花,长勇说:“红色的代表女性,紫色的代表男性,所以就叫它青春合欢花。”听此,他带的那俩个新兵半信半疑。
记得流星、国南、常言、石华…………也一起来登过此山,途中,他们都要求长勇讲讲自己浪漫的爱情故事,或在家里发生的趣闻,以减轻疲劳,长勇感到没有什么好讲的,因为他没有爱情故事,后来他打算写一篇小说《我还在上学》给他们看看,但还没有写完,他们就退伍了…………
唉。站在山顶,脚前就是“望乡台”三个字,站在这里要用身体顶着狂风,望着远方浩瀚的太湖,尽管山很高,太湖依然是一望无边,在十里外的山脚下显现半个弧形,看不到边际,白浪滔滔,天水一色,仔细一点能看见湖面上星星点点的船帆,很让人惊讶!故乡在哪里?在烟波浩茫的水里,在白云悠悠的天边…………
站在这里,总有些伤感在涨潮,不光是因为想起了故乡,还有那些回到自己故乡的战友们,他们还会记得黄芝山吗?会想起孤单的战友吗?知道我还站在高处望他们吗?你们成了我眼中的流星,我也成了你们眼中的流星——我们都不想成为流星,却都成了划过天空的流星,只能留在记忆的残墙断壁上闪闪发光,直到有一天,被不断飞来的记忆覆盖、代替…………
也许是因为生在山里长在山里吧!长勇对山有特殊的感情,站在山顶,面对无边的水,他想起江西水边的她在来信中就曾说过:长勇退伍后可以去她那里工作,就住在鄱阳湖畔,她爸爸会尽力帮忙的,后来流星在来信中,也表达了这个意思,“可你不知道我是个恋山的孩子,我从遥远的大别山里来,还要回到遥远的山里去。”战友几年却终生难忘,因为战友就是凭那一腔热血、青春与真情,一起生活在同一个营房,一起流血牺牲在同一个战壕里的人,尽管没有流血,汗水与喜怒哀乐却溶合在一起,成为人生最辉煌的日子,最感人的记忆!无论何时谈起这段生活,我们都会自豪地说:好在我们有幸战友了一回…………
“望乡台”总会有人在这里望着远方,只是我啊,以后将不会在这里望着远方了,“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我也同样是即将流逝的水中的那一滴,只是那些后来的流水,会不断地充沛着军营,涌到望乡台,望着天边,望着故乡,而使命只能留给后人了。军营里的战友情,手足情,也许就是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就象青春期的梦境一样,只有入过伍的你明白,当过兵的我明白,服过役的他明白;还有赤诚相见的春情,只有那条沐浴过的小溪知道,高高地望乡台知道,黄芝山紫鹃盛开的傍晚知道…………(1980~1981)
注:本篇选自中短篇小说集《第二回合》共三十五万字,优惠价30元/本(包括邮费)。

与众不同地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