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 : 陪你走到老
级别: 小学生
楼主  发表于: 2017-08-11 10:53

0 陪你走到老

     到幼儿园上班不到两天,我就“认识”了一对特殊的夫妇。说认识,只不过是在多次照面后礼貌性地点点头而已,其实,连人家的姓名都不知道呢。


    夫妇俩都是五十岁出头的样子,男的身材高大,面色红润,双腋却夹着铝合金拐杖,右腿完全失去了站立和行走功能,迈左腿的时候,身体全靠双拐支撑。不用说,这是典型的“中风后遗症”。女的体型瘦小,肤色黝黑,反倒比男的显得憔悴。女人搀着丈夫的右臂,沿着幼儿园和后面的小广场一圈一圈地走着。每当走出几十步,男人就会停住拐杖,靠着女人的左臂的托力稍作休息,大约一两分钟后,女人轻轻摇一摇男人的臂膀,夫妇俩又开始缓缓而行。拐杖点击水泥地面,发出咚咚的清脆声音,夹杂着拐杖不堪重负的吱呀声和俩人鞋掌摩擦地面的沙沙声,让人感受到一种执着和坚韧。


    不几天,我就知道了夫妇俩锻炼活动的规律:每天早中晚各一次,每次三圈。早上六点半,我打开幼儿园大门,就会看见夫妇俩蹒跚而过;中午十二点,我们中餐时,夫妇俩结束午间锻炼,穿过食堂旁的小巷,回到小广场边的家中;傍晚,我下班经过他们的住处,夫妇俩刚好出发,进行最后三圈的锻炼。他们的活动极为规律,甚至可以精确到每一分钟。肢体运动的康复训练,对中风病人来说是必不可少的,而这种训练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可能会伴随病人的一生,因此,夫妇俩每天九圈的行走,月复一月年复一年,不亚于一次万里长征!


    我不想去打听他俩的过去,那一定是段悲酸的故事。听熟悉他俩的人讲,夫妇俩来自农村,因男人中风而无法种地,才来投靠出嫁了的女儿。他们在小广场边买下一楼一套房子,以方便出入锻炼。女人每天除了陪丈夫散步,还要洗衣做饭,一有空闲,就为病人做康复护理。七八年来,无论是夏日炎炎,还是冬雪飘飘,女人挽着丈夫的胳膊踽踽同行,看花开叶落,任雨来风去,就这样一步步走过一年又一年的春夏秋冬。


       一天早餐后,我和老师们来到大门口,列队迎接上园的小朋友。时间尚早,年轻活泼的老师们叽叽喳喳地谈笑着。不一会,栅栏外传来咚咚的拐杖声,笑声嘎然而止,大家的目光不约而同投向大门外,表情复杂地看着那对夫妇缓缓走过。园长小曾一声感叹:“这女人真不简单哪!”见大家沉默不语,我贸然发问:“假如你们是那个女人,你们会怎样?”话刚出口,我就感到不妥,让处于青春年华的女孩子来回答这样的问题,似乎有些残酷。初为人母的莉莉心直口快,马上来了一句:“那就拜拜呗,搭上下辈子划不来。”也许是感到自己过于直白,也许是出于矛盾心理,她略加思考,补充道:“如果俩人真心相爱,那就认命吧。”正在热恋中的倩倩满脸茫然的表情,嗫嚅道:“这事还真没想过呢。”


       我无意对她们的话作出是非评判,因为每一个人都有选择自己人生道路的权利。年轻的时候,谁都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一千次一万次地设想过自己美满婚姻和幸福家庭,唯独没有一次想到生活中的坎坷,就像健康人不会想到生病一样。所以,当灾难突然降临的时候,才有那么多人猝不及防,多少山盟海誓瞬间崩塌,多少痴男怨女劳燕分飞。“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一句俗语道出了人世间几多婚姻悲剧!正是如此,我们才感受到“执子之手,与之偕老”的弥足珍贵,才为“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的坚贞不渝洒下热泪!


      傍晚下班,我经过小广场,“大妈舞蹈队”正在调试音响,那对夫妇也准备出发,男人坐在门前的树下听着音乐,赖着不肯起身。虽然是散步,但对一个病人来说,却是意志的考验,何况是长年累月遥遥无期呢。三番五次催促后,女人上前拽住男人胳膊,被男人推了一个趔趄,女人挽起男人胳膊,虽然委屈的泪水盈满眼眶,但语气坚定地说:“走,我陪你,陪你走到老!”男人一愣,顺从地扶着拐杖站起来,在女人的搀扶下,缓缓地走进夕阳里。
      喇叭里传出歌手郑东《你会爱我到什么时候》的歌曲:“忘了是什么时候\习惯了一些问候\时间像无边的海﹨我们在无力地游﹨我不知道用什么理由﹨让你可以和我厮守到白头”,忧虑中一遍又一遍追问:“你会爱我到什么时候﹨你会陪我到哪个路口﹨你会爱我到什么时候﹨你会等我到哪座桥头?”伤感的情绪弥漫在听众的心头。歌手不会知道——永远不会知道,此时,在夕阳下,那位挽着丈夫胳膊的女人,正在用行动回答。“陪你走到老”,仅这一句朴实的话,就足以让人泪流满面
 


                                               (通联 湖北省荆门市掇刀区城南新区小太阳幼儿园  陈天达)